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5

拆穿阿末马斯兰的“消费税来解决30%黑市经济?”的荒谬言论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2月26日的文告 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马斯兰最近发表的荒谬言论,是否彰显政府向公众宣传消费税遇上瓶颈? 昨天,阿末马斯兰在新山一场向警察讲解消费税的活动上表示,消费税能把我国黑色经济,从现有的30%减低10%。 由于不了解经济,阿末马斯兰的上述谈话是他所发表的最愚蠢言论之一。。 他说,“在消费税制度下,任何层级的逃税丶漏缴或欠缴的商家将被逼缴交税务,他们无所遁形。” “我不明白为何在野党一直反对消费税的落实,他们是要包庇这些逃税丶漏缴或欠缴税务的商家吗?” 他更引述世界银行的数据,指黑市经济(Black Economy,意即无法追踪和无法征税的商业活动)规模庞大,占据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的3成之多。 阿末马斯兰或许是不了解世界银行所说的“地下经济“,或者他根本没读过该世界银行报告。 “黑市经济”是指非法生意和交易。假若阿末马斯兰所说的30%马来西亚经济是非法活动,这反映了我国司法机构已经崩坏,因为其无所作为。为何当局能对此坐视不理? 副部长先生,那是非正式经济,不是“黑市经济”! 其实,世界银行在其2009年“马来西亚经济观察”报告的真正意思是,我国有35%的家庭从事小贩、小商贩、散工等“非正式行业 ”,没有在正式行业中待业。 他们没在正式行业做,因为“工字不出头”,薪水吃不饱饿不死,更无法获得借贷资本、缺乏机会提升技术,更何况还需要跟日渐增加的成本和大资本公司周旋。 他们可能是你在路旁看到的卖椰浆饭大婶,或是一名养育4名孩子的兼职店员。 显然的,落实消费税将严重打击上述非正式行业,因为他们必须挤出原本已经很低的利润,来缴纳消费税。 我曾反复强调,我们不需要只会公关宣传的财政部,而是需要一名了解经济和能够解读各种经济报告的领袖。 阿末马斯兰必须为其指责反对消费税等同于保护黑市经济的言论道歉,这包括一直落力反对消费税人士和在野党。 刘镇东

Read More拆穿阿末马斯兰的“消费税来解决30%黑市经济?”的荒谬言论

巫罗加什橡胶厂依然飘臭 刘镇东促请苏巴马廉解释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2月16日(星期一),在巫罗加什的文告 今天,我与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副主席暨利民达区州议员陈正春和州组织秘书暨彼咯区州议员林永源到巫罗加什,向当地居民派柑贺年以及派发声援安华明信片。 在过程中,我们发现困扰巫罗加什居民已久的橡胶厂飘臭问题,没有随着卫生部长暨昔加末国会议员苏巴马廉所承诺的行动而消失。 相反的,当地居民每天必须忍受橡胶厂排放的臭味。 根据媒体报道,苏巴马廉在2014年4月10日表示,环境局已就巫罗加什区飘臭问题采取行动,开出罚单给飘臭源头的橡胶厂,并发函要厂方作出改善,无臭作业,否则就得搬迁。 他更表示将会继续跟进事件发展,以完全解决巫罗加什飘臭问题。 我在2014年4月1日国会辩论环节时提到,昔加末巫罗加什居民多次向环境局投诉当地一家橡胶厂发出臭味,但没看见当局采取行动,让人民觉得投诉无门。 我更提议,环境局应当有更多执法人员,对付环境污染课题。 一年过去了,苏巴马廉所说好的解决巫罗加什橡胶厂飘臭事件的承诺是否已经跳票?抑或是没有跟进此事,继续让当地居民健康受到威胁。 我要求苏巴马廉解释此事,而环境局也应当严格执法,要橡胶厂业主搬迁。

Read More巫罗加什橡胶厂依然飘臭 刘镇东促请苏巴马廉解释

漫漫长夜还是黎明以前?

安华被判入狱五年,到底是马来西亚政治漫漫长夜的开始,还是光明以前的最后一刻,巫统政权结束的最后一根稻草? 很多人很愤怒也很失望,觉得没有希望打倒巫统了。巫统其实也希望大家如此想。巫统内部冲突越来越大、经济的挑战包括消费税的落实势将引起更多的不满,尤其是马来中下层的怨气越来越重。 巫统的盘算很简单: 第一、把所谓的民联“共主”安华收监,民联不再有首相人选,没有首相人选就没有替代的执政领导。 第二、民联三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将会对伊斯兰法和其他政治问题争执不休,最终民联被迫拆伙。 第三、随着安华入狱,巫统希望人民公正党内乱,进一步削弱在野党的势力。 第四、巫统希望伊斯兰党的保守派可以压倒开明派,开明派倒掉等于没有人可以赢取中间选民的支持。 其实,万变不离其宗,马来西亚政治有一个不是很多人明白的硬道理:唯有在半岛赢得各族中间选民的支持、并且跨越南中国海,才有全国执政的机会。 巫统要打倒的是替代首相的安华,也要消灭在野党联盟作为替代政府的可能。 巫统的如意算盘是,民主行动党继续当只有非马来人甚至只有华裔接受的政党,而伊斯兰党则只是争取马来人穆斯林的支持。当民主行动党不能得到马来选票,伊斯兰党不能得到非马来人选票,巫统配合选区划分和沙砂两州的操作,将永远继续执政。 然而,巫统在半岛只要失去一半的马来选票,包括民主行动党的旗帜下竞选也能赢得一半的马来选票,配合已经不再支持巫统的其他族群的选票,巫统就算怎样重划选区都不能胜选。 民联在未来一年,如果可以处理好: 一、公正党内部整合。公正党在经历2014年党选和雪州大臣危机以来,内部并没有完全整合。安华入狱,可能加剧内部分裂,也可能让内部整合,并且趁安华入狱激起的愤怒而吸纳新血。 二、伊斯兰党看来很难避免一场内战。伊斯兰党日前的中委会发生摩擦,党选前的未来数个月肯定有相当大的冲突。如果伊党分裂,可能是政党结构的重组的契机。如果伊党开明派全面掌权,路线将会更为清楚。如果保守派掌权,开明派被迫出走,可能就会全面改写马来西亚政局。开明派肯定不会加入国阵,他们出走到任何一个非国阵的选择,都可以促成政党结构的重组。 三、民主行动党也有可能掌握进入布城的钥匙。巫统其实不再有任何意识形态的利器。唯一还能让一些马来选民因为恐惧而支持巫统的说辞,是民主行动党是个危险、威胁马来人的政党。民主行动党可否在最快的速度,开出一条新路,全面争取马来青年和中生代加入,并且领导民联以非种族角度重新理解全民的经济议题,为新的马来西亚建立新的思维理路,对政局肯定有重大的贡献。 安华再次入狱,让任何对现有体制还有任何幻想的人震撼。这个政权没有任何准备要公平的与在野党竞争。这个政权将不择手段继续掌权。 但是,这个政权之所以要如此残暴,也因为这个政权不相信自己可以用公平竞争的方式来赢取政权。这个政权异常害怕被取代,而现实与推倒巫统,其实只有一道很薄的墙。是的,我们仍在黑暗当中,但黎明不远矣。

Read More漫漫长夜还是黎明以前?

Keputusan Mahkamah Persekutuan terhadap kes Datuk Seri Anwar Ibrahim (DSAI)

Kenyataan Akhbar Pakatan Rakyat Johor Selasa, 11 Februari 2015 Mahkamah Persekutuan Putrajaya semalam telah mengekalkan sabitan terhadap DSAI. Hakim Mahkamah juga telah menolak rayuan sabitan bersalah DSAI seperti yang telah diputuskan oleh Mahkamah Rayuan pada tahun lepas. Satu lagi sejarah hitam negara telah berlaku, mengulangi…

Read MoreKeputusan Mahkamah Persekutuan terhadap kes Datuk Seri Anwar Ibrahim (DS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