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半岛边缘议席的骨牌效应

马来西亚在政治重组当中冀盼新政治可能之际,让我们认清一个事实,即:选举的输赢往往取决于边缘席位(marginal seats);而新的在野党联盟若要在未来组建一个稳定及更具合法性的新政府的话,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先在马来半岛击败巫统。

至于要如何使巫统像骨牌一样兵败如山倒,我想,与其在其强区跟它硬碰,倒不如专攻它软肋,即从“边缘议席”下手。

目前,巫统在全国总共有88个国会议席,其中14席来自沙巴和1席来自纳闽,其余73席皆分布在马来半岛。

巫统在半岛的这73个国会议席当中,至​​少有30个乡村议席,是为巫统“量身订造”的票仓,除了内置FELDA垦殖民选票,还出动政府机器来为巫统助选。我认为可以暂时搁置这些选区。

然而,剩下的大部分是多元族群选区。巫统声望已大不如前,自2008年大选以来,非马来选民表达了对巫统的厌恶,加上巫统政府治国不济造成经济困境,深受其害马来人的愤怒也引发了马来海啸。

国阵的39个多数票低于10%的边缘议席,当中32个是巫统的议席。这才是我们决战来届大选的真正战场!

因此,我们当乘借马来海啸之势,透过领导能力、清晰的政策以及团结各族的信息,聚焦于这些国阵最不稳的选区。

6%的界线

上届大选,国阵的胜利榜上有38个乃是多数票少于10%的险胜议席。此外,国阵在2014年一场补选,以0.6%多数票险胜重夺安顺国会议席,一共39个边缘选区。

只要有6%选票一致转向在野党,国阵就会失去27个边缘议席,让它彻彻底底当一回在野党。

国阵这39个边缘议席之中,有10个议席多数票低于2%,即:P76安顺(0.6%)、P89文冬(0.7%)、P96瓜拉雪兰莪(0.8%)、P159巴西古当(1.1%)、 P93大港(1.1%)、P142 拉美士(1.1%)、P29马樟(1.6%)、P26 格底里(1.8%),P12 日莱(1.9%)和P119蒂蒂旺沙(1.9%)。

另有11个国会议席的多数票仅介于2%至4%,即:P78金马仑(2.1%)、P158 地不佬(2.3%)、P58峇眼色海(2.5%)、P118 斯迪亚旺沙(2.7%)、P140昔加末(3.1%)、P144礼让(3.3%)、P53浮罗山背(3.6%)、P18居林万达峇鲁(3.6%)、P3 亚娄(3.6%)、P161埔来(3.8%)和P67瓜拉江沙(3.9%)。

此外,还有6个多数票介于4%至6%的国会议席,即:P146麻坡(4.1%)、P11 本同(4.3%)、P94乌鲁雪兰莪(4.6%)、P90百乐(5.1%)、P92沙白安南(5.3 %)和P14马莫(5.7%)。

也就是说,这6%的界线是举足轻重的。2015年5月,巫统虽在云冰国会议席补选中成功捍卫原区,但是其多数票却从上届大选的67%下跌至61%,其中降幅为6%。

如果云冰补选结果是全国马来选民转向在野党的风向标的话,那么国阵必将失去27个边缘议席。

国阵另有12个国会议席,多数票介于6%至10%,这些议席分别是:P16华玲(6.3%)、P42 打昔汝莪(6.4%)、P75峇眼拿督(6.5%)、P13锡(6.8%)、P5 尤崙( 7.3%)、P141 士基央(8.2%)、P77 丹戎马林(8.3%)、P27丹那美拉(8.6%)、P41甲抛峇底(9.1%)、P81而连突(9.3%)、P61硝山(9.4%)和P2加央(9.5%)。

混合选区之战

国阵的39个多数票低于10%的边缘议席当中,有5席的马来选民超过90%;6席的马来选民介于80%至90%;5席的马来选民介于 70%至80%。

另外8个国席,马来选民介于60%至70%;7个国席的马来选民介于50%至60%;另有8个国席,马来西选民低于50%。

换言之,这39个国席按选民结构区分的话,马来选民超过70%的有16席,而其余22席均为混合选区,马来选民低于70%。

半岛西海岸主战场

现在,让我们再看看这些边缘席位的州属。除了吉兰丹州3个公正党的国席(有指遭当地伊斯兰党支部暗中破坏而丢失给公正党)以及7个来自吉打州的国席之外,其他的边缘议席大体上是位于半岛西海岸、半城乡及多元族群的选区,这些大部分选区在选民结构方面,马来选民占较小的百分比。

•      玻璃市州 2席:P2加央(伊党)和 P3亚娄(伊党);

•      吉打州 7席: P5尤崙(伊党)、 P11 本同(伊党)、P12 日莱(伊党)、 P13 锡(伊党)、P14马莫(公正党)、P16华玲(伊党)、P18居林万达峇鲁(公正党)。

•      吉兰丹州3席: P26 格底里(公正党)、P27丹那美拉(公正党)和P29马樟(公正党);

•      槟城州3席:P41甲抛峇底(伊党)、P42打昔汝莪(伊党)和P53浮罗山背(公政党);

•      霹雳州 6席:P58峇眼色海(公正党)、P61硝山(公正党)、P67瓜拉江沙(伊党)、P75峇眼拿督(公正党)、P76安顺(行动党)和P77丹绒马林(公正党);

•      彭亨州4席:P78金马仑(行动党)、P81而连突(伊党)、P89文冬(行动党)和P90百乐(公正党);

•      雪兰莪州4席:P92沙白安南(公正党)、P93大港(伊党)、P94乌鲁雪兰莪(公正党)和P96瓜拉雪兰莪(伊党);

•      吉隆坡直辖区2席:P118 斯迪亚旺沙(公正党)和P119蒂蒂旺沙(伊党);

•      柔佛州8席:P140昔加末(公正党)、P141士基央(公正党)、P142拉美士(行动党)、P144礼让(公正党)、P146麻坡(公正党)、P158地不佬(公正党)、P159巴西古当(公正党)和P161埔来(伊党)。

当然,我们有必要对重夺吉打拟定个别的相应策略。2008年大选,在野党联盟拿下了吉打州,后来却因阿兹占州政府引起不满,遂于2013年大选败给国阵。

其他多数边缘议席的特点相对一致:混合选区、大多是半城乡以及位于半岛西海岸。

总之,对在野党而言,半岛之战是赢得来届大选组成新政府及治国正当性的关键所在;而要赢得半岛,首先就必须认清那30个替巫统“量身订造”的小型乡村选区,但把重点放在39个主宰变天的边缘议席。

只待马来经济海啸到来,这些半城乡混合选区,必将成为巫统的政治葬身地。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