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纳吉向国会汇报油价降低对预算案的影响

Najib Oil falling (CN)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10月28日在吉隆坡国会所发表的预算案演讲

本届国会提呈的2015年度财政预算案所没有预计到的“黑天鹅效应”(Black Swan Theory),就是原油价格下跌。

“黑天鹅效应”乃是由学者纳辛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所提出的理论,讲述世界是由原本很多不可能的事情所形成,很多事后孔明般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事发前很多人都不认为会发生。人们常因为常识和偏见而无法事先预料到上述事务。

当第二财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正讨论落实多层次油价机制,以便分发工程与朋党之际,财政部应当关注油价下降的前景。
在昨晚(10月27日)的国会预算案辩论时,我要求首相暨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针对原油价格下跌如何影响2015年预算案一事,向国会提呈一项部长声明。

‎ 2015年联邦政府收入估算指出,石油税是以Tapis原油价格来预计,而政府是以2014年每桶110美元和2015年每桶105美元的Tapis原油来估算石油税的收入。

但最近的原油价格大幅度下滑,现今在原油价格浮动在每桶80至95美元,甚至有专家说每桶80美元是新的“正常价格”。

根据《The Edge》财务周刊估计,若每桶原油价格下跌1美元,政府就会损失6亿5000万令吉。换句话说,油价从105美元下滑20美元至85美元将减少130亿令吉收入(4%总收入)、下滑30美元至75美元将少掉195亿令吉收入(7%总收入)、再下滑40美元至65美元将损失260亿令吉(9.4%总收入)。

单单石油税就占了联邦政府直接税收的21%,而这尚未包括其他国油所提供的收益。

原油价下滑现象,将对预算案造成负面影响,赤字预估更需要再度调整。预算案需要随着环境而改变,尤其是在预算案进行辩论中,财政部长有道德责任向国会汇报国家财政最新状况。

刘镇东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