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5

伊刑法与宗教对立的陷阱

急急忙忙在伊党有史以来最激烈的党选前推动伊刑法,伊党亲巫统派系和巫统的盘算是什么? 激化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对立,在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对立中,成立巫统-伊党联合政府,从此放弃多元社会与民主选举,是巫统与伊党亲巫统派系的长远盘算。 短期盘算则是在伊党党选前,摧毁开明派,也同时摧毁民联。 我们处在巨变的时代当中,过去旧有的理解,并不一定能够解释现状。至少有两个重点是我们必须看到的, 第一、不能把伊党看作一个整体; 第二、要看到,伊刑法的解套,不在所有的非穆斯林“团结”“对抗”所有的穆斯林,宗教对立是推动伊刑法背后黑手要看到的;任何的解套,必须把所有可以团结的穆斯林也团结起来。 何以如此着急? 大部分的穆斯林都认为伊刑法是《可兰经》的一部分,不能否定。然而,不否定伊刑法(hudud)的概念,不等于要照本宣科把伊刑法硬生生的落实。 伊斯兰法学(syariah)是个浩瀚的学问,伊刑法只是其中很小的一环,而伊斯兰的核心价值是全面体现正义,不纯粹是刑罚而已。 伊斯兰党在1980年代与巫统竞争谁比较伊斯兰的竞逐过程中,以伊刑法作为伊党与巫统的区隔,因而在1990年执政吉兰丹后通过伊刑法,然后以联邦政府反对为由束之高阁。 2014年3月的吉兰丹州议会,巫统哥拉纳斯州议员奥威(在本次议会“喜极而泣”的“演员”),追问伊党州政府何时落实伊刑法。 2014年3月27日首相署部长贾米尔在国会宣称,只要伊党提呈 伊刑法私人法案,巫统将全力支持。 经过多次的联邦与丹州“联合技术委员会”讨论后,丹政府突然在去年杪宣布在12月29日召开州议会重新通过伊刑法,后来因大水患而搁置。 这个重提的动作,甚至私人法案,其实并不需要。如果巫统要接纳推行伊刑法,应该直接由控制联邦国会的巫统部长提呈。个中的政治陷阱显而易见。 2015年3月19日丹州重新通过伊刑法,不会是事情的了结。未来三个月,伊党亲巫统派系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动作,包括党主席哈迪在国会提呈私人法案。 操作伊刑法,对两个单位特别有好处: 第一,亲巫统的伊党领袖通过伊刑法强化本身的伊斯兰形象,希望在6月的党选把党内亲民联的开明派压下去。 值得注意的是,伊党区部从3月1日起至4月24日在开会选举,并将选出出席全国大会的代表。媒体关于伊刑法的辩论,让亲巫统的伊党领袖可以告诉党员,要支持“伊斯兰”的巫统,而不是“异教徒”的民主行动党。 由于亲巫统的伊党领袖没有把握能在党选中胜选,他们希望可以在6月前摧毁民联,让亲民联的领袖失去理据。 第二,巫统将在民联的自毁中得到最大的好处。民联自毁以后,就算由多少的丑闻、多少的新税制、多么糟透的经济状况,人民没有替代选择。 只要熟悉伊党亲巫统派系的思路,就知道他们与巫统同样希望伊党-巫统结盟可以从此不必再有真正的选举。他们的想法是,这个国家是马来人/穆斯林的,民主是很麻烦也很不方便的。 全体马来西亚人要问的是,我们还把伊斯兰党当作一个整体,还是看到亲巫统派系在挑衅宗教对立。 巫统党选常受到全国上下关注,因为影响全国政经文教。伊党党选也需要受到全民关注。因为本次伊党的内部对立,将影响全国政治的重组。 伊刑法不是宗教议题,是伊党亲巫统派系与巫统的政治谋略。我们要从这里下手。

Read More伊刑法与宗教对立的陷阱

廖中莱和盟党同僚不知晓公交涨价,乃是荒唐事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3月22日发表的媒体声明 我们看着一场闹剧正在上演着,交通部长廖中莱和其副手阿都阿兹卡巴威并不晓得在首相署管制下的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调涨巴士、的士和火车的收费。 这种“政府的左手并不晓得右手在干什么”的案例,在国人眼中已经司空见惯,而且是巫统和首相纳吉政府治理下的荒唐事。 首先,马来西亚拥有最荒谬的公共交通体制管理系统,交通部长并不管公共交通。 我呼吁廖中莱,要求内阁将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置于交通部之下。 廖中莱不能让此荒唐剧本一直上演,因为这代表我国政治系统病入膏肓。 我在推特上看到一则有趣的回复,写着“当所有器官不遵从大脑指示指示,而各自为政时,这种现象就是癌症。” 第二,由于陆路公交委员会向首相署负责,纳吉不能逃避委员会决策的政治责任。 廖中莱和其国阵同僚,不应该忽略百姓们日常生活的需求。 第三,公共交通需要新的概念。如果政府有能力购买新的私人飞机, 为何不能补助公共巴士。公共交通是公共财,越多人使用公交,就越少人在公路上行驶。政府必须将开销用作在巴士营运开销上,而非一直建造马路。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交通领域,而现有制度安排是不能维持下去。 刘镇东

Read More廖中莱和盟党同僚不知晓公交涨价,乃是荒唐事

Pilihanraya kerajaan tempatan dan kuasa lebih besar untuk negeri

Lima puluh tahun lalu, pada 1 Mac 1965, kerajaan Perikatan di bawah pimpinan Tunku Abdul Rahman telah menggantung semua pilihanraya kerajaan tempatan untuk “sementara” sebagai sebahagian daripada respons terhadap Konfrontasi yang dilancarkan oleh kerajaan Indonesia di bawah Sukarno. Tunku juga telah berjanji untuk mengembalikan pilihanraya…

Read MorePilihanraya kerajaan tempatan dan kuasa lebih besar untuk nege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