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大马计划:钱在哪里?

今日上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国会所提呈《第11大马计划》,除了动听的言辞,别无可取。
尤其针对财政上的分配,我提醒国人不要对上述计划保持太高期望,因为它里头其实并没有钱。

除了政策声明之外,这份五年度的《第11大马计划》,主要是让联邦政府公开,它在接下来的五年如何运用年度发展拨款。

纳吉宣布从2016至 2020年的五年期,拨款2600亿令吉作发展用途。我认为这是严 重不足的。

回顾《第8大马计划》(2001- 2005年)和《第9大马计划》(2006- 2010年),两者的发展拨款分别为1700亿令吉和2200亿令吉。

至于《第10大马计划》,在2011 至2015年期间,发展方面花费了2492亿令吉(见下图)。

 

YearRM (billion)Percentage of total annual budget (%)
201151.223.9
201251.222.0
201349.819.8
201446.517.6
201550.518.4
249.2

 

倘若把 通货膨胀率这个因素也考虑在内的话,那么很明显《第11大马计划》的发展拨款不但没有增加,反而是在减少。

发展拨款在国家年度预算案中所占的百分比,也从2011年的24%减少至2015年的18%。

尽管发展拨款经已如此微薄,然而首相署还得从中分杯羹作为该部门的发展用途。在《第8大马计划》,首相署从发展拨款中进账4.3%,但在《第9大马计划》则获得13.5%。如此趋势一直发展到《第10大马计划》。例如,2015年的发展拨款只有区区505亿令吉,首相署仍然伸手掏了130亿令吉,而这笔钱占了有关拨款的25%!

 

鉴于此情,我认为《第11大马计划》没什么实质内容,除非纳吉告诉我们,到底支撑这分计划的钱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 2015521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表的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