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ly 2015

亮剑事件十年,巫统右转祸国

2005年7月20日,时任巫统青年团团长希山慕丁在该团大会上高举并挥动马来短剑“克里斯”。这起发生在10年前的“亮剑事件”,象征着巫统自此转向右翼政治,直到10年后的今天。 与此同时, “亮剑事件”除了是马来西亚政治的分水岭,也是巫统政治右转最终导致该党急剧衰退的象征。 有关事件是巫统某些人要藉由2005年巫统大会这个平台,推动该党转向右翼政治的部分动作,包括大会的议决案也引介了“马来人议程”及重提上世纪90年代被搁置的“新经济政策”。 然而,巫统的亮剑动作和政治右转并未替该党增添马来人的支持。这是因为,中间或中庸的马来选民,一般对巫统苛刻和极端的行径不存好感。 在过去10年,巫统的所谓的“马来人议程”不仅没有为普通马来百姓的生活带来提升,反而假借“促进土著经济利益”之名,导致挥霍、丑闻和贪腐变本加厉。最近爆发的1MDB丑闻,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巫统政治右转致使马来西亚族群关系在过去10年急剧恶化。最近引起轰动的刘蝶广场事件,可说是巫统10年前右转的播种结果。 不过,2008年和2013年大选的成绩,皆说明了巫统诉诸苛刻种族路线是弄巧反拙之举,对该党毫无帮助。 事实上,自巫统于10年前在公共政策方面采取极端立场之后,意味着该党已摒弃了华裔和印裔选民。与此同时,此举也使到巫统告别了砂拉越的达雅族群和沙巴州的卡达山同胞,失去他们的支持。 换句话说,随着巫统在10年前亮剑及向右转之后,国阵本质上已属死亡。 我实在搞不明白,到底国阵的战略家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国阵政府在1991年2月宣布了“2020宏愿”,从此至2005年7月(亮剑事件之前)的总共14年里头,马来西亚的政治是相对“非种族性”的;而巫统领袖至少展现出包容的形象。 当时,国阵的“开明”形象讨得中间选民的欢心。 因此,自2005年7月巫统右转迄今,马来西亚这10年可说白费了。现在,让我们从中间做起,重建新的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7月20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亮剑事件十年,巫统右转祸国

巫统半岛边缘议席的骨牌效应

马来西亚在政治重组当中冀盼新政治可能之际,让我们认清一个事实,即:选举的输赢往往取决于边缘席位(marginal seats);而新的在野党联盟若要在未来组建一个稳定及更具合法性的新政府的话,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先在马来半岛击败巫统。 至于要如何使巫统像骨牌一样兵败如山倒,我想,与其在其强区跟它硬碰,倒不如专攻它软肋,即从“边缘议席”下手。 目前,巫统在全国总共有88个国会议席,其中14席来自沙巴和1席来自纳闽,其余73席皆分布在马来半岛。 巫统在半岛的这73个国会议席当中,至​​少有30个乡村议席,是为巫统“量身订造”的票仓,除了内置FELDA垦殖民选票,还出动政府机器来为巫统助选。我认为可以暂时搁置这些选区。 然而,剩下的大部分是多元族群选区。巫统声望已大不如前,自2008年大选以来,非马来选民表达了对巫统的厌恶,加上巫统政府治国不济造成经济困境,深受其害马来人的愤怒也引发了马来海啸。 国阵的39个多数票低于10%的边缘议席,当中32个是巫统的议席。这才是我们决战来届大选的真正战场! 因此,我们当乘借马来海啸之势,透过领导能力、清晰的政策以及团结各族的信息,聚焦于这些国阵最不稳的选区。 6%的界线 上届大选,国阵的胜利榜上有38个乃是多数票少于10%的险胜议席。此外,国阵在2014年一场补选,以0.6%多数票险胜重夺安顺国会议席,一共39个边缘选区。 只要有6%选票一致转向在野党,国阵就会失去27个边缘议席,让它彻彻底底当一回在野党。 国阵这39个边缘议席之中,有10个议席多数票低于2%,即:P76安顺(0.6%)、P89文冬(0.7%)、P96瓜拉雪兰莪(0.8%)、P159巴西古当(1.1%)、 P93大港(1.1%)、P142 拉美士(1.1%)、P29马樟(1.6%)、P26 格底里(1.8%),P12 日莱(1.9%)和P119蒂蒂旺沙(1.9%)。 另有11个国会议席的多数票仅介于2%至4%,即:P78金马仑(2.1%)、P158 地不佬(2.3%)、P58峇眼色海(2.5%)、P118 斯迪亚旺沙(2.7%)、P140昔加末(3.1%)、P144礼让(3.3%)、P53浮罗山背(3.6%)、P18居林万达峇鲁(3.6%)、P3 亚娄(3.6%)、P161埔来(3.8%)和P67瓜拉江沙(3.9%)。 此外,还有6个多数票介于4%至6%的国会议席,即:P146麻坡(4.1%)、P11 本同(4.3%)、P94乌鲁雪兰莪(4.6%)、P90百乐(5.1%)、P92沙白安南(5.3 %)和P14马莫(5.7%)。 也就是说,这6%的界线是举足轻重的。2015年5月,巫统虽在云冰国会议席补选中成功捍卫原区,但是其多数票却从上届大选的67%下跌至61%,其中降幅为6%。 如果云冰补选结果是全国马来选民转向在野党的风向标的话,那么国阵必将失去27个边缘议席。 国阵另有12个国会议席,多数票介于6%至10%,这些议席分别是:P16华玲(6.3%)、P42 打昔汝莪(6.4%)、P75峇眼拿督(6.5%)、P13锡(6.8%)、P5 尤崙( 7.3%)、P141 士基央(8.2%)、P77 丹戎马林(8.3%)、P27丹那美拉(8.6%)、P41甲抛峇底(9.1%)、P81而连突(9.3%)、P61硝山(9.4%)和P2加央(9.5%)。 混合选区之战 国阵的39个多数票低于10%的边缘议席当中,有5席的马来选民超过90%;6席的马来选民介于80%至90%;5席的马来选民介于 70%至80%。 另外8个国席,马来选民介于60%至70%;7个国席的马来选民介于50%至60%;另有8个国席,马来西选民低于50%。 换言之,这39个国席按选民结构区分的话,马来选民超过70%的有16席,而其余22席均为混合选区,马来选民低于70%。 半岛西海岸主战场 现在,让我们再看看这些边缘席位的州属。除了吉兰丹州3个公正党的国席(有指遭当地伊斯兰党支部暗中破坏而丢失给公正党)以及7个来自吉打州的国席之外,其他的边缘议席大体上是位于半岛西海岸、半城乡及多元族群的选区,这些大部分选区在选民结构方面,马来选民占较小的百分比。 •      玻璃市州 2席:P2加央(伊党)和 P3亚娄(伊党); •      吉打州 7席:…

Read More巫统半岛边缘议席的骨牌效应

How to pay Zahra better?

By Liew Chin Tong The #sayaZahra video campaign by Majlis Tindakan Ekonomi Melayu resonates with so many Malaysians. The six-minute video is very powerful. It is an indictment of the failure of public policies, leaving a generation who have graduated with paper certificate but living…

Read MoreHow to pay Zahra better?

The Peninsula dominoes

by Liew Chin Tong Let’s be clear, elections are won or lost in marginal seats. For the new Opposition coalition to form the next government which is stable and with a strong legitimacy, defeating UMNO in the Peninsula has to be the priority. But to…

Read MoreThe Peninsula dominoes

Domino Semenanjung

Biar jelas, kemenangan atau kekalahan dalam pilihan raya ditentukan kerusi marginal. Untuk gandingan pembangkang baru membentuk sebuah kerajaan yang stabil dengan keabsahan (legitimasi) yang kukuh, menumpaskan UMNO di Semenanjung Malaysia harus menjadi keutamaan. Namun untuk UMNO tumpas bagai domino, kita tidak seharusnya tumpu di kubu…

Read MoreDomino Semenanjung

东姑安南和卡立诺丁,立即向林吉祥道歉!

昨日,柔佛州行动党所主办的“咖啡店论坛”活动,遭巫统巴西古当青年团团长阿兹曼惹化率领一群流氓所暴力破坏。为此,我促请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和柔佛州务大臣兼巫统巴西古当区会主席拿督斯里卡立诺丁,立即向林吉祥道歉。 然而,东姑安南对此惊人事件的幼稚回应,只有让自己出丑。他不但没有为此暴力事件负责,反而还给予愚蠢的借口,来合理化这宗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所发生的暴力事件。 媒体报道,有关活动开始不久就前来闹场,并向林吉祥丢掷玻璃杯、塑胶碗,甚至扫帚。然而,东姑安南则对媒体说,有关暴力事件可能是由林吉祥所引发。 他还说:“所以,不要挑衅…我听说林吉祥在其他地方说了些什么话,当你招惹他们,他们就会作出反应。” 东姑安南这番言论乃是废话!在事发现场,林吉祥尚未开口讲过一句话,即面对这群滋事分子的叫嚣,不但粗暴地叫他“滚回槟城”,还辱骂他为“猪”、“共产党”甚至“去死”等。 事实上,柔佛州行动党主办“咖啡店论坛”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自2014年2月以来,我们总共主办了50几场“咖啡店论坛”。我们透过到咖啡店和麻麻档交流的形式,直接跟民众接触。这一直来相安无事,直到昨天受到暴力捣乱。 原定2015年7月5日的“咖啡店论坛”,是安排了砂拉越行动党领袖前来柔州,会见那些在巴西古当工业区工作的沙巴与砂拉越原住民。 在当天上午,柔佛州行动党收到以下WhatsApp信息,大意是呼吁人们以勿让林吉祥出席有关活动,我们已把此信息转交警方作进一步行动: “Assalamualaikum WBT Panggilan Jihad mempertahankan Islam dan kedudukan org Melayu. Spt mna yg kita maklum komunis LKS dari DAP akan dtg ke kawasan kita. Maka diminta semua utk berkumpul bagi menghalangnya dari masuk ke kawasan kita bagi…

Read More东姑安南和卡立诺丁,立即向林吉祥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