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4

若政府再不加以修正,2015年预算案就毫无意义

我呼吁国阵政府善用下周复会的上议院会议时机,修正2015年财政预算案。 两天前,国会下议院在通过了2015年财政预算案,而上议院则将于下周开始辩论预算案。然而,鉴于情况有变,倘若不以现在油价为基础来加以修正的话,那么这份预算案最终将毫无意义。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维也纳召开的会议上,决定不削减石油产量后,油价就大幅滑落至一桶原油72美元以下,闭市时72.82美元,一天内狂跌5%。 马来西亚政府是以2014年每桶110美元和2015年每桶105美元的Tapis原油来估算其财政预算案的收入。 数据显示,石油收入占了政府税收的三成。尽管政府可以在原油下跌之际节省津贴,但同时石油收入也下跌。在石油输出国决定维持在2011年12月的3000万原油日产量后,原油价格在短期内很难回升,同时赤字也可能扩大。 自今年6月以来,由于全球需求停滞,加上美国石油产量提升,导致原油价格下滑超过30%。 眼下,国会上议院会议将在12月1日至19日召开,这也是政府最后一次机会向国会提呈2015年财政预算案修正案,以显示它是在理财方面负责任的政府。 同时,政府也要在12月1日大幅下调燃油价格,以及向全民公布其管理式燃油浮动机制的方程式。 刘镇东

Read More若政府再不加以修正,2015年预算案就毫无意义

解药、春药和讳疾忌医 ——巫统的执政正当性危机

在巫统党内几乎所有还有一丁点头脑的,均有这样的共识:如果明天要面对大选,此时此刻的巫统肯定撑不住。只是,那是唯一的共识。至于要做什么、要改什么?由谁来做?不仅绝无共识,而且在全民当中胜选与巫统右翼的目标相互抵触。然而,时间不会等待没有计划的人、政党和政府。越来越多圈内人在问:巫统会消亡吗?是技术消亡还是正当性被取代或者毁灭? 巫统处在困局,无法前进、不知道往何处前进、不知道下一任船长是谁;总体大概可以归纳以下三对悖论: 第一、纳吉越发孤立,但烂船还有三分钉。 第二、马哈迪蠢蠢欲动,但巫统右倾其实不利总体选情。 第三、外部因素:民联对巫统的冲击未减、潜在经济危机。 纳吉——是问题还是解药? 首先,纳吉是问题还是解药?2008年9月17日(就是没有发生的“9.16变天”次日),经过马哈迪以退党等动作炮打司令部以后,纳吉与慕尤丁会见阿都拉,阿都拉同意将财政部长职让渡给纳吉。同月25日,纳吉与慕尤丁嗜血之后,再次逼宫,阿都拉同意次年退位。纳吉当时被视为拯救巫统的解药。马哈迪现在说纳吉比阿都拉更烂,另一轮的逼宫是迟早的问题? 然而,纳吉与阿都拉的不同,在于处理资源和人脉的不同势力与态度,面对族群问题的态度也不一样。阿都拉在党内没有多少人脉,有人最近说砂州新首长阿德南让人想起阿都拉,感觉也很像。阿都拉可能也不太熟悉以资源收买的运作模式,或者说,他心里的道德底线门槛肯定设得比纳吉高。 纳吉在1976年取代已故父亲拉萨从政,阿都拉在1978年才参加大选。纳吉自从政以来,一直有着很多资源,也从巫青团一路走来,以手上的资源滋养着他的同辈。现在好些巫统区部主席是纳吉在巫青团时期的同辈,或者是纳吉以手上的资源扶持而来的,纳吉于他们有恩。阿都拉不太情愿以过于激烈的方式处理族群问题,而纳吉没有道德底线,希望同时赢取非马来人的支持,却也不介意右翼马来人的激烈措辞与动作(当然也有忌讳他们因素,但是纳吉利用右翼的成分还是很高)。 纳吉的烂船的三分钉,除了通过资源全面掌控巫统党内的人脉,以及没有道德底线准备动用一切手段维系权位,第三根钉是:纳吉虽烂,但是在所有民调当中,纳吉的声望还是比巫统高,还是巫统当中最能获得全民跨族群综合支持的巫统领袖 (慕尤丁的民调声望在马来人当中不亚于纳吉,但是在其他族群当中就逊色很多)。 最困扰巫统策略家的问题是,纳吉烂,其他人可能更无法获得支持。纳吉的身影越来越孤立,巫统的部长们私下埋冤首相没有太多私下讨论问题的时间和心思,政策决定大家都是凭着感觉走,没有清楚的方向,只能靠猜。纳吉优柔寡断的性格,也让党内相对年轻、相对中庸的领袖越来越不耐烦。可是烂船三分钉,要推倒纳吉还是费思量。 右翼——“春药的诱惑” 自2005年7月的巫统大会以来,巫统右翼在这近十年里摧毁了巫统在1991年起至2005年建立的“2020年宏愿”政治大联盟的框架,不再像“2020年宏愿”时期可以直接以巫统的“恩惠”、 “开明”赢取非马来人选票。 2008年大选后,巫统右翼越来越猖獗。对于稳住巫统的基本盘,给予巫统的基本盘某种“道德制高点”还抨击伊斯兰党向民主行动党低头等,多少有着作用,算是巫统的“伟哥”,算是“春药的诱惑”。只是,终究没法解决不举的问题。 马哈迪现在是这个右翼论述的精神导师。马哈迪说不定心里还很想当首相,只是巫统诸公也只是利用马哈迪逐渐摧毁纳吉的形象,希望可以取而代之。问题在于,除非慕尤丁打算领军替换纳吉,否则这些台面上的领袖都不成气候。 有趣的是,另一个如今在台面上成为右翼的热门人物,也渐渐被马哈迪视为慕尤丁以外的另一人选,就是巫统副主席、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他曾是安华的大将,马哈迪于1998年向安华下重手,起源于时任巫青团团长的阿末扎希在巫统大会本来要炮轰马哈迪,但是安华最后放弃直接冲突,种下自己在巫统灭门的策略错误。 巫统右翼的春药诱惑,可能在砂拉越州选会碰到一鼻子灰。过去近十年来,巫统先失去在华裔和印裔选民心中的政治正当性/合法性,然后失去城市马来人中产阶级的支持,最新失去正当性的群体,是砂沙两个定存州的基督徒的信任。 外部因素——讳疾忌医 当巫统失去所有“其他”人的支持以后,巫统右翼以为,只要马来人继续支持巫统,选区再重划多一些马来人选区,巫统就可以继续执政。但是,这个考量的盲点是,如果连马来人的支持也失去,巫统就会面对印度的国大党完全在大选中消亡的处境。 巫统外部因素的挑战,结构性因素包括城市化和马来人口普遍非常年轻,两者都对以乡村政治起家的巫统不利。另外,民联尽管经历了整整一年的纷乱,九月杪阿兹敏出任雪州大臣以后表现可圈可点,民调中民联在雪州的支持率止血了;我认识的巫统领袖开始埋怨,担心阿兹敏崛起成为马来人青年的支持对象。 美国量化宽松结束以后,所有自2009年起靠大量廉价贷款游资支撑的泡沫经济都受到严峻的考验。石油和棕油的价格都受这些因素影响,如果石油价格继续下跌,政府的收入将减少,赤字增加,政府“买票”的空间和能力受到限制;如果棕油价格下跌,巫统的垦殖民和小园主票仓将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其他经济考验,如贫富差距、贪污,都会在经济不景时对巫统带来比歌舞升平时期更大的冲击。 外部因素是长期讳疾忌医的结果,会否摧毁巫统在马来人当中的执政正当性,则有待观察。 巫统的执政正当性可能摧毁吗? 巫统有可能失去政权吗?如果失去政权,是微差的席位多寡之争,还是印度大选国大党王朝全面消亡,完全失去执政的正当性/合法性(legitimacy)的局面? 2014年巫统大会到底会开出个怎么样的局面,无人可预料。在开会前数日,中央领袖不断试图劝服有意发表极端言论的中央代表尽量收敛,以免对非马来人选票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另一方面,民主行动党潘俭伟与人民公正党拉菲茲接连揭露的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已随着马哈迪插入一脚,可能不小心成为压死纳吉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此也是本次巫统大会中央领袖要压制的议题。 最后在巫统大会的台面上到底代表会说什么,又有哪些会得到报道,届时方可知晓。不过,最近有三段会前的“吹风”谈话非常值得注意。 首相纳吉在柔佛州巫统大会指出,柔佛国阵在第11届大选得票率80%、第12届大选60%、第13届大选54%,点出国阵可能在柔佛进一步失去支持的可能。稍有马来西亚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柔佛是巫统乃至国阵的堡垒、定存州,如果国阵在柔佛失去多数选票甚至多数席次,国阵和巫统中央大概就成了新的在野党。有趣的是,纳吉谈到这些数据时,台下的巫统柔佛州领袖心里一定嘀咕,“柔佛国阵至少还超过五成选票,联邦国阵连半数都没有”。 副首相慕尤丁已多次警告巫统要改革,否则可能失去政权。在巫统大会前,他再次提出“(到来届大选)我们只有多三年的时间。我们在很严峻的阶段,如果党的转型无法说服人民,我担心我们会失去政权”。他甚至说,首相纳吉和他(慕尤丁)将把政府职务尽量下放给其他部长和助理,以便全面关注党务(这到底是逼迫纳吉重组内阁,还是纳吉与慕尤丁同意的方案,则不得而知)。 我们当然可以说这是为巫统大会定调,要煽起党员的危机感,而纳吉的考量当然是要巩固支持率,慕尤丁则谈如何强化马来人议程。 第三段话,是与马哈迪关系匪浅、有点像马哈迪代言人的前报人卡迪加欣(A Kadir Jasin)的部落格文章。卡迪写到,越来越多人在问,如果国阵败选,民联新政府将如何治理马来西亚?他进而指出,民联必须让马来人放心,新政府不会威胁他们的生活与认同,也必须让商界甚至朋党放心,新政府不会以报复的心态面对商界。最后他平铺直叙地写到:“除非国阵推行有说服力的转型,而巫统重新得到马来人的信任,特别是青年马来人,不然民联有可能在来届大选赢得布城。” 纵观以上,巫统的困局是大家都知道有问题,也越来越多领袖觉得纳吉不是解决巫统是否会失去政权问题的答案,而巫统右派包括慕尤丁、马哈迪等人的答案是“争取更多马来人的支持”;从宏观的角度而言,以巫统恶劣 “争取马来人”的手法,肯定会让更多的非马来人摒弃巫统和国阵,也不是出路。 卡迪加欣的论述之所以特殊,不在于内容,毕竟很多人都说过类似的话,其特殊在于这话是从他的笔下,非常少有的正面看待民联取代巫统的可能性,进而劝请民联不要过激,要维护现有广义的政商体制。 巫统的解药(纳吉)不灵是事实,春药也只是虚幻的诱惑,讳疾忌医是根本的问题

Read More解药、春药和讳疾忌医 ——巫统的执政正当性危机

Nasib Najib dan ekonomi

Berapa lama lagi Datuk Seri Najib Razak mampu mengekalkan jawatan Perdana Menteri? Apa cabaran yang dihadapi Malaysia dan apakah masa depan UMNO? Selain daripada Tunku Abdul Rahman dan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Najib menjadi Perdana Menteri yang paling lama berkuasa kerana Tun Abdul Razak hanya…

Read MoreNasib Najib dan ekonomi

政府应当立即公布 燃油价格浮动机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11月21日(星期五),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审慎地欢迎RON95汽油和柴油价格即将降价,并促请国阵政府立即公布其新管理燃油浮动机制系统。 首先,由于全球原油价格大幅下滑,致使现有燃油价格比受到政府管制的每公升2.30令吉的RON95汽油和每公升2.20令吉的柴油价格来得低廉,让消费者能节省,因此行动党采取审慎欢迎的立场。 自10月31日以来,民主行动党和民联一直强调,马来西亚人在原油价格下滑时,实际上仍在支付着“燃油税”。 第二,政府必须要公布其管理式燃油浮动机制的方程式,以展现燃油价格透明度。 第三,若燃油价格在未来再次涨价,政府必须要做出适当准备和计划,以减轻人民负担。 第四,就长期而言,政府必须要投资在建立更有效和可负担的公共交通系统,以让公众不过度依赖私人轿车,同时结束对石油的依赖。 事实证明,在野党针对国阵政府于10月调涨燃油价格的批评是正确的,因为政府在全球原油价格下跌之际,提高本地燃油价格。政府在承受燃油涨价所带来的大众压力下,现在被逼作出“急转弯”。 同时,原油价格的下滑,已导致原本要颁布合约以实行愚蠢的分层燃油津贴机制变成不合时宜 ,同时凸现国阵政府的政策决策思维是相当肤浅。 从上述措施来看,政府承认全球原油价格或许会继续下滑,导致原有估计的津贴和收入和现实不符,我再次要求首相暨财长纳吉,向国会提呈全新的2015年财政预算案。 刘镇东

Read More政府应当立即公布 燃油价格浮动机制

欢迎阿末马斯兰改口降油价之余,呼吁政府以下滑油价为基础,修正2015年财政预算案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11月17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出的文告: 昨天,财政部副部长阿末马斯兰改口指若一桶原油下滑至介于70到75美元,政府就会建议下调现有2.30令吉的RON95汽油价格。我欢迎阿末马斯兰的这番声明。然而更重要的是,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必须要以下滑油价趋势为基础,来修正2015年财政预算案。 阿末马斯兰的最新言论,跟他于10月31日在笨珍所说的话有如天壤之别。当时他说,假若油价继续下滑,那么政府将实行石油销售税,以维持现有RON95汽油价格在2.30令吉水平上。 无论如何,阿末马斯兰昨日所发表的“急转弯”言论还是值得欢迎的。 事实上,我们一直呼吁政府必须要在原油价格下滑之际下调汽油价格,以避免停滞性通货膨胀(滞胀,Stagflation)出现。通膨是指百货因为汽油上涨而一同起价,而经济停滞是指明年实行的消费税,在榨干人民已缩水的可支配收入之际,导致市场降低对货品服务的需求,导致经济停滞。 鉴于对滞胀问题感到担忧,就连日本首相安培晋三也将展延提高销售税的措施。当全球成长停滞布不前,政府必须要十分小心,避免征税抽走大部分可支配收入,进而导致国家经济走向衰退。 我也呼吁首相纳吉提呈修正2015年的财政预算案,或者假若原油价格一桶在60美元、70美元和80美元的价位上,政府应当向国会告知其紧急应对计划。 目前,政府是以2014年每桶110美元和2015年每桶105美元的Tapis原油来估算其财政预算案的收入。 单单石油税就占了联邦政府直接税收的21%,而这尚未包括其他国油所提供的收益。更有数据显示,石油收入占了政府税收的三成。 根据《The Edge》财务周刊估计,若每桶原油价格下跌1美元,政府就会损失6亿5000万令吉。换句话说, ·油价从105美元下滑25美元至80美元将减少162.5亿令吉收入(6%总收入)、 ·下滑至70美元将少掉227.5亿令吉收入(8.3%总收入)、 ·下滑至60美元将损失260亿令吉(10.6%总收入)。 任何人假若一直跟进国际财经新闻,就会同意我们需要面对上述低油价所面对的情景。 与此同时,另一名财政部副部长蔡智勇,则在上周的国会委员会阶段总结财政部预算案时候指称,在“现有的平均原油价格,比原本的2014年估计的原油价格相距不远”和“低燃油津贴可以弥补”情况下,现有原油价格的下滑趋势对2014年的赤字影响不大。 他更指出,政府无法提供未来数周的原油价格,因为“他不知道(原油)价格是否会继续下滑或维持现有水平”。 蔡智勇的谈话无疑大错特错。纳吉和其政府团队必须要提出一个紧急计划和以一桶原油60美元、70美元和80美元为基础,来修正2015年财政预算案。况且,上周五原油价格跌破80美元的水平,跌至79.41美元。 刘镇东

Read More欢迎阿末马斯兰改口降油价之余,呼吁政府以下滑油价为基础,修正2015年财政预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