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14

吁柔州政府超越党派共同赈灾 柔行动党成立委员会面对水患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12月26日在居銮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促请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指示州政府所有单位,不分党派全面把在野党议员和在野党领袖纳入赈灾的官方机制,超越政党共同面对可能来袭柔州的大水灾。 柔佛州行动党对于全国各地尤其是东海岸的灾情感到担忧,并对受影响的居民给予最大的支持。 柔佛再也避兰东和居銮与令金,分别在昨晚和今天已经发生局部水灾。柔佛州民主行动党非常担忧柔佛各地的灾情恶化。 为了更好的协调民主行动党的赈灾工作,柔佛州州委会决定成立以州秘书颜碧贞为首的特别委员会协调全州可能需要的赈灾工作。赈灾特别委员会也将会与柔佛伊斯兰党和公正党领导层协调进一步行动。 柔佛民主行动党赈灾特别委员会 主席:颜碧贞 副主席:拉玛(S.Ramakrisnan)、陈正春 秘书:傅恿駺 财政:蔡伟明 委员:马齐(Mazir Ibrahim) (西南)、林永源(柔北)、黄俊历(东北)、黄书琪(东南)、黄祥銮(柔南) 州委会呼吁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的各地党员全面投入赈灾,减低水灾对国人的冲击。 刘镇东

Read More吁柔州政府超越党派共同赈灾 柔行动党成立委员会面对水患

Call on the Johor State Government to take immediate steps to handle imminent floods and take a bipartisan approach towards flood relief

Media statement by DAP Johor State Chairman and MP for Kluang Liew Chin Tong on 26th December 2014 in Kluang DAP Johor calls on the Johor State Government and Menteri Besar Dato’ Seri Khaled Nordin to instruct all state agencies to include Opposition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Read MoreCall on the Johor State Government to take immediate steps to handle imminent floods and take a bipartisan approach towards flood relief

当极端主义窜起横行之际,让我们仍然对中道抱持信心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4年12月24日,在居銮所发表的圣诞节献词 我在此预祝所有基督徒圣诞节快乐,并祝愿全体马来西亚人有个美好的假期。 圣诞节的真谛,远比商业化的庆祝来得更有意义。 我希望在今年的圣诞节,勿让憎恨和离间的论述所占据,也勿让极端主义的叫嚣盖过理性和中道。今年的圣诞,且让和宽容与人道的普世价值,成为大家的指引。 让我们面对极权的当儿稳守正义,继续为老百姓彼此的福祉打拼。 2014年是我国面对最多挑战的一年,例如数项天然灾害、汽油价格大变动、政府金融丑闻、极端右翼组织的言论、国家安全威胁、马航双重空难和政治口水战。 我们不能向那些把马来西亚人区隔以“种族”和“宗教”才能存活的政治组织妥协;我们更不应该让愚蠢言论继续占据公共辩论,而忽略了平民百姓日常生活所面对的问题。 在欢庆佳节之余,我们为以下群体祈祷祝愿: · 水灾灾民,特别是东海岸灾民; · 因为马来西亚高度不均的经济结构,而被迫生活在经济窘境的各族和各宗教人民; · 因发展不均而挺身反抗,追求更美好和公正的马来西亚的人民,特别是沙巴和砂拉越人民。 我深信,希望比憎恨更强大、和平比恶言来得更有力。圣诞节快乐,让我们为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而奋斗。 刘镇东

Read More当极端主义窜起横行之际,让我们仍然对中道抱持信心

马来人没“特权”,只有umnoputra有”特权“

很多华人以为,马来人都有“特权”,每一个马来人都得到政府的关照。也有很多马来人相信巫统的说法,认为华人都是有钱的。 巫统在宣传消费税的好处是说:“消费税对马来人好,因为华人都做生意,都逃税,有了消费税,华人就无法逃税。” 盲点是,不是每一个华人都做生意,不是所有做生意的都逃税。 马华公会的宣传机器向华人说,“消费税对华人好,因为以前只有华人纳税,现在所有马来人都被迫纳税。” 盲点是,马来人不缴税的,几乎都是穷到没有资格缴税的。有了一马援助金BR1M之后,我们知道原来超过6成的人口是要靠补助金,生活开支不足的。逼那些收入没有符合资格纳税的人上缴税收,是不是最终逼迫一些收入不足的人去打抢? 烈火莫熄的年代,留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资产:bumiputra并没有得到“特权”,得到特权的是”umnoputra”。 太多华人是打工不做生意的,太多华人其实生活也过得很辛苦。这一点,我们要马来人跳出“华人就是做生意有钱”的巫统逻辑。 同样的,华人也要看到,拿“特权”的不是马来人,拿“特权”的是巫统朋党亲族。 最重要的是,不要把马来人视为铁板一块,也不要把华人视为铁板一块。 我们要看到,马来人的城市中产是民主行动党极力要争取的。 我们大家更要看到,巫统因“扶持马来人”的论述,其实让更多马来人生活在水生火热中。我们要说服他们看到“巫统=马来人”的无聊和无谓,就像华裔经历陈群川与1986年合作社(合作蛇)风暴以后,完全不再相信“马华=华人”、“华人民族英雄”的无聊与无谓。 让我举两个例子就好:~ - 巫统领袖得到雇佣外劳的准证,大量引进没有技术的廉价外劳,导致马来西亚经济没有提升、停滞不前,最终受苦的是马来人打工仔,他们承担低薪、工作条件恶劣等的恶果。 -马来西亚是全世界人均公路死亡率最高的国家。车祸死在路上,最多的是马来人。因马来人之名而津贴维持的国家汽车工业,导致中下阶层马来人被迫骑电单车,当中有些成了车下魂。人死了,什么特权都是假的。 民主行动党要以最大的力量,争取一代马来城市中产阶级,也要去争取受到巫统特权权贵剥削的马来中下阶层。 如果我们突破巫统的族群逻辑,最终吸引到许许多多有改革意愿的中产马来人和很多中下阶层马来人,甚至加入行动党成为新的社会风潮,最终行动党过半党员是马来人,民主行动党肯定是这个国家的执政党之一。

Read More马来人没“特权”,只有umnoputra有”特权“

马来人不是铁板一块

要打败巫统就必须有完全不同的路数,不能与巫统打同样的拳法,否则我们永远都活在巫统的游戏规则当中。 要结束巫统政权的第一门功课是拒绝马来人是铁板一块的逻辑。进而再拒绝“马来人=巫统”的逻辑。 巫统的族群观的核心说法是: 第一、 所有马来人都是一体的,有一些特定的共同特征和文化表征,例如伊斯兰、马来语和马来文化; 第二、 所有马来人都应该支持巫统,因为巫统代表所有马来人,不支持巫统就是背叛; 第三、 所有马来人都是穆斯林,所有穆斯林也都应该支持巫统; 第四、 马来人的敌人是非马来人及非穆斯林,其动员单位是族群;其他的身分认同,如性别和阶级都不存在。 巫统操弄马来中下阶层面对“他者”(华人)的经济忧虑,把马来人描绘成被害人,提供“保护伞”,并且长期以选票的形式收取“保护费”。 同一个时候,“华人”在“强大的他者”的“压迫”之下,也被塑造成受难者/被害人。在巫统强大的年代,“被害”的华人,把终身积蓄交给马华公会的民族救星陈群川等人,希望建立“华人企业王国”,以对抗其实是党国资本主义的“马来人企业王国”。现今,大部分华裔选民已经看透“华人政治/华人企业王国”的无聊无谓和可笑,而代表非族群政治的民主行动党才有出头天。 事实上,我们的社会,已经超越了假设华人和马来人各别是铁板一块的年代。不然就不会有民联52%的选票,因为民联的选票当中过半是马来人。 巫统籍马来人之名实行的“特权”、同化政策、藉土著之名实行朋党经济,与一般马来人无关。我们必须认清“巫统不等于马来人”的基本道理,我们也要竭尽最大的力量对抗“民主行动党=华人政党”的负面标签。 民主行动党不是华人政党,也非马华2.0。民主行动党要当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的首选政党,其中我们也要成为马来人的首选政党。 当我们不再相信马来人是铁板一块的,华人也当然不是铁板一块,我们的社会才能从族群政治的窠臼中,回到政治的真正议题: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天灾人祸。 也因此,如果朝这个方向,10年后的民主行动党,如果出现过半党员是马来人,就证明这个国家完全超越”巫统=马来人“、”行动党=华人“的标签,也完全扬弃马来人是铁板一块的想法。

Read More马来人不是铁板一块

行动党握有开启布城大门的钥匙

1999年12月7日下午,我到行动党在八打灵总部见丘光耀,请他协助安排我到独中教书。1999年11月29日的大选,林吉祥、卡巴星、光耀等都输了。我在大选时协助光耀助选。 我在新纪元学院读中文系,却不想继续读了。想暂时打工,然后再安排去修读政治学。 光耀说,郭素沁要请助理。素沁接了光耀的电话,立即从同一条街的另一个办公室过来,就这样我加入了行动党的工作团队,12月16日上班,一个星期后入党,一转眼15年。 12月7日那个晚上,我还跟了光耀,与邓章钦、倪可敏、游长城等人吃晚餐,听他们商量要如何经营《火箭报》。回到家突兀地告诉我父亲,我将开始为行动党打工,应该是有小震惊。 15年前,行动党连受华文教育的华人票都输掉。还记得出席社团活动时,给林良实的某个秘书当众笑行动党人傻。那是个行动党“救亡”的年代。 后来,行动党成了印裔选民的首选政党。后来,行动党成了受英文教育的华人的首选政党。然后,2008年发生政治海啸。 2008年,投行动党的华裔,主要是城市的华裔,又以年轻选民为主。半城乡的华裔年长选民,投我们的不太多。2013年大选,连华裔半城乡的年长选民也喊ubah了。 也在2008年以后,林吉祥每个月都到沙巴,2013年行动党有了卡达山裔议员。2013年的52%选票当中,有很多城市的马来选民,只是欠了半城乡和乡区的马来选民。 这15年来,我们参与了行动党从最低潮来到算是个高峰,从一个连受华文教育的华裔选民也放弃的政党,到渐渐成为所有非马来人的首选政党。 行动党当下的抉择是,守着现有的格局当所有非马来人包括卡达山、伊班人等的首选政党(当然,这与1999年的格局相比,已经超前很多),还是,更大胆的想像。 我认真地相信,行动党握有开启布城大门的钥匙。 巫统在2008年以后,唯一赖以生存的,是我所谓的3R(族群、宗教和皇室)议题,以及“民主行动党=新加坡代理人=华人暴政=反伊斯兰、反马来人、反皇室”的诬蔑。 如果突然之间,政党系统大重组,有点像烈火莫熄时期的伊斯兰党从45万党员一年之内增加到80万党员的大震荡,行动党有很多相信行动党理念的马来党员和有威望的领袖,巫统2008年以来的存在理由就会突然崩盘。 行动党在未来3年、5年或者10年有可能暨成为所有非马来人的首选政党,也同时成为城市40岁以下马来人的首选政党吗? 现在说起来,好像很遥不可及。但从15年前一路走来的经历告诉我,这样的想像,是可能的。 这样的想像,需要很努力,也需要很认真的面对我们现有的局限和不足,不过,这是值得的:因为行动党握有开启布城大门的钥匙,所以是我们对所有马来西亚人的责任;也因为唯有如此突破,马来西亚才有希望,马来西亚才有出路。 大家加油

Read More行动党握有开启布城大门的钥匙

Dap pada tahun 2025

Kita mengimbas sejarah untuk bergerak ke depan. 10 tahun lalu, ketika saudara Lim Guan Eng mengambil-alih jawatan Setiausaha Agung, Dap dilihat sebagai “pembangkang tetap” untuk selama-lamanya. Mustahil Dap memerintah di mana-mana peringkat, malah pembentukan satu gandingan politik di kalangan parti pembangkang juga dianggap sesuatu yang…

Read MoreDap pada tahun 2025

DAP in 2025

Speech by DAP Johor Chairman Liew Chin Tong at the Joint Opening of DAPSY Johor and DAP Wanita Johor Conventions on 7th December 2014 in Batu Pahat I wish to thank Sdr. Tan Hong Pin, DAPSY Johor Chief, and Sdri. Chew Peck Choo, DAP Wanita…

Read MoreDAP in 2025

蔡智勇和政府不应在油价事务上自欺欺人

财政部副部长蔡智勇和国阵政府否认低油价会影响预算案、造成潜在财务和经济危机,暴露出他们不愿承认事实的鸵鸟心态。 根据今日《星报》报道,蔡智勇认为全球油价下滑,对财政预算赤字有正面影响。 他指称,马来西亚是以Tapis原油来计算油价,而非布伦特原油价格,并认为“至今平均油价符合原来预期”。 “从1月至11月,原油平均价格坐落在100美元(344令吉),这是在预期之内。” 他更指出,“尽管各造关注油价的负面影响,但政府了解其正面影响。” “事实上,许多国家在油价下滑时,消费情绪会上升。这将协助我国制造业,甚至能增加出口。” 我对蔡智勇和政府,在面对财政危机和潜在经济危机时所表现的“事不关己”态度,感到惊讶。 首先,石油收入占了政府税收的三成,油价降低将扩大财务赤字。若每桶原油价格下跌1美元,政府就会损失6亿5000万令吉收入。目前,政府是以2014年每桶110美元和2015年每桶105美元的Tapis原油来估算其财政预算案的收入。 尽管政府不需要承担津贴成本,但许多经济分析师都同意假若每桶原油下滑至80美元以下,政府的收入将会减少。 第二,蔡智勇所说的Tapis原油价格企稳,不像布兰特原油般不稳的言论,像鸵鸟躲进沙子中,不愿面对事实。 过去4个星期(截至2014年12月3日),Tapis原油最高价位是每桶86美元,而Tapis与布兰特原油在12月1日位于71美元。 尽管Tapis原油较布兰特原油稍贵,但在过去的2个月内处于100美元价位以下,在过去2周内大部分处于80美元以下。 第三,只有在燃油价格价位大幅下跌时,低油价才能促进消费者购买力。因此政府决定提高柴油价格每公升3仙,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导致通膨更高。 我呼吁蔡智勇和政府勿再充耳不闻,坦率面对低油价的财务和经济现况。 刘镇东

Read More蔡智勇和政府不应在油价事务上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