Month May 2014

马袖强的旧政治害怕青年选民、外地选民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5月22日在安顺发表文告: 马袖强和国阵代表着通过施予小恩小惠但不问国策的旧政治。马袖强指青年选民和外地选民导致他在之前落选,希望不要有那么多的青年选民和外地选民在531投票,是旧政治去到极至的表现。 今天的《星报》以(Influx of young voters expected: Those returning from elsewhere may hurt my chances of winning, says Mah) 报道,安顺国会选区补选国阵候选人暨民政党主席马袖强说外地返乡投票的选民破坏他胜选的机会。 马袖强说,“去年大选的海啸是外地返乡选民导致的。他们不必靠我们国阵提供的服务,就如我们处理的水患和水压低问题。” 有些数据显示,三成的安顺选民并不住在安顺。安顺与半岛其他许多的半城乡选区如居銮的共同点是, 第一、自1997年经济风暴以后,马来西亚经济没有再起飞,主要经济活动环绕在原产品(石油、棕油和橡胶)、屋业发展和公共建筑、金融与依靠外劳作业的低阶工业。高科技工业停滞不前,高生产力的农业活动也没有多少。 可以那么说,自1997年以来,国阵政府并没有改革马来西亚的经济质量,导致越来越多马来西亚人到邻国就业。 第二、霹雳州的经济发展在1980年代国际锡矿市场被马来西亚的投机活动摧毁以后就一蹶不振。而1980年代末发展的南北大道,也导致很多本来是交通要道的小市镇不再成为枢纽而更进一步没落。 安顺选民要到吉隆坡或槟城工作,因为下霹雳的经济不好;马来西亚人民要到新加坡工作,因为马来西亚的经济没有提升。 在外地的选民离乡别井,因为讨生活,追根究底,因为国阵政府没有为小市民搞好经济,只是为朋党提供资源。 马袖强希望这些离乡别井的选民不要回家投票,不要“破坏他的胜选机会”,是对因为国阵政府没有把经济搞好而离乡的人的二度伤害。 国阵无论在哪一个半城乡选区竞选,到最后都期望以地方的小恩小惠绑住选民的支持,忘了其实地方的基本设施建设是国阵政府的基本责任。而政府更大的责任是要确保全体马来西亚人在经济生活上可以过得更好,不必离乡别井。 刘镇东

Read More马袖强的旧政治害怕青年选民、外地选民

安顺补选:黛安娜中选将迫使国阵展延实行消费税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5月18日(星期日),出席在新山举行的行动党振林山区支部联合常年大会所发表的演说: 眼下举行在即的安顺补选,将是民主行动党有史以来所面对的最艰巨战役之一。不过,倘若民联获胜的话,那么这场补选将对国家政治局势和国阵的经济政策带来巨大冲击。 如果民联-民主行动党胜出,那么国阵将不得不对其所有政策进行重新考量,包括消费税(GST)的落实。然而,倘若民联-行动党败选,对全民将造成深远的负面冲击。 由此,行动党候选人黛安娜苏菲亚所迎接的是一场艰辛的战役,跟她交锋的是国阵成员党的党主席,不但是一名强劲的对手,同时还获得国阵-巫统的选战财库和政府机器的全面支援。 我们担心补选成绩,但同时,我们也因为我们有机会能够为马来西亚开辟一个新的未来,而感到兴奋。 若民联-行动党在531投票日胜出,并且能够保住非马来人的支持及增加年轻马来选票的话,那么巫统-国阵将开始对霹雳南部至雪兰莪北部一带类似的半城乡选区感到担忧。 2013年全国大选所掀起的是一场城市海啸,因为城市各族人民以选票全力支持民联。但是鉴于半城乡区马来选民反应冷淡,以致海啸巨浪在半城乡区戛然而止。 数据显示,国阵只以微弱优势囊括大部分霹雪边界走廊的半城乡国席。在南霹雳,国阵仅分别以6%和8%的多数票赢得P075峇眼拿督区和P077丹绒马林区国席; 在雪兰莪以北,国阵所胜出的P093大港区和P096瓜拉雪兰莪区国席,多数票只有1%,而在P092沙白安南区国席及P094乌鲁雪兰莪国席,也都只凭5%及4.6%的多数票险胜。 有鉴于此,倘若黛安娜能够在安顺这个半城乡区保住民联基本盘,同时争取更多年轻马来选民支持而中选的话,那么这将对国阵在霹雳南部至雪兰莪北部半城乡走廊的边缘议席构成直接威胁。 这也意味着,在柔佛北部的半城乡国会议席如麻坡、礼让、士基央、昔加末和拉美士,都将成为民联的囊中之物。 按此模式,民联也能在吉打南部类似的边缘议席胜出。 当半城乡地区的低收入马来家庭,深受燃油起价、电费调涨、消费税的实行、青年缺乏体面职业等综合影响时,我可以预见民联在安顺补选的胜利,将迫使纳吉重新申思其经济政策。 我甚至认为,倘若黛安娜于5月31日安顺补选以令人信服的多数票中选的话,国阵将展延甚至打消实行消费税的念头。 因此,安顺选民将在这一场补选中举足轻重。只要民联能够漂亮胜出,那么国阵在其半城乡地区的议席,包括:吉打南部、霹雪边界走廊和柔佛北部,都将面临安顺震央的巨浪冲击。 安顺补选,不但是对消费税的一项公投,同时也是来届第14届大选的全国探温计,深受全国瞩目。 刘镇东

Read More安顺补选:黛安娜中选将迫使国阵展延实行消费税

PAS ganti UMNO?

Slogan politik biasanya dilaungkan tanpa mempedulikan maksudnya. Sebenarnya slogan politik membawa makna yang tersirat dan mendalam. Sejak beberapa tahun lalu, dua slogan politik PAS yang kerap didengar ialah “PAS untuk semua” (“PAS For All”) dan “PAS ganti UMNO.” Dua slogan ini mewakili dua konsep dan…

Read MorePAS ganti UMNO?

为何再次重提已证实没问题的2013年民主行动党重选一事?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4年5月16日在居銮所发表的文告: 我奉劝,马华公会柔佛州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张秀福在为前民主行动党党员卡吉拉瓦妮(S.Kogilavani)出头前,先进行事实查证。 根据媒体报导,张秀福昨天在陪同卡吉拉瓦妮召开记者会时,影射去年929行动党中委重选是不合法地进行。 卡吉拉瓦妮宣称,尽管她在2013年5月退出行动党,但还是受邀在929重选中投票。 我疑惑,为何她在重选的8个月后才来重提旧事?为何张秀福没有查核事实?该投诉背后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就在行动党面对两场补选之际提出? 事实上,929重选是在社团注册局宣称2012年12月全国中委选举不受承认后,才被迫进行。 929重选是以2012年12月党选的代表及候选人名单为基础,让党代表们重新投票。为了确保社团注册局不会以技术问题找碴,就连2013年被开除的党代表也受邀投票。 在重选前,行动党已经清楚说明将会用2012年12月中委选举的党代表名单。 我建议张秀福,在未插手民主行动党事物之前,先照镜子并解决马华公会的幽灵代表的现象。 刘镇东

Read More为何再次重提已证实没问题的2013年民主行动党重选一事?

国油不应在边佳兰石化计划土地征用事件上“外包”及“推卸“责任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暨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4年5月15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身为负责任的企业,国油在道德上有责任确保边佳兰炼油厂及石化综合计划(RAPID)的征地活动,是以最廉正和顾及当地社区的方式进行。 国油不应该“外包”及“推卸”其道德及企业社会责任予柔佛州政府。 昨天,国油首席执行员丹斯里三苏阿兹哈向记者指出,其公司没有与以兴建边佳兰石化计划名义进行征地的一方有任何直接联系。 上述谈话显示,国油在被起诉非法征用几幅土地后,把责任推给柔佛州政府承担。根据报导, MPHB资本公司在上周五入禀法庭,起诉国油及柔佛州政府两造“非法征用”7幅土地,作为石化计划用途。 另外,柔佛州政府正在尝试将边佳兰5座义山的1536座坟墓,包括一些超过140年及具有历史价值的坟墓,迁至一片面临水灾风险的土地。 5月9日,我与峇吉里区国会议员余德华及明基摩区州议员陈泓宾走访边佳兰时,在考察现场后,认为新坟场的地点不适宜安置先人遗骨。 国油必须了解,该迁坟事件是在匆忙下进行,引起当地社区的强烈不满,同时也损害国油长远的声誉。极少数著名国际油气业巨子会如此与当地社区大闹僵局。 在看了石化计划的鸟瞰图后,我认为迁移5座义山的举动是完全没必要,因为上述坟地只占石化计划土地的很小部分。 身为全球著名企业,国油是时候为其长远投资负责,而不是“外包”及“推卸”其道德责任。 刘镇东

Read More国油不应在边佳兰石化计划土地征用事件上“外包”及“推卸“责任

马航MH370失联-提呈国会白皮书及设立国会特选委员会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5月14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交通部长希山慕汀应该在国会提呈一份白皮书,以针对马航MH370在3月8日失联事件,说明国际社会的搜救行动及其成本,并探讨应对措施,避免类似危机重演。与此同时,国会也应该设立特选委员会,深入调查这起事件。 今早8时30分,代交长拿督斯里希山慕汀在推特上说,他会在今天举行的内阁每周会议中“与国防部及外交部一同提呈马航MH370的内阁文件”(#370 : Will be tabling Cabinet Note Jointly with Mindef / Foreign Office this morn, URL: ) 我强烈呼吁希山慕汀,在国会透过白皮书来公开上述内阁记事录,并让国会议员全面参与辩论。此外,希山慕汀和政府也应允准国会特选委员会的设立,以调查马航MH370危机及其解决方案,避免惨剧再度重演。 既然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已经于昨天(5月13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坦承 “政府并不是什么事情都做对”,那么向国会提呈马航MH370白皮书就显得尤其重要了。政府必须公开交待3月8日悲剧发生当天所犯的失误,避免重蹈覆辙。如今唯有透过坦白及透明化的处理方式,才能恢复民众对国家机构的信心。 尽管如此,纳吉并不能以为他向国际社会说了“没人预料、没人知道发生的原因及没人知道其正确位置”这番话,就能自动让大家恢复信心。 令人感到遗憾是,首相竟然只认为搜救时间缓慢及通讯不良是最主要的两个失误。纳吉指称“在飞机失联的首数天,我们太过专注搜寻客机,并没强调沟通”。他认为,马来西亚并没犯下任何失误,却需要在马航MH370失联事件上“受千夫所指”。 纳吉和政府必须在马航MH370失联事件上,采取更加公开及透明化的作业方式。 另外,这份国会白皮书也必须列明搜救以及长期花费。昨天,澳洲财政部长乔霍基向国会提呈2014年度国家预算案时列明,澳洲政府将在接下来的两年,拨款9000万澳元(2亿7000万令吉)搜寻马航MH370的下落。 最重要的是,交长及政府必须说明马航MH370的搜救成本和接下来将会采取的应对措施。 刘镇东

Read More马航MH370失联-提呈国会白皮书及设立国会特选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