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14

曲解“民生课题”为“民生服务” 反映出马华领袖水平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6月30日(星期一),在居銮所发表的声明: (居銮30日讯)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说,马华居銮区会主席颜炳寿把“民生课题”曲解为“民生服务”,反映出马华领袖对政治的认知水平。 日前,颜炳寿表示对刘镇东发表的“民生课题必伊刑法课题更重要”言论感到费解。 刘镇东指出,行动党反对伊刑法的立场非常鲜明,即伊刑法违反了我国联邦宪法阐明马来西亚作为世俗国的建国基石。 “我先前就已经强调,党国领袖应该关注民生课题,因为这涵盖了百姓的生活,即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眼下对百姓生活造成影响的包括:消费税的实行、物价上涨、朋党经济等,都更需要我们去探讨。 刘镇东说,马华国州议员常年无法在议会有所表现,只好跟县市议员抢做看沟渠看路洞等“民生服务”工作来争取曝光,难怪颜炳寿会把“民生课题”曲解为“民生服务”。 “我要奉劝执政党的议员,他们的角色并非局限或停留在选区服务或民生服务而已,而是通过政府上下,包括在房屋政策、医药政策、交通政策、财税政策、教育政策等方面,让百姓生活过得更好。这也就是我讲的民生课题。” “与此同时,我也曾说而任何针对伊刑法的讨论,应该是跨语言的全民对话,而非沦为政党的政治游戏。”

Read More曲解“民生课题”为“民生服务” 反映出马华领袖水平

马华不明白民生政策

(居銮30日讯):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说,马华居銮区会主席颜炳寿把“民生课题”曲解为“民生服务”,反映出马华领袖对政治的认知水平。 日前,颜炳寿表示对刘镇东发表的“民生课题比伊刑法课题更重要”言论感到费解。 刘镇东指出,行动党反对伊刑法的立场非常鲜明,即伊刑法违反了我国联邦宪法阐明马来西亚作为世俗国的建国基石。 “我先前就已经强调,党国领袖应该关注民生课题,因为这涵盖了百姓的生活,即衣食住行生老病 死。眼下对百姓生活造成影响的包括:消费税的实行、物价上涨、朋党经济等,都更需要我们去探讨。 刘镇东说,马华国州议员常年无法在议会有所表现,只好跟县市议员抢做看沟渠看路洞等“民生服务”工作来争取曝光,难怪颜炳寿会把“民生课题”曲解为“民生服务”。 “我要奉劝执政党的议员,他们的角色并非局限或停留在选区服务或民生服务而已,而是通过政府上下,包括在房屋政策、医药政策、交通政策、财税政策、教育政策等方面,让百姓生活过得更好。这也就是我讲的民生课题”。 “与此同时,我也曾说而任何针对伊刑法的讨论,应该是跨语言的全民对话,而非沦为政党的政治游戏”。

Read More马华不明白民生政策

新山需工业生產力 单靠房產难撑经济

(新山28日讯)民主行动党柔佛州联委会主席刘镇东认为,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特区大量兴建公寓的现象,並不能实质性的支撑经济的发展,一旦国家银行在来临7月提高利率,將会对经济造成衝击,人民应审慎看待投资。 他说,依斯干达特区在2006年由时任首相敦阿都拉推介时,阿都拉曾表示依斯干达特区將是未来的「深圳」。但深圳是一个工业城镇,可以支撑经济的发展,依斯干达特区到处是高楼建筑,公寓处处皆是,他认为只是建筑房屋,不能看成是经济蓬勃发展的指標。 「新山需要的是实质製造业人口,以支撑整个工业產值,大兴土木的產业发展,不能带来长期的经济效应。」 也是居鑾国会议员的刘镇东,今日在新山主讲「人才外流:谁获益?谁受损?」讲座会,发表上述看法。上述讲座是由檳城研究院主办,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黄书琪主持,出席者尚有该院研究员林金华博士、高级行政长王筱雯、研究员助理叶柔仪。 鼓励妇女返职场 刘镇东分析,我国吸收大量非技术工人,却不能提升工业发展的层次,是经济发展的隱忧。政府特別成立的中小工业银行並不能对小型工业有帮助,政府应让所有银行参与中小型企业的发展,以发展长期有实质潜能的中小企业,带动经济的发展,而不是强调短期和非技术性的领域。 他认为,政府也应鼓励妇女投身商业的活动,许多妇女拥有大学的学歷,在结婚以后就停止职场的工作,浪费国家栽培的生產力。 他也表示,生產力、工资和技术需要结合在一起,才能创造长远的经济利益,我国仍然停留在25年来的经济循环的大圈圈,没有突破瓶颈,他反问,我国是否仍需要这么多的非技术外劳。 「每天有多达30万马国人,尤其是柔佛人,跨过柔佛长堤及马新第二通道到新加坡工作或上学。此外,根据统计,约有100万大马人在全球各地落脚,以寻求更好的生活及教育素质。」 可效仿台湾吸引专才回流 檳城研究院研究员林金华博士分析,从2011年迄今大约超过2500名专才回流,远远低过预期。除了薪酬和税务方面不能满足专才的需求,另一个重要的因素造成专才离开的原因是社会正义,其他方面是事业的前景和所得收入等因素。 他透露,根据世界银行2011年的调查显示,单单留在新加坡的专才就有14万5864人,佔了比例的47.2%。其他国家包括澳洲(5万6224人)、美国(3万7770人)、英国(1万7918人)、加拿大(1万3005人)、其他国家(3万8053人)。 他认为,政府给予回流专才连续5年15%的个人所得税扣税额,其实不能吸引他们回国服务;相反地,他们在外国的净所得收益仍然富吸引力。 他建议政府倣傚台湾的吸引专才政策,引进高技术专才,提供专才优越的生活环境和税务优惠。

Read More新山需工业生產力 单靠房產难撑经济

廖中莱应在国家经济理事会争取立足之地,因为该理事会才是「实权内阁」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6月28日在新山所发表的文告: 很少人关注到马来西亚内阁结构的吊诡和费解之处。例如,尽管经济是现代政治管理的最重要部分,甚至是最实在的问题,但马来西亚内阁在审议经济方面,却几乎没有发声的余地。 眼下马华公会和民政党「风光回归」内阁之际,廖中莱亟需做的其中一件大事,就是争取进入国家经济理事会,因为该理事会才是「实权内阁」。同样地,国阵的其他成员党如民政党、国大党、土保党、沙巴团结党、沙巴人民团结党、沙民统、砂拉越人民党及人联党,也应要求在经济课题上能提出意见,畅所欲言。 长期而说,首相纳吉应当接纳并落实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建议,即设立一个涵盖20名成员的内阁,治理包含经济等全部事务。其他的初级部长将向阁员负责。 依据首相署经济策划组网站于2014年1月3日的帖子,国家经济理事会成员包括: 1. 首相纳吉(主席); 2. 副首相慕尤丁; 3. 首相署部长阿都华希; 4.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慕斯达化; 5. 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 6. 首相署部长暨PEMANDU首席执行员依德里斯加拉; 7. 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 8. 国家银行总裁洁蒂; 9. 财政部秘书长莫哈末依尔万(Mohd Irwan Serigar Abdullah); 10. 首相署经济策划单位总监拉哈玛(Rahamat Bivi Yusoff); 11. Yong Poh Kon;以及 12. 国家经济理事会秘书聂阿兹曼(Nik Azman Nik Abdul Majid) 。 国家经济理事会成立于2008年 7月30日成立,旨在应付时任首相阿都拉于同年6月4日大幅调涨40%燃油价格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当时后者并没获得良好咨询。 隔年5月26日,时任新上任首相纳吉扩大功能,将以下的理事会及内阁委员会纳入国家经济理事会当中: 1.…

Read More廖中莱应在国家经济理事会争取立足之地,因为该理事会才是「实权内阁」

廖中莱上任交通部长首个考验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6月27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马来西亚内阁是一个很奇怪的组织,交通部在公共交通规划及操作上完全没主导权,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因此,拿督斯里廖中莱走马上任交通部长的首个考验,就是要夺取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的主导权。 公交委员会不隶属交通部,而是置在臃肿的首相署管辖之下。令人费解的是,铁路客运竟然不在交通部管辖范围之内。在此之前,我曾说马华在接手交通部前,其中一项先决条件是把公交委员会置在交通部管辖之下。 金马士-道北铁道路线 无论如何,昨天公交委员会宣布把原先关闭金马士-道北铁道路线的指示,展延至8月15日,让该委员会暂时避免陷入信任危机。此举令人欣慰。 事实上,马来亚铁道工友工会原订昨天下午集合在公交委员会办公室前,以抗议后者指示马来亚铁道公司,从2014年6月27日开始关闭金马士-道北铁道路线。 公交委员会早前的决定,无疑将导致回乡欢庆斋戒月及开斋节的游子们,陷入无车可搭,甚至有家归不得的严重危机。 当我在一周前收到无限期关闭铁道的消息时,我还以为是个恶作剧。过后,我与道北区国会议员拿督卡玛鲁丁查化发出联合文告,呼吁公交委员会和交通部寻求良策解决,铁路工友工会所提出的其中一个方法是允许该铁道每天局部操作数小时。 尽管铁路关闭指示已展延至8月15日,让大家松一口气,但我们也很担忧东海岸铁道的安全性。 因比,我呼吁公交委员会应向公众展示有关东海岸铁道的工程师意见书(Engineer’s opinion)(委员会援引《2010年陆路交通法令》第106条文,下令关闭该铁道。在同一条文下,工程师意见必须被纳入,来决定该铁道是无法安全使用。) 自1931年以来,除了二战日治时代,金马士-道北铁道在超过80年的历史中从未中断服务。尽管其经过茂密森林的铁道在1950年代遭到马共破坏,马来亚铁道公司依然让其火车继续在轨道上行驶。 因此,现今的东海岸铁道败坏的程度,需要逼使公交委员会下令无限期关闭,令人难以置信。 交通部与公交委员会 更深层的问题是,马来西亚内阁是个奇怪组织,尤其是交通部的功能,更是被侵蚀殆尽。 由此,廖中莱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求内阁采取两大步骤,以矫正交通的管理模式。 首先,廖中莱必须要得到内阁同意,将公交委员会置在交通部管辖之下。若没如此改革,我们将继续面对“交通部不管公共交通”的荒谬现象。另一怪事是,交通部有权管辖所有马来亚铁道的服务及管理曾,但其客运服务却由公交委员会节制。 第二,短期方案应让交通部秘书长列入公交委员会的委员之一。 公交委员会7名委员当中,包括工程部秘书长及数名商人,但交通部代表却不见踪影。交通部在公共交通没有角色扮演,是个天大笑话。 上述七名委员是( 1. 丹斯里拿督斯里赛哈密(主席); 2. 莫哈末诺依斯迈(首席执行员); 3. 萧金伦(退休基金会董事及UMW控股等公司董事); 4. 阿末法汉博士(理科大学交通教授); 5. 拿督希末星(工程部秘书长); 6. 旺阿末西哈(首相特别官员);以及 7. 依祖丁(Growth Avenue私人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那么多的部门怪象,亟需进行大刀闊斧的矫正行动,这也是廖中莱新上任交通部长的首个考验。 刘镇东

Read More廖中莱上任交通部长首个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