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握有开启布城大门的钥匙

1999年12月7日下午,我到行动党在八打灵总部见丘光耀,请他协助安排我到独中教书。1999年11月29日的大选,林吉祥、卡巴星、光耀等都输了。我在大选时协助光耀助选。

我在新纪元学院读中文系,却不想继续读了。想暂时打工,然后再安排去修读政治学。

光耀说,郭素沁要请助理。素沁接了光耀的电话,立即从同一条街的另一个办公室过来,就这样我加入了行动党的工作团队,12月16日上班,一个星期后入党,一转眼15年。

12月7日那个晚上,我还跟了光耀,与邓章钦、倪可敏、游长城等人吃晚餐,听他们商量要如何经营《火箭报》。回到家突兀地告诉我父亲,我将开始为行动党打工,应该是有小震惊。

15年前,行动党连受华文教育的华人票都输掉。还记得出席社团活动时,给林良实的某个秘书当众笑行动党人傻。那是个行动党“救亡”的年代。

后来,行动党成了印裔选民的首选政党。后来,行动党成了受英文教育的华人的首选政党。然后,2008年发生政治海啸。

2008年,投行动党的华裔,主要是城市的华裔,又以年轻选民为主。半城乡的华裔年长选民,投我们的不太多。2013年大选,连华裔半城乡的年长选民也喊ubah了。

也在2008年以后,林吉祥每个月都到沙巴,2013年行动党有了卡达山裔议员。2013年的52%选票当中,有很多城市的马来选民,只是欠了半城乡和乡区的马来选民。

这15年来,我们参与了行动党从最低潮来到算是个高峰,从一个连受华文教育的华裔选民也放弃的政党,到渐渐成为所有非马来人的首选政党。

行动党当下的抉择是,守着现有的格局当所有非马来人包括卡达山、伊班人等的首选政党(当然,这与1999年的格局相比,已经超前很多),还是,更大胆的想像。

我认真地相信,行动党握有开启布城大门的钥匙。

巫统在2008年以后,唯一赖以生存的,是我所谓的3R(族群、宗教和皇室)议题,以及“民主行动党=新加坡代理人=华人暴政=反伊斯兰、反马来人、反皇室”的诬蔑。

如果突然之间,政党系统大重组,有点像烈火莫熄时期的伊斯兰党从45万党员一年之内增加到80万党员的大震荡,行动党有很多相信行动党理念的马来党员和有威望的领袖,巫统2008年以来的存在理由就会突然崩盘。

行动党在未来3年、5年或者10年有可能暨成为所有非马来人的首选政党,也同时成为城市40岁以下马来人的首选政党吗?

现在说起来,好像很遥不可及。但从15年前一路走来的经历告诉我,这样的想像,是可能的。

这样的想像,需要很努力,也需要很认真的面对我们现有的局限和不足,不过,这是值得的:因为行动党握有开启布城大门的钥匙,所以是我们对所有马来西亚人的责任;也因为唯有如此突破,马来西亚才有希望,马来西亚才有出路。

大家加油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