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如何停止?

音乐停止

美国联邦储备局应结束了量化宽松政策。量化宽松一结束,效果立竿见影:美元增值、亚洲主要货币贬值。这主要是因为原本美元印钞票的年代把钱外移亚洲炒亚洲货币、房地产、原产品、股市等,突然看到美元增值的潜能,都移回美元债券。

量化宽松结束造成的另一个冲击,是石油价格大幅滑落。尽管有各种阴谋论,也有各种地缘和新的页岩油投入生产等因素等,但追根究底,还是与原本在量化宽松时代避开美元保值而投入石油交易的热钱撤出有很大的关系。此外,原产品价格也面对同样的因素。棕油和橡胶的价格是两年前的一半而已。

下一个可能的冲击是美国联储局调升利率。如果美国调升利率,各国将被迫跟进,可能会进一步冲击亚洲各国经济。
在马来西亚,上述格局对谁带来什么样的震撼?

一、国阵联邦政府

财政规划面对1997年以来最严峻的挑战。马来西亚政府过度依赖石油税收,三成政府开支来自石油相关收入,而国油已表明可能至少要减少三成纳税;用最简单的讲法,如果油价持续下滑,联邦政府预算案少掉一成收入是小事,更大的折损都有可能。
政府税收减少,政治上的冲击将是国阵乃至首相纳吉个人分配经济蛋糕买票的能力被迫降低,对于完全依赖分配工程项目国库通党库、党库通私库的巫统内部政治,甚至纳吉的地位,都可能带来影响。

政府也可能被迫在利率渐高升的时代借贷更多,造成赤字更大,进而增加债券的风险,而导致政府的借贷成本更高。政府不只以国家的身份借贷,也以很多官联企业的身份借贷,例如国库公司或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
另一个方法就是增加征税。政府的石油税收减少,一群高官护航说,消费税可取代石油税收,因此政府课征消费税是对的做法云云。我总是觉得,马来西亚的经济决策者和一众高官对经济没有基本理解和认识。稍微细腻的人都会明白杀鸡取卵的道理,政府如果把社会本来的可支配收入都征掉,国内消费将会每况愈下,做生意的都将受影响。如果人人都没钱消费,生意不好,谁来纳税?

在如此的国际经济格局,做出口到美国的企业也许是唯一赢家。但是,这也要看美国经济复苏到什么程度,而且马来西亚的出口将面对日本、中国等其他同时经历货币贬值的亚洲国家出口竞争,最终能否协助马来西亚经济杀出一条血路,还有待观察。
可以肯定的,油气业、棕油业、房地产都将受到冲击。

二、油气业

过去数年,全球油气业者谈话都很大声,似乎石油的价格将永远停格在每桶100美元以上,所有油气业的投资都值得。随着油价跌得稀里哗啦,而且普遍认定低价已是长期趋势,至少一年内不会回升到100美元以上的水平,国油已宣布放缓在加拿大的大型投资。依我看,边佳兰的油气业投资放缓也是迟早的事情。

三、棕油业

棕油业也许不是经济上最关键的行业,但肯定是马来西亚政治上最关键的行业。棕油业的炼油、出口等相对寡头,但是在种植方面,牵涉的小园主、联邦土地复兴局(FELDA)垦殖民非常多等,FELDA就有12万户家庭,整个产业链最少影响百万人。

棕油价还没崩盘,相对于两年前却已低了很多,目前的价位仍可让小园主回本,但是利润不高。棕油需靠大量的新研究来支撑,可是由于过去的好价,大家不怎么在乎,政府和扶持棕油业的单位也没有太多新的努力;价位低了,最受冲击的的小园主和垦殖民。

在过去的选举当中,FELDA垦殖民和军警都是巫统的最后铁票。现在假设巫统会失去FELDA垦殖民的选票,是天方夜谭;但是,如果经济全面下滑,而棕油价无法回升,巫统像印度的国大党全线崩盘,失去所有战线的可能性无法完全否定。就算最深蓝的没有投反对票,今天民主行动党和民联要争取的是已经迁徙城市的第二代、第三代,以及许许多多没有得到政府关照的小园主。

四、房地产

自2009年以来,很多主要城市的房价都翻倍,很多人认定房价永远不会下跌,也有很多人投入很大的精力炒卖房子大赚。房地产泡沫是现代资本主义相当常见的现象,却似乎没有什么人从历史上学到什么教训。

其实,2008年9月,美国乃至全球金融体系近乎瓦解,直接的导因叫做二次房贷。二次房贷就是大家炒房炒得不亦乐乎,银行也很乐于借钱给没有本事供房子的人买房子,然后“分销”这些风险高的借贷帐户给其他金融机构,“共同承担”风险;结果房价一崩盘,不只房价受影响,整个金融体系也受到影响。

马来西亚整个中产阶级过去五年全面投入房地产,似乎房地产是最重要的投资项目,所有最活跃、最受瞩目的企业,似乎都与房地产有关。

过去数年,不只是房地产炒卖,很多企业也投入一个接一个的新商场、购物中心的店铺等,新的大型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万一利率突然被迫提高一倍,或者突然经济大萧条,受房地产泡沫影响的人肯定不少,马来西亚的金融体系也可能受到冲击。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