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治、新战线

505大选一年后、安顺补选后,是马来西亚政治最坏的时候,也可能是最好的时刻。民主行动党全体中委、社青团和妇女组全国理事,以及全体国州议员于6月13日至15日在吉隆坡召开领袖会议,为未来把脉,提出“新政治、新战线”的方向。本次领袖会议是2013年大选以来的第二次全体议员的聚会,但上一次只是一天时间,这一次则有比较详尽的讨论。

安顺补选再次证明505大选后,非马来人选票自2005年时任巫青团长的希山慕丁举剑、巫统“向右转”以来,非马来人选民因为厌恶巫统的种族主义而投选在野党的漫长“蜜月期”正式结束。

然而,马来选票,特别是青年选票悖论地出现松动。纳吉的认同程度在最新的民调中第二次不过半。号称代表马来人的巫统在马来人当中的支持程度,也只是刚过半,意味着近乎一半的马来人不信任巫统。

民主行动党要巩固基本盘,更要在转型的政治格局中,开拓新的可能。民主行动党不能把自己看作是“代表非马来人的政党”,而也要代表沙巴、砂拉越的非穆斯林土著、甚至穆斯林土著,更要代表许多不认同其他政党、或者觉得他们的看法现有的其他政党并无法代表他们的马来选民。

本次会议深刻讨论了关于伊斯兰刑事法的论争。我们清楚,不是每一名马来人都赞同伊斯兰刑事法,同时有很多赞同伊斯兰刑事法作为可兰经原则的穆斯林,不一定认同在当今社会、或者在多元族群的马来西亚落实。民主行动党不同意伊斯兰刑事法的落实,不只要争取非穆斯林的认同,也应该建立包括穆斯林看法的更广泛基础。

我们要推动全民政纲,就是在开拓票源的同时,更要推动以马来西亚人为基础的政策思维。举个例子,印裔青年面对非常严重的就业问题。同样的,其实马来青年、甚至中下阶层的华裔青年都面对就业不足,或者薪金低落的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案是要解决各族的经济需要,也让各族看到,问题不在族群,而在朋党、党国资本主义蚕食了小市民的经济机会与破坏了经济正义。

本次会议也分城市、半城乡、马来西亚之梦(非传统支持群)和妇女与青年四组,认真探讨长期的政策发展。
• 民主行动党熟悉城市选民,但城市选民也要求越来越高,我们在执政州的施政以及在其他城市的主张与论述,需要跟得上选民对城市治理的要求。
• 半城乡选区过去都是民主行动党很突破的地区,但在过去两届大选,尤其是505,行动党赢取了很多半城乡选区。这些选区大多数与农渔业和种植业有关,在选民关系上也与城市不同,需要深耕经营。
• 非传统支持群也是民主行动党转型必须面对和开拓的。
• 至于妇女与青年,民主行动党期许成为各族青年的首选政党,也希望可以成为推动进步妇女政策的政党,成为妇女的首选政党。

绿色政纲也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从绿色盛会反莱纳斯的运动看来,马来西亚已经有相对庞大的环保支持者,但是还没有绿党。如果民主行动党可以在全国政策上全面的思考,也许也能成为中间的绿色支持者的首选政党。

同时,民主行动党过去在组织上是小型的“杂货店”,现在则被选民期待为“超级市场”,组织转型也是接下来的重要工作之一。

会议决定在2015年1月16日至1月18日再次召开全体中央党职领袖与议员会议,并在未来半年针对上述的议题作更深入的讨论。

我们的希望是,民主行动党可以成为马来西亚的理念政党(the party of ideas),以理念改变马来西亚。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