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y 2015

第11大马计划欲成功 须遏制首相署收买基金

《第11大马计划》对马来西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可说是无关痛痒,因为它里头实际上并没有多少钱。不但如此,这微薄拨款的最大份额,还得进账到首相署作为该部门的政治用途。 记录显示,在《第8大马计划》(2001- 2005年)和《第9大马计划》(2006- 2010年),两者的发展拨款分别为1700亿令吉和2200亿令吉。 一直到《第10大马计划》,即从2011 至2015年期间,联邦政府在发展方面花费了2492亿令吉。 倘若把 通货膨胀率这个因素也考虑在内的话,那么《第11大马计划》的发展拨款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 发展拨款在国家年度预算案中所占的百分比,也从2011年的24%减少至2015年的18%。其中2012年是22%、2013年是19.8%以及2014年是17.6%。行政拨款已经蚕食了发展拨款的份额。   Year RM (billion) Percentage of total annual budget (%) 2011 51.2 23.9 2012 51.2 22.0 2013 49.8 19.8 2014 46.5 17.6 2015 50.5 18.4   尽管发展拨款经已如此微薄,然而首相署仍然从中分杯羹作为该部门的发展用途。在《第8大马计划》,首相署从发展拨款中进账4.3%,但在《第9大马计划》则获得13.5%。如此趋势一直发展到《第10大马计划》。 例如,2015年的发展拨款只有区区505亿令吉,首相署仍然伸手掏取130亿令吉,而这笔钱占了有关拨款的26%! 2011年,首相署的发展拨款占了总拨款拨款(512亿令吉)的21%(107亿令吉),2012年占总拨款(512亿令吉)的15%(77亿令吉);2013年占总拨款(498亿令吉)的18%(91亿令吉);2014年则占总拨款(465亿令吉)的23%(105亿令吉)。   Year PMD’s development allocation RM (billion) Total development…

Read More第11大马计划欲成功 须遏制首相署收买基金

11MP: Show us the money!

Prime Minister Datuk Seri Najib Razak announced the 11th Malaysia Plan in Parliament this morning with plenty of nice-sounding pronouncements but very little else. As far as fiscal allocation is concerned, I wish to caution the nation not to expect too much from the Plan as…

Read More11MP: Show us the money!

第11大马计划:钱在哪里?

今日上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国会所提呈《第11大马计划》,除了动听的言辞,别无可取。 尤其针对财政上的分配,我提醒国人不要对上述计划保持太高期望,因为它里头其实并没有钱。 除了政策声明之外,这份五年度的《第11大马计划》,主要是让联邦政府公开,它在接下来的五年如何运用年度发展拨款。 纳吉宣布从2016至 2020年的五年期,拨款2600亿令吉作发展用途。我认为这是严 重不足的。 回顾《第8大马计划》(2001- 2005年)和《第9大马计划》(2006- 2010年),两者的发展拨款分别为1700亿令吉和2200亿令吉。 至于《第10大马计划》,在2011 至2015年期间,发展方面花费了2492亿令吉(见下图)。   Year RM (billion) Percentage of total annual budget (%) 2011 51.2 23.9 2012 51.2 22.0 2013 49.8 19.8 2014 46.5 17.6 2015 50.5 18.4 249.2   倘若把 通货膨胀率这个因素也考虑在内的话,那么很明显《第11大马计划》的发展拨款不但没有增加,反而是在减少。 发展拨款在国家年度预算案中所占的百分比,也从2011年的24%减少至2015年的18%。 尽管发展拨款经已如此微薄,然而首相署还得从中分杯羹作为该部门的发展用途。在《第8大马计划》,首相署从发展拨款中进账4.3%,但在《第9大马计划》则获得13.5%。如此趋势一直发展到《第10大马计划》。例如,2015年的发展拨款只有区区505亿令吉,首相署仍然伸手掏了130亿令吉,而这笔钱占了有关拨款的25%!   鉴于此情,我认为《第11大马计划》没什么实质内容,除非纳吉告诉我们,到底支撑这分计划的钱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 2015年5月21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第11大马计划:钱在哪里?

消费税消灭黑市经济与“公平征税”的谬误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 员刘镇东,于2015年5月4日发表文告: 马华公会居銮区会主席颜炳寿日前指出,消费税可以消灭三成的黑市经济,造成国家收入严重流失。他也说,“消费税在全球80%的国家实行,是 一项全民还税的公平税务制度,该还的要还, 不应以种族区分。” 我奉劝颜炳寿最好多读书,也多会见小市民、小商人了解消费税带来的问题。 所谓消费税可以消灭三成的黑市经济的说法,是 巫统宣传机器故意误读世界银行报告而来,最后变成人云亦云的说法。 世界银行报告曾指出,马来西亚三成的家庭主要 收入者(household head),在非正式经济部门(informal sector)。所谓非正式经济部门的意思是,从小贩、小商的合法但不容易追查税收 的行业,到不合法也无法追踪税务的事业,都可以统称非正式经济部门。 很多小贩、小商只所以当小贩、小商,因为很难 在正式的就业部门得到合理的薪资和报酬。 直接把世界银行报告所谓的“非正式经济部门”等同于黑市经济,然后说3成的税收因此流失,是误读,对我们探讨经济状况没有任何的帮助。 如果真的有三成的税收因为黑市经济流失,现有 负责监管经济犯罪的官员和警员都得被调查,而 非通过消费税来解决犯罪问题。 颜炳寿所谓的消费税是公平的税制,基本上和王赛芝指马来人将在消费税新制下缴付更多的税 收,因此华人“收入高、孩子少”应该乐于缴交消费 税的族群经济言论同出一辙。 以种族看待消费税,认为消费税迫使马来人缴 税,是个无聊的种族主义论述。马来西亚实行消 费税,向过去一直不符合被征所得税的群体征 税,简单来说,就是向穷人征税。一方面政府 向6成以上的国人发出一马援助金,承认6成的人 口收入不足以应付开支,另一方面却实行消费 税,向穷人征税。 当政府向穷人征税,最危险的局面是,所有人都觉得不花钱、不消费,最终导致经济萧条。 因此,我呼吁颜炳寿在维护消费税时,要多读书,也要多聆听小市民的心声。 刘镇东

Read More消费税消灭黑市经济与“公平征税”的谬误

阿末马斯兰一系列消费税的笑话,让政府难堪,更应当调职到其他部门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4月16日,所发表的文告 落实消费税的风险不但只限于百物腾涨而已,同时也造成全国经济萧条。 但身为副财政部长的阿末玛斯兰,似乎尚不解消费税和其造成的影响,一直祸从口出。 因此,他应该立即被调到其他部门去,至少联邦政府不会视消费税为儿戏的廉价宣传,而是一项十分严肃的课题。 根据媒体报道,消费税才落实2个星期,购物广场就开始人潮稀少,商家大叹没生意。 而阿末马斯兰今天也 “感叹”,他因为宣传消费税而会遭到责怪6个月,甚至在商家不降价时质问“在大马经商的是什么人居多?(Siapa ramai yang peniaga di Malaysia?)他们支持谁?(Mereka ini sokong siapa?)这我不想说了,我只是在提问问题。” 在把矛头指向商家而非消费税之际,他再度以种族语言,来包装消费税。 之前,阿末玛斯兰提供一个非常“明智”的意见,告诉玛拉工艺大学的学生,如果外吃价格太高,可以亲自下厨节省开支! 这让学生们感到生气,因为玛拉工艺大学宿舍是禁止煮食,阿末玛斯兰的一席话是侮辱学生的智慧。尽管事后阿末马斯兰是泛指住在校外学生,但难道校内学生不会受到消费税影响吗? 但更重要的是,阿末玛斯兰和财政部都不了解宏观经济。在国内消费是经济成长主要引擎之际,向相对贫穷的人民征收消费税,马来西亚肯定走向经济萧条之路。 征收消费税是变相的“杀鸡取卵”,因为马来西经济亚自2009年开始,高度依赖国内消费推动。国内需求降低之际,但外贸并没有起色,除了美国出口市场尚算不错,其他出口主要市场中国、日本和欧洲经济却停滞不前。 一来一往,马来西亚经济可能陷入停滞性通胀,即经济成长停滞,但价格却暴涨,最终面临的是经济萧条。 财政部应当看到此宏观经济现象,因此我们需要有经济敏锐嗅觉的正副财政部长引领经济,而非诸如阿末马斯兰般糟糕的巫统宣传主任来领导我国经济,走向萧条的深渊。 阿末马斯兰必须立即被调职,而我希望他在新职位能胜任愉快,不再为政府带来羞辱了。 刘镇东

Read More阿末马斯兰一系列消费税的笑话,让政府难堪,更应当调职到其他部门

国阵13成员党反伊刑法:星洲建议刘镇东和邹宇晖上新闻课

民主行动党18名国州议员与社青团中委于2015年3月23日发表的联署声明: 《星洲日报》今天回应刘镇东和邹宇晖的声明时,指《星洲日报》在3月21日的封面报导“国阵13成员党反对伊刑法”是独家报导,还建议刘镇东与邹宇晖,“如果不知什么是独家新闻,以及保护新闻来源的责任,建议去上一堂新闻课”。我们对《星洲日报》的回应感到震惊及遗憾,并且提出以下几点疑问: 1. 根据《星洲日报》3月21日的新闻内容的第一段指:“国阵主席纳吉发出由13个国阵成员党主席所签署的联合声明,坚决反对在国内落实伊刑法”。这段新闻表达是以肯定句阐述的,证明《星洲日报》已经获得有关联署声明,既然肯定,且该声明又是“官方声明”,想必会公布天下,那为何《星洲日报》还要保护所谓的新闻来源呢? 2. 3月21日《星洲日报》所谓独家报导完全没有使用“根据消息来源指出、本报获悉、根据可靠消息指出、一位要求匿名的国阵领袖指出”等这类引述的方式来报导,而是非常确定地写“国阵主席纳吉发出由13个国阵成员党主席所签署的联合声明”,这将让读者误以为这个声明的确已经由官方正式发出,接收到错误的讯息,因此有误导读者之嫌。 3. “独家新闻”不代表读者和公众不能质疑其真实性和可靠性,《星洲日报》必须面对读者和公众的疑问,即为何只有《星洲日报》能获得这份由政府首长发出的联合声明? 根据《星洲日报》在3月22日的报导,前副首相慕沙促请巫统针对伊刑法表态、廖中莱重申纳吉近期会发表声明; 3月23日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也表明,国阵最迟在隔天表态是否支持伊刑法。这足以证明国阵在3月23日前,根本还没有任何正式的立场。 试问《星洲日报》又如何在3月21日的独家取得“国阵13成员党的联署声明”呢? 4。基于新闻需向读者负责的原则,我们再次促请《星洲日报》向广大的读者清楚的交待,到底3月21日纳吉有没有发出该联合声明? 如果证实纳吉和国阵并没有发出此联合声明,我们衷心促请星洲日报做出澄清及向读者道歉。 联署人: 刘镇东 (居銮区国会议员) 张健仁(古晋区国会议员) 张念群(古来区国会议员) 张聒翔 (亚沙区国会议员) 黄伟益 (丹绒区国会议员) 沈志强(大山脚区国会议员) 陈泓宾 (柔佛州明吉摩区州议员) 黄俊历 (柔佛州东甲区州议员) 廖彩彤(柔佛州柔佛再也区州议员) 邹宇晖(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 李政贤(彭亨州吉打里区州议员) 张开笔 (吉打州哥打达鲁阿曼区州议员) 黄渼沄 (霹雳州班台区州议员) 黄书琪(柔佛州士乃区州议员) 梁耀雯(彭亨州直凉区州议员) 陈泓谦(沙巴州斯里丹绒区州议员) 王鸿俊(沙巴州里卡斯区州议员) 吴金财(森美兰州沉香区州议员) 社青团中委: 杨胜利(马六甲州社青团团长) 蔡耀宗(雪州社青团团长) 梁爱仪(社青团总财政) 吴乃鸿(社青团中委) 沙基尔(社青团中委)…

Read More国阵13成员党反伊刑法:星洲建议刘镇东和邹宇晖上新闻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