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15

呼吁政府对GST第一季度进行坦诚检讨

自2015年4月1日开始实行的消费税(GST),第一季度即将结束。 我呼吁政府针对消费税第一季度,展开一项由整个政府各部门全面参与的检讨,并以坦诚和真诚的态度,来处理当中所发生的各种困难和问题。 由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所领导的“克服人民生活成本内阁特別委员会”讲要展开各种审查,而国家银行亦提到要进行一项研究。 不过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消费税的实行或检讨,都没有涉及整个政府各部门的全面参与,尤其眼下马币币值狂跌至9年来最低点,我们更应把广泛的经济状况纳入考量。 由此,我呼吁首相暨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挑起重任,从而在凌乱消费税制度和马币币值急挫的双重打击造成经济颓势之前,针对消费税的第一季度展开一项由整个政府各部门全面参与的检讨。 以下是一些值得参考的建议: 首先,政府必须坦诚面对消费税对国内消费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尤其是消费税实行之后,马来西亚人人民比先前缴付更多税金。 6月15日,当第二财长拿督斯里胡斯尼在国会针对《第11大马计划》作答时,我就曾指出,政府有必要顾虑到我国身处全球经济逆风的应对,至少对消费税的实行予以调整。 由于中国、欧洲和日​​本经济增长放缓,加上美国经济复原并不如期望中强,因此我国的出口量并无增长。至于马币币值下挫,也没能为国家出口带来多少帮助。 在这样的情况下,马来西亚的经济只能倚重内销,然而消费税的出现却大大打消了购兴。 我那时就劝告胡斯尼,政府应考虑暂时搁置消费税或降低税率。 另一个要关注的是世界银行在今年6月16日所发布的《马来西亚经济监测报告》。 该报告注意到消费税复杂的豁税清单和过低的门槛(50万令吉的年营业额),导致我国中小型企业必须应付极高的税务执行费用。 我也在6月11日的国会会议中,要求国内贸易和消费者事务部,暂缓行使“2014年价格控制和反暴利(确定不合理的高利润[净利率]条规)法令”所赋予的权力,虽然已经在2014年12月26日公布于联邦政府宪报。 政府正试图控制单一品项的价格,要产品的盈利不得超越2015年1月2日。这是极为荒谬的,因为绝大部分商家是按商品类别来管理库存量。此外,利润率是按百分比来计算而非纯粹数据。 由此可见,这样的规定只会增加商家的合规成本,最终扼杀死整个零售行业。 由此,我呼吁政府慎重考虑在国家经济被消费税和马币币值急挫击沉之前,针对消费税第一季度展开一项由整个政府各部门全面参与的检讨。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呼吁政府对GST第一季度进行坦诚检讨

民联不复存在,政治重组从柔佛开始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会会议议决如下: 第一、柔佛州委员会认同并一致接纳中央委员会6月15日的立场和看法,即民联乃由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三党联合成立,既然伊斯兰党大会议决与民主行动党断交,意即民联已不复存在。 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于6月17日所发表的文告,也指出该党的政治局采取相同立场,即民联已经不存在。 第二,柔佛州州委会将与所有反对巫统、认同共同纲领的进步改革力量合作,包括伊斯兰党开明派的领袖。 民主行动党清楚了解到,若要击败1955年以来执政60年的巫统霸权,行动党无法单打独斗,而必须与所有立志终结巫统的力量结盟,惟结盟必须以共同理念为基础。 第三,民联不复存在,并非政治改革的结束,而是成立更有共识的联盟的契机,也是政治重组的开始。 柔佛州从原本的巫统堡垒,如今已成了兵家必争之地。它既是伊党开明派的根据地,也是巫统异议派系副首相慕尤丁的大本营,当中还有其他的政治势力的参与。 民主行动党承诺在马来西亚政治重组的变局中绝不缺席,柔佛州委会也将积极推动柔佛政治突破。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6月20日(星期六),在居銮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民联不复存在,政治重组从柔佛开始

外包电脑班进入华小 教育部批准添正课?

最近华小电脑班征收消费税投诉一事热闹得沸沸扬扬,财政部副部长蔡智勇认为“一切实属沟通上的误会”,还宣称“学校家教协会只是替已经注册消费税的承包商代收电脑课的消费税。” 不知蔡智勇是转移目标还是不在状态,根本问题不是华小电脑班征收消费税的问题,而是怎么会有电脑班进入校园?这是否得到教育部允许? 根据我国教育法令,所有正课课程是免费的,而且课程网要和师资都要来自教育部。此外,教育部也规定,我国小学(不管是那一种源流)每星期上课的节数。比方说,低年级的学生为1380分钟,也就是49节。因此,凡是超过这个规定所多出来的“正课”都是有问题的正课,也就是校长特别安排给校外电脑承包商的时间。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些学校的处理手法是每星期其中两天延迟放学时间,每一天加一节课,就是上校外承包商所谓的“电脑课”。 另一种是照足教育部规定的上课节数,课表上找不到“电脑课”的字眼,但却出现“华文一”、“华文二“,或是“英文一”、“英文二”等等名堂,其实他上的就是校外承包商的“电脑课”,因为校方都知道电脑课是不能列为正课,只好用心良苦的化身为其他名目。 因此,老师成了收银机,绕过学校,以家协的名誉替外包电脑承包商向家长收费,而家长每学期成了提款机。如此形成校园贪污的大门,财团的手伸进家长的口袋。如果一间学校有2千学生,一名学生一年收费是1百,全国华小有65万名学生,外加课本费用,家长一年就上缴1亿,每名孩子都念6年小学,6亿是多庞大商机,这还不包括消费税。 我提醒蔡智勇看清问题的根源:问题在于家协可不可以代收消费税,老师能不能当收银机;而是校外承包商的电脑课本来就不应该发生在校园,那是违法的事,更别说还有各种名目的收费,比如保安费、水电费、兴趣班费等等正在华小发生,而且为什么那么刚好就只是发生在华小校园呢?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6月1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Read More外包电脑班进入华小 教育部批准添正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