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局是否是马资源的发言人?

LLM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8月13日所发表的文告

我呼吁工程部长拿督法迪拉尤索夫出面解释,大道局在调涨新山关卡过路费所扮演的角色。是否大道局、工程部,甚至整个国阵政府,在扮演着马资源机构公司发言人的角色?

根据最新的《The Edge》周刊(24和38页)报道,“马资源可从东部疏散大道收费中,每月获得比现有收益还多20%的利益。”

该周刊指出,马资源每月可获得1300万令吉关卡过路费,比自2012年5月开始获得的1100万令吉联邦政府赔偿金更高。

驾车人士原本只向南北大道公司缴付单程出境过路费2.90令吉。从8月1日开始,往返新柔长堤需要缴交9.70令吉过路费(入境),以及6.80令吉过路费(出境)。这导致原本2.90令吉收费,暴涨480%至16.50令吉。

驾车人士多缴付的13.50令吉,都落入马资源的口袋。

法迪拉必须解释,大道局总监拿督依斯迈沙烈是否获得政府背书,以支持马资源的论述。后者甚至与马资源首席营运员英然沙林联席,于周一在吉隆坡媒体编辑汇报会上,反复支持马资源关卡过路费调涨的言论。

马资源的论述十分简单,就是以爱国主义的论述来争取除了柔佛南部的全马人民支持。

马资源的言论,就是要在东部疏散大道使用者和关卡使用者之间挑拨离间。那些使用新山关卡跨越长堤到新加坡工作者,都是非爱国人士。有鉴于赚取更高的新币收入,他们应该为其他东部疏散大道使用者付费。

但以下观点必须被纳入考量:

首先,首相纳吉事先承诺东部疏散大道不徵费,以及不会调涨关卡过路费。为何现在要挑拨东部疏散大道使用者和关卡使用者之间的关系?

第二,所有在新加坡工作的人士生活优渥的既定印象,不一定是正确。过路费调涨对于运输行业来说,是一项重创,将导致全州物价高涨。以工厂巴士和其他公共交通代步的人士也受到影响。

第三,如果《The Edge》报道是正确的话,新山关卡过路费调涨将吸走柔佛百姓每月1300万令吉的血汗钱 。

尽管马资源成为最大获益者,从以往每月1千100万令吉赔偿金(联邦政府在关卡过路费调涨后终止)增至1千300万令吉,但残酷事实是,上述的 1千300万令吉是从人民逐渐减少的可支配收入中所斩获。这会减缓内需并严重打击新山及周围地区的经济。

这一切都严重打击小市民的生活。

我被告知,马资源花了1000万令吉,在柔佛以及全马各地宣传“爱国主义”,以合理化每月汲取马来西亚老百姓1300万令吉的血汗钱。

工程部长法迪拉必须出面解释,大道局,甚至整个政府是否成为马资源宣传机构的代言人。

刘镇东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