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政治领导真空

如果纳吉和哈迪分别继续担任巫统和伊斯兰党的主席,马来政治将继续面对缺乏可以获得广泛支持的领袖,形成某种领导真空。这样的真空,意味着将有新冒起的势力和人物填补这个真空,为马来西亚政治掀起新页。

当然,我们不能低估巫统延续政治生命的能力。如果巫统与哈迪和保守派主导的伊斯兰党联合,掌握超过三分之二席次,修改宪法重新划分有利巫统的选区结构,巫统可能变得更难对付。我们也不能忽视执政党利用原任者的优势和政府机关作为竞选机关的能耐。

然而,要在马来西亚政治中大胜,胜利的一方必须跨越族群赢得各族的广泛支持、跨越南中国海赢得沙巴、砂拉越的支持,还必须赢得相当多的中立马来选民的支持,特别是青年选民。

2013年大选,纳吉把所有的资源、机关、明的暗的手段和能耐,都投入进去选举,结果赢得47%的选票和133席次的国会议席。副首相慕尤丁就曾指出,如果有2%的选民转向,巫统政权就结束了。

因此,纳吉是个瑕疵品牌。瑕疵品牌不是完全无可药救。1990年大选马哈迪损失惨重,却在1995年大选时赢得历史上最多的选票(65%)。不过纳吉自2013年大选以来的两年,不曾尝试做出任何重大的改变来赢取新的支持。

我们可以相当确定,纳吉这个品牌只有每况愈下,再加上马哈迪连环追击,早已病入膏肓。

除了纳吉领导巫统胜选的可能,来届大选有三个不同的可能:

第一,纳吉继续担任首相,继续否认各项缠绕着他本人的丑闻,但巫统-国阵政府继续没有方向停留原地,也许巫统会面对像印度的前执政党国大党在2014年大选的下场。国大党百年老店,从2004年至2014年执政,但在大选中只赢得下议院543席的44席,不只失去政权也完全输掉政治合法性,几乎不再有回锅的可能。巫统会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如果纳吉还是首相、罗斯玛还是纳吉夫人,不是不可能!

第二,假设巫统发生政变,慕尤丁控制巫统,他本来就有保守派的支持,可能更有余裕大步跨越赢取青年选票和非马来人,包括华人在内的支持。慕尤丁像是美国第36任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 的处境,约翰逊担任参议员时,都以保守派自居,但在肯尼迪总统被暗杀后继承大位,在最短的时间内推出美国史上其中一些最进步的政治、经济和法律改革。

可是,如果慕尤丁与纳吉一样毫无作为,并且让极端右翼继续挟持,则巫统还是会寿终正寝。

第三,斯里兰卡的大选相当值得参考。选前执政党内一名部长突然脱党与在野党结盟,决定参选抗衡原任强人总统,形成强大的替代选择。在野党赢得一半的多数族群僧伽罗人的支持、大部分的淡米尔裔和穆斯林选民的支持;(若套入马来西亚情景,就是野党赢得一半马来人的支持,大部分非马来人的支持),结果在野党获胜,强人倒台。

巫统还会分裂吗?巫统有人会脱党参选吗?安华坐牢、哈迪走偏锋,可是马来选民对巫统的民怨越来越高又是事实,出现的这个真空,将召唤新的领袖。

如果前伊斯兰党主席法兹诺还在世,以他相对中庸的政策方向,安华入狱后,在野党以他作为替代首相人选并非不可能。哈迪现在不但没有当共主的威望,他现在的打法,纯粹为了当伊党派系领袖。伊党本来就面对说服中间选民其执政中央的能耐,如果哈迪继续领导伊党,伊党将进一步萎缩。

就因为如此,我敢说,如果纳吉和哈迪继续分别担任他们政党的主席,新的马来政治领袖将跨越现有的马来政党结构,寻求新的突破点。

这些新的领袖可能来自哪里? 我最粗略和最不科学的说法,第一组可以暂时称为”孟沙”(Bangsar)的建制人士如G25的前官员、英语精英;第二组可以暂时称为”万宜”(Bangi) 的伊斯兰运动参与者。

第三组比较难定义,就统称马来青年。他们不怕输,也敢尝试。

当然现在谈来届大选还早得很。但马来西亚政治的真空,尤其马来政治的领导匮乏,却是事实。

(2015年4月8日在澳洲国立大学发表的演讲)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