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14

刘镇东促柔政府擬策应付 特区房產恐有泡沫危机

(昔加末27日讯)民主行动党柔州联委会主席刘镇东表示,政府正把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的屋价,推向產业泡沫的危机。 他指出,关卡过路费的问题若不解决,再加上没有一项良好的长期策略,將导致依斯干达特区的房屋过剩。因此,他要求政府与有关方面坐下来好好商討,擬定更完善的计划应付房產泡沫危机。 刘镇东是于今日在昔加末出席该州联委会会议上,发表上述谈话。出席者包括州联委会组织秘书林永源、宣传秘书张念群、政策主任黄书琪、州秘书顏碧贞、利民达区州议员陈正春等。 黄书琪指出,该州联委会希望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勿在此事件上只沦为「厨柜装饰品」,应爭取出席两国部长级的会议,与新国谈判。 「行动党替他(廖中莱)向国阵爭取出席这场会议。」 另外,该州联委会在第9次会议中,大力抨击柔州政府调涨水费的措施,並要求柔州水务公司向人民交代其財务状况。 该州联委会选举主任陈泓宾指出,委员们都在会议上热烈討论水费调涨的课题,大家都认为,水务公司不应该以电费、营运成本起价为由,调高水费。 他说,柔州水费价格是全国之冠,2012年与檳城相较,柔州水费高出了3倍,然而檳城的水供机构仍然年年有盈利,不曾亏损。 水供不是商品 「水务公司真的穷到无法再维持下去吗?之前所赚的钱都用去哪里了?起价后所赚到的钱,又將会如何善用?希望州政府可以向人民作出交代。」 他说,水供是一份良心责任的工作,因为水供是人民最基本的人权,不能当作商品看待。 「很多时候,人民钱付了,却得不到应有的服务,常常面临断水、水源骯脏的问题,水务公司调涨水费后,真的能有效及专业处理问题吗?州政府同意让水务公司起价,州政府又是否能有效的监督水务公司的操作?」 张念群指出,如果州政府是基于电费起价,同意水费调涨,明年4月消费税到来后,水务公司是否又以此为借口而再调高水费? 「州政府让水供私营化,主要是提高效率与服务,很可惜,柔州水务公司並没有做到这一点。」 对于昔加末马华站出来反对水费调高,张念群对此感到高兴,她也呼吁柔州行政议员郑修强在州议会里替人民说出反对的心声。

Read More刘镇东促柔政府擬策应付 特区房產恐有泡沫危机

劉鎮東:除了引發通膨‧消費稅或致經濟蕭條

(柔佛‧昔加末27日訊)柔佛州行動黨領袖接連指出並抨擊柔州水費喊漲和消費稅的種種弊端,同時向馬華拉美士區國會議員兼財政部副部長拿督蔡智勇喊話,要蔡智勇給予解釋、回答提問或跟行動黨領袖辯論。 行動黨柔州主席兼居鑾區國會議員劉鎮東昨晚出席三合港社區中心舉辦的經濟論壇時指出,消費稅除了將造成通貨膨脹,可能帶來的蕭條才是最危險。 他說,每個人都不花錢時就會造成經濟蕭條,當通貨膨脹和經濟蕭條同時間發生,情況就會很糟糕。若經濟蕭條,人民沒錢花、沒工作,就會導致治安的問題,經濟與治安是息息相關的。 他指出,國家經濟是不能分種族的,因為全國人民都在同一個經濟體系之內。他希望國陣政府能夠回應人民的提問,最後展延消費稅。 他歡迎蔡智勇跟行動黨領袖進行經濟課題的辯論,也邀請蔡智勇到全柔各地回答人民的提問。 張念群:落實消費稅前 “政府須先改正弊端” 古來區國會議員張念群表示,若政府要落實消費稅,就必須先改掉被指的亂花錢,以及不公開招標等弊端,否則就高抬貴手。 “蔡智勇會說,消費稅將取代銷售稅和服務稅,稅務減低了。但是,實際上目前政府綜合銷售稅和服務稅所收得的款項不足200億令吉,但卻想要通過消費稅徵收330億令吉的數額。” 她反問,若人民在消費稅取代銷售稅和服務稅之後,所繳付的稅務減少,那為何政府想徵收的稅務數額卻增加了,款項從哪裡來。 張念群同時也抨擊柔州水費喊漲一事。她說,有關方面指這3年多來,電費漲了兩次,但水費卻沒調整。 “沙巴水費從1982年開始不曾調整,彭亨從1983年開始不曾喊漲,砂拉越從1985年開始沒調整過,還有很多州屬已經逾10年不曾調整水費。” 巫程豪:水費也喊漲 落實消費稅將致百物騰漲 柔佛州議會反對黨領袖兼士姑來區州議員巫程豪抨擊柔州水費喊漲和過路費課題,並指明年落實消費稅,加上水費喊漲將導致百物漲價。 他說,柔州水源豐富,但多個地方卻面對制水之苦,這主要是因為政府管理不當所導致。 他提及,柔州政府過去曾向中央政府貸款7億令吉提升水供,但他指該筆款項卻不知用在何處,唯柔州至今仍舊負債。 他稱,柔州每年流失26%,價值9千萬令吉的水源,若管理得好,就能省下這筆錢。 他也指柔州水務控股有限公司將設備抵押給財政部屬下一家公司獲得40億令吉,但繳還債務後的8億令吉不曉得去了哪裡。若柔州水費要調整,有關方面必須先回應這個問題。 他也要求蔡智勇回應,為何財政部不能直接撥款處理最基本的水務管理,提升水壩應由中央政府撥款,因為這是設計人民利益的事項。 他同時也表示,南北大道公司在沒有高速公路的情況下,收了29年的過路費,士乃關口的收費站共收了1億零600萬令吉,而新山關口處收費站所收得的款項則未公佈。“我們要在柔州議會上提出這項提問。” 他說,估計至少收了15億令吉,若用以買下東部疏散大道,仍賺4億令吉。 黃俊歷:嚴重影響經濟架構 現階段不宜落實消費稅 東甲區州議員黃俊歷認為,馬來西亞現階段不適合落實消費稅,但人民仍多前往講座聆聽了解,唯這不代表支持落實消費稅,消費稅對社會經濟架構有非常大的影響。 柔州署理主席拉瑪克里斯南指出,政府指公共交通沒徵收消費稅,但他以彼咯區為例,反問該區何來的公共交通。他也提到,政府尚未做好準備落實消費稅。 彼咯區州議員林永源呼籲蔡智勇在拉美士多辦幾場免費的消費稅講座。(星洲日報‧大柔佛)

Read More劉鎮東:除了引發通膨‧消費稅或致經濟蕭條

当代伊斯兰、佛教与民族主义

前言 当代伊斯兰与民族主义的经歷为佛教的討论提供参照,从伊斯兰面对的挑战,可以丰富马来西亚佛教的討论,也可以从当代伊斯兰的局限,看到佛教要走出的窠臼。 我们的终极关怀,是要让宗教回归全人类,不再被族群、民族的认同政治牢笼所捆绑。其中,以华语华文作为媒介语的佛教组织,一直不断要自我提醒,佛教不是「华人」的,佛教不是「华人宗教」,佛教属于全人类的,也因此,佛教不能只是属于「华人」的。我们有责任確保佛教在马来西亚不成为「华人」认同的族群辨识(ethnic marker)。 民族 族群(ethnicity)作为政治动员的单位,在佛教经典、《可兰经》或者《圣经》,乃至许多的古典文献都能看出。然而,民族主义(nationalism)作为政治动员的单位,主要是公元19世纪和20世纪的事,尤其是20世纪。 关于「民族」,我最喜欢的定义,是安德申(Benedict Anderson)说的:「依循人类学的精神,我主张对民族作如下的界定:它是一种想像的政治共同体——並且,它是被想像为本质上有限的(limited),同时也享有主权的共同体。」 「它是想像的,因为即使是最小的民族的成员,也不可能认识他们大多数的同胞,和他们相遇,或者甚至听说过他们,然而,他们相互连结的意象却活在每一个成员的心中。」 换句话说,民族不是血缘、与生俱来的,而是通过社会化的身份认同(identity)。然而「认同」並非恆常的,这「认同」的边界是会移动的。就以马来西亚作为例子:在一百年前,所谓「华人」的概念,是英国人外加于从中国来到马来亚的劳工。这些劳工的认同是「福建人」、「广东人」,甚至更小的单位,例如「永春人」、「金门人」。「华人」的认同,並没有5千年。 「华人」的认同,一方面是辛亥革命前后,在马来亚出现的新式学校、报章和「国民」政治运动;另一方面,则是相对于「他者」(theOther)而形成的自我认同:英国人把「华人」与「马来人」列为族群计量单位,「马来人」把「华人」当作政治动员的他者,相互反应之下强化「华人」的认同。 换一个角度,我们可以这么说,没有「马来人」的认同政治,就不一定有「华人」的认同,也许只有「福建人」、「客家人」、「海南人」的认同。一体两面的是,没有「华人」,就不存在「马来人」的认同,只有「吉兰丹人」,「武吉斯人」以及「爪哇人」。 就如在鸦片战爭以前,其实並没有所谓「中国」的认同,因为没有现代民族国家(nationstate)作为对立的他者。之前的他者,是北方的非汉人族群,但这些都可以成为「中国」的文化想像的一部分,例如在鸦片战爭时,面对英国袭击的中国是满洲皇帝。但是,面对新兴的英国民族国家、日本民族国家,「中国」从一个文化(不情愿地)成了民族国家。 中文有把nationalism译为「国族」,也有译为「民族」的。也许在译者的想像中,民族是正面的、可能也是被拥抱的认同,国族比较贴切地反映现代国家权力与意识形態的操作。我觉得民族与国族之间的不同译法,意义不大。(还)没有国家机关(state)支撑的「民族主义」有时也会装起国家的架势。举个例子,马来西亚华文学校为什么禁止说「方言」?儘管英国政府和独立后的马来民族主义者把华文当作vernacularlanguage(方言之意也!),但是在「华人」的民族∕国族想像中,客家话、广东话、福建话、海南话才是vernacularlanguage。 有一点要注意,当我们说,民族是想像的,並不等于不存在或者虚假。想像的共同体的確存在。只是,其以现在的形態存在是很新的现象,可能只有数十年,而不是5千年,或者自马六甲王朝的数百年。也就因为如此,民族的边界是流动的,民族的想像的共同体是流动的。 当代伊斯兰 伊斯兰的理想是ummah(教民)的共同体,但是,伊斯兰的歷史上有教派(什叶与逊尼派)之间的千年恩怨,也有族群的分野asabiyah。伊斯兰的教派之复杂,不亚于佛教或其他的宗教。但是,西方媒体,甚至现在影响力日渐扩大的全球中文媒体,在报道伊斯兰时,一直把伊斯兰形容成单一的(monolithic)共同体。 把伊斯兰想像成单一的共同体,对佛教徒理解伊斯兰,並与其对话没有好处。只有看到其中的多元性与细腻的分別(nuances),才有超越宗教、文化、族群边界,走向全人类的可能。晚近在国际媒体上关于佛教恐怖主义的討论,不应该激起佛教论述大谈佛教是和平的宗教的八股文章,反而应该促成: 第一、承认佛教是个多元的宗教,一种米养百种人,而恐怖主义可以有很多形式,就如有很多人借佛教之名敛財,也有人借佛教之名行杀人之恶; 第二、反思伊斯兰在过去半个世纪遭到西方媒体抹黑成为「与生俱来」恐怖主义的宗教。把伊斯兰等同恐怖主义的说辞,尤其在冷战结束后、亨廷顿提出「文明衝突论」更趋严重。已故赛依德EdwardSaid就曾有《报道伊斯兰》(CoveringIslam)一书討论西方学界、媒体如何以东方主义视角窥探、扭曲伊斯兰。关于佛教恐怖主义的討论,与伊斯兰是恐怖主义宗教的报道同出一辙。 也就是说,佛教或者伊斯兰都不是恐怖主义宗教,佛教和伊斯兰都是数以亿计信眾的宗教,其中有旁门左道借其之名,当中也有很多许多流派。当代佛教的政治论述要看到西方主流媒体的政治议程,也要看到伊斯兰不是敌人,並认清佛教本身是多元共同体的整体形势。 以穆斯林为主的中东社会,经歷了19世纪和20世纪的长时间殖民统治后,又在殖民统治者挑选的独裁政权(例如沙地阿拉伯)底下遭到强权统治,影响后来我们看到的伊斯兰主义政治运动的一些取向: 第一波,反殖民-从第二次大战前后到1970年代,伊斯兰主义主要的討论是在反殖民、反对殖民主所委任的独裁政权。在他者「外敌」当前,面对百年的殖民压制,反抗殖民∕西方的反应是「伊斯兰」。「伊斯兰是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Islamist the solution)风靡一时。「伊斯兰国」是在这样的背景底下,成为討论的话题。就像「中国」在民族国家崛起前是包容性的文化体,在面对英国的鸦片战爭以后是排他的民族国家,「伊斯兰国」的討论,是在他者是列强的背景下產生的。 第二波,伊斯兰復兴运动-1970年代见证石油危机与伊朗革命,產油国合作起来把西方国家的经济搞得稀里哗啦,和伊朗革命可以把美国人质关起来那么长的时间,最后搞到美国总统卡特输掉选举。当时的氛围是:「我们被你欺负够了,现在起来跟你拼过」。这是伊斯兰运动普遍激进和冒进的年代。 第三波,伊拉克战爭之后寻求出路-经歷了平庸的1990年代,2001年911恐袭是1970年代和1980年代普遍激进伊斯兰留下的边陲组织反扑,却引发美国在2003年开进巴格达。 我们今天看到的两个局面都与这个有关:一方面,伊斯兰运动在经歷了激进的年代,在寻求伊斯兰、民主制度和多元社会的结合;另一方面,伊战打破了独裁统治,却以新殖民的形式出现,没有整合社会,为最近所谓的「伊斯兰国(ISIL)」种下因子。 911事件以来,出现了好些过去激进的伊斯兰主义领袖成为新的中间政治领袖,並且通过民主制度贏得政权,土耳其的厄尔多安是其中的佼佼者。当然,来到2014年,厄尔多安代表的中间伊斯兰领袖,从选举民主制度中掌握政权,但是在经济上偏向右倾新自由主义,无法处理经济上的贫富差距,为未来的撕裂种下因子。 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起源于2010年12月在突尼西亚的一名年轻小贩,因为不满市议会官员的压迫而自焚,其中就有著很深的经济因素。 独裁统治模式 阿拉伯之春可以归纳为冷战以后,贫富差距长期扩大、经济危机短期衝击、以及广泛的社交网络衝击传统独裁政府的社会统治模式。 然而,正如美国和以色列不承认2006年哈马斯贏得选举一样,2013年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总统穆尔西遭军人政变拉下台,对伊斯兰与民主的对话肯定带来负面的衝击。 伊斯兰世界的另一个挑战是,过去穆斯林聚居在穆斯林为主的社会当中,但隨著大量的移工,特別是冷战结束以后,他们移居到西方国家,也有许多在西方国家出生的第二代、第三代穆斯林,大量穆斯林在以少数民族的身份参与西方社会。TariqRamadan对于「西方穆斯林」的一系列討论,对于处在马来西亚的非穆斯林有很好的参照。 而对于处在多数的马来西亚穆斯林,如何在伊斯兰ummah共同体的想像中,以同样的標准维护在西方的穆斯林的权益,用诸于在穆斯林为主的社会当中的非穆斯林。 回看马来西亚的情境。马来西亚的伊斯兰也与国际情境接近。殖民对马来西亚伊斯兰的政治取向影响很深远,国际伊斯兰復兴运动的结果是1982年起朝野竞爭伊斯兰、並且把伊斯兰进一步官僚科层化。伊斯兰与民主的对话,伊斯兰与资本的对话,也是重要的话题。 英国殖民者涉入马来半岛是1874年以后的事。那是印度1857年叛变以后很久的事。英国从印度叛变学到,要在经济上放鬆让在地资本得到甜头,也要在宗教上让在地人民得到形式上和符號上的慰籍。 伊斯兰的syariah本来的概念,是包罗万象,主要还是谈社会如何治理,执政者的行为操守,还有执政者与社会的契约。然而,在近千年的伊斯兰统治者不断避开syariah的公共性格以后,一代接一代的宗教討论不断往个人行为的方向討论。 英国殖民主自1857年以后对伊斯兰的处理就是,进一步个人化:伊斯兰法就是婚姻、通姦、喝酒、斋戒的安排与惩戒。伊斯兰追求正义的公共性全然消失。 独立以后,1970年代崛起的伊斯兰復兴运动,来到1982年是个爆点。一方面,马哈迪上台后于1982年吸纳前伊斯兰青年运动主席安华加入巫统,开展巫统的伊斯兰与民族主义结合形象工程;另一方面,伊斯兰党于1982年推翻前主席阿斯里,新崛起的领袖包括哈迪阿旺推动激进的伊斯兰。2014年雪州危机,是1982年的结束,这个以后在別处再谈。马哈迪的伊斯兰民族主义形象工程,最后最值得炫耀的是伊斯兰银行和债券,是伊斯兰符號的私有化、商业化的表现,不是经济正义的表现。伊斯兰党与巫统竞逐伊斯兰法的推行,面对多元社会,在全球穆斯林面对多元社会与自身成为西方少数民族的情境下,似乎失去重心。 结语 马来西亚讲华语华文的佛教圈要不断提醒自己,佛教不是华人宗教也不应该只是华人宗教。华人作为民族动员的基础,也只是近百年来的事。正视民族主义的时代性,可以让我们的討论放开偏见,放开本质主义的窠臼,看到民族背后的多元性。当代伊斯兰经歷的反殖、復兴与民主化的过程,以及在与贫富差距和处理多元社会上没有对策的经歷,也值得佛教参考。马来西亚的伊斯兰经验,是「个人化、符號化、商业化」的过程,值得佛教警惕。

Read More当代伊斯兰、佛教与民族主义

柔行动党大会10月12举行‧地点:昔同福酒楼

 (柔佛‧古来22日讯)行动党柔佛州宣传秘书张念群说,该党2014年度柔佛州常年代表大会,将于10月12日在昔加末举行。 也是古来区国会议员的她,今日在文告中说,大会于当天早上10时举行,地点是昔加末的同福酒楼。 她表示,柔佛州秘书颜碧贞已于8月中旬,发出大会通知书给各支部秘书。 她说:“此次州代表大会的筹委会主席是颜碧贞,副主席为陈正春,秘书则是林永源。” 她说,根据党章,非支部代表的党员,可以观察员身分出席州代表大会,因此她鼓励不具代表资格的党员尽早申请,以便事先获得州委会与中委会的批准。 辩论助具体化未来方向 她表示,虽然今年不是改选年,但代表在会上的辩论,有助州委会具体化未来一年的领导方向,因此支部代表和党员的出席是非常重要的。 她也宣布,行动党柔佛州州委会已于本月18日,在居銮召开第八次会议,并议决在10月26日,于拉美士举行屠妖节庆祝活动。 发布会的出席者,包括该党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组织秘书陆兆福、元老李高、州主席刘镇东等。 (星洲日报‧大柔佛)

Read More柔行动党大会10月12举行‧地点:昔同福酒楼

雪兰莪州大臣

很多朋友问我,雪州到底怎么回事? 简单说,今年1月公正党已经看到卡立无法领导雪州改善治理,也看到可能的钱权问题。 加影行动是为了让安华当雪州大臣,通过雪州大臣的平台,为2018年做准备,也同时让卡立体面下台(由安华取代,本来应该无话可说)。 卡立不愿下台。同一个时候,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在没有其他人知晓的情况下,与联邦政府签署水供合约。 3月7日上诉庭推翻之前的判决,判安华坐牢,打坏加影行动的盘算。虽然说安华的声望在505之后下跌,但是巫统还是异常害怕安华作为替代首相的可能。 加影补选之后,卡立迟迟不愿体面下台。 另一边厢,伊斯兰党主席哈迪与安华数十年瑜亮,加上哈迪女婿是卡立的幕僚,选择不要接受安华或者阿兹查出任大臣。 事到如今,卡立不再承认民联的存在。随着卡立开除民主行动党与公正党行政议员,加上巫统全力支持卡立,民联算是已经失去雪州政府。 卡立的动作是政变。 一边是卡立-巫统-皇室-伊斯兰党保守派;另一边是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伊斯兰党开明派,以及雪州投选民联的选民。 现在的问题是,走下去,到底是民联分裂,还是伊斯兰党内部分裂,还是民联先分裂,伊党之后再分裂。 也许,马来西亚民主化可以从中浴火重生,出现政党重组。

Read More雪兰莪州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