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刘镇东-颜炳寿不如姆加希-赛夫丁?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4年9月1日所发表的媒体声明

2013年4月10日,亚洲策略领导智库举办一场选前辩论会,由伊斯兰党中委姆加希(Dato’ Mujahid Yusof Rawa)、巫统最高理事赛夫丁阿都拉(Dato’ Saifuddin Abdullah)、颜炳寿和我参与。

在2013年505大选,伊斯兰党开明派姆加希继续中选吡叻州巴力文打区国会议员;巫统开明派赛夫丁则在大选中在彭亨州淡马鲁国会选区败给伊斯兰党保守派的纳沙鲁丁。

大选后,姆加希与赛夫丁合著了一本书,也在首相纳吉选后成立的国民团结咨询理事会推动《和谐法》取代《煽动法令》。我上周二8月26日还受邀参与他们共同推动的另一项跨党派政治运动的内部筹备会议(详情由姆加希和赛夫丁较后时宣布,我不越俎代庖,我感谢他们邀请我参与)。

我于2005年2月从旅澳留学返国,碰上首相阿都拉在新闻媒体上相对开放的年代,是年3月起至2009年纳吉上台为止,几乎每月都参与《就事论事》和其他电视论坛节目。这些政治节目的基本运作模式是:必须有朝野代表,也必须就事论事,君子争辩。

这些参与,以及对于国外民主制度的熟悉,让我一直希望,朝野是可以同台辩论,让听众看到观点的交锋。辩论之后,朝野领袖还是可以一起当朋友,相互敬重。

在国外完善的民主制度当中,议会都有委员会制度,朝野议员大部分时间不是在议会大堂喊话,而是在委员会中既竞争也合作。

简单而言,朝野的关系应该是既竞争也合作。

1. 颜炳寿在柔佛各地巡回举行关于伊斯兰刑事法的讲座,争取曝光,每一回都挑战我发言。

2. 我一般不回应。但为了一劳永逸结束这个话题,我提议与颜氏在柔佛任何地方辩论。

3. 在我们往返的私下联系中,我们同意要有一场华语辩论和一场英语辩论。

4 我最终要求
— 在吉隆坡以英语辩论

— 在柔佛任何地点以华语辩论

5. 尽管我希望在颜炳寿与我同属的居銮举行华语辩论,我也是因为颜炳寿是居銮马华区部主席我是居銮国会议员而与他辩论,但我没有坚持一定要在居銮。华语辩论在柔佛的任何城市都可以。

6. 至于英语辩论,则在吉隆坡举行。

7 . 我不明白何以颜炳寿不愿意在柔佛举行华语辩论。毕竟柔佛是我和他的政治基地,也是他在柔佛大城小镇一直以伊斯兰刑事法挑战“柔佛民主行动党主席刘镇东”。

8. 颜炳寿有空没空就消遣政治对手,连谈判着的辩论地点也要拿来消遣我,也许就是姆加希-赛夫丁跨党合作不会在刘镇东-颜炳寿之间出现的原因。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