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5

大马百分之一的人口到过BERSIH 4

BERSIH 4大集会期间,我随着林吉祥进场三次(29日下午、29日晚上和30日晚上);为了看到集会全貌,我也从独立广场沿着敦霹雳路走到谐街(Jalan Tun HS Lee)路口,往返三次。我的判断,第一天20万人出席肯定有,第二天晚上也有20万人,至少共30万无重复人次(unique visitor)到过现场。 在这个3千万人口的国度,有 30万人冒着面对镇压、暴力等风险来到现场,意思说,这个国家至少百分之一的人口都豁出去了。 我曾主持2007年BERSIH 的秘书处,我们的算法是,每一个出席的人,背后至少有十个很想来,但最后都因为各种因素而无法出席。他们在精神上都成了参与者,只是没有到场。例如,好几位出家人告诉我,他们很想出席,但是没有心理准备当新闻焦点,最后在幕后祝福。也有很多要讨生活工作,手停口停的朋友,尤其从外地来的朋友,一趟的行程数百令吉是肯定要耗去了。 过去的BERSIH,2012年的428集会至少也有15万人,但是,总人数肯定没有这次来得多。 这么多到场的人,当中当然有从1998年烈火莫熄或2007年BERSIH起就参与的“kaki demo”,但是,肯定也有很多很多从来没有关心政治,从来没有参与过示威游行的参与者。 就算对于“老鸟”,34个小时+睡街肯定还是需要很大的承诺与心理准备。 至于那些从来没有出席过大集会的参与者,从“下定决心”到“人在现场”,当中一定是很大的心理挣扎过程。我认识的一些大公司总裁级人物,想了很久,最后下了很大的决心,决定要“站出来为这个国家做点事”。 很可能,每一个人都有他们的故事。每一个人的BERSIH路程都经历过暂时放下小我,试图共建大我的心理挣扎,才有两天近乎不眠不休的热情参与。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很久没有那么认真那么感动地高唱国歌了。 这百分之一的人口的30万人回到家,9月1日回到工作的岗位,都有故事,都有经历,都会至少对另外数十人带来冲击。 可以预见的,这个百分之一的人口的BERSIH4冲击,将对政党、报章、社会都带来莫大的冲击。例如,假设三分之二到场的是华裔,即约20万人,那么对于华文报以后的报道路线和销量就会有很大的冲击。 还有一个其他集会不那么明显,但是在BERSIH 4格外清楚的是年轻参与者。我开玩笑说这是华裔四代人的集会,有很多以前不会出席集会的年长者来了。但是,惊人的是,我遇到的很多参与者(尤其星期天下午)看起来可能只有15岁到18岁。 这个2000年前后处世的世代,在BERSIH 4这个巨大的民主实验室的震撼教育之下,肯定会对未来政治有着深远的影响。1998年9月20日安华被捕当天的五万人大集会,多少影响了我后来的人生抉择。 BERSIH 4以后,所有的既有体制,包括民主行动党,都要学习面对15岁的千禧年世代。 (照片是我在光华中学的同学刘建达的匿名朋友以无人飞机于30日晚上摄影的。感谢提供)   (2015年8月31日发表于刘镇东中文面书的文章。)

Read More大马百分之一的人口到过BERSIH 4

拯救马来西亚经济的5大建议

马来西亚的政治和经济双重危机闹得沸沸扬扬,成为国际焦点。眼下,一场深不见底的经济风暴有待一触即发。然而,国阵政府却根本不愿承认这是一场危机,更遑论从基本宏观经济角度来理解眼下局势并作出应对行动。 2015年8月12日,马币对美元的汇率跌至17年来的新低,以致1美元换4令吉。大约一个月前,有关汇率只冲破1美元兑换3.80令吉的心理防线,可现在已破4令吉! 到目前为止,国阵政府对马币剧挫的回应是:较弱的令吉将有利于出口业和旅游业。事实上,全球因素如中国政府放手让人民币重贬所引起的骨牌效应,已经导致情况越发恶化。 我们必须正视问题,不要自欺欺人。例如,新官上任的财政部副部长拿督佐哈利认为无需惊慌失措;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则为此叫好,认为令吉贬值有利国内旅游业;高等教育部长拿督伊德里斯朱索指出,较疲弱的令吉可吸引更多外国学生来马求学。这些言论对整个局势毫无意义和帮助。 如何走到这田地 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马来西亚各行各业过度依赖非技术外籍劳工,而投入在改进或提升收入、生产力、技能和科技方面的努力可谓少之又少。 2003年海湾战争导致石油和原产品价格翻倍,此后马来西亚一直侧重依赖石油收入来维持整体经济,当然还得应付政府的奢华开支。 2008年,美国联邦储备局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出台了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货币政策,此刻马来西亚的经济则倚重举债消费和房地产炒卖的投机活动。 马来西亚的窘境 当国家长期依赖廉价劳动力,意味着马来西亚的出口贸易并没有想象中来得强稳。其中,马来西亚显著的经济产出如:石油、天然气和原产品,价格都在下降。 更糟糕的是,这个情况不同于1997年金融危机。马来西亚和亚洲经济已无法像当年那样,藉由出口贸易摆脱困境,这是因为全球最大的出口目的地-美国,其经济复苏并不如预期中乐观。 今天,在世界经济的四大火车头,即:美国、欧洲、日本和中国,当中虽说美国经济表现不俗,但其实力仍较1997年亚洲经济危机期间逊色。此外,其他如俄罗斯和巴西等的所谓“新兴经济体”,现在几乎都已经“沉没”。 在一方面,马来西亚只有美国这个出口目的地的市场;而另一方面,为了促进出口,日本、欧洲和中国目前正争相将各自货币贬值,引发一场货币战争。这或许是即将爆发危机的最可怕部分。 内阁部长请闭嘴 我希望,正值国家面对严峻考验的此时此刻,内阁部长不要再发表诸如“令吉疲弱有利出口业”的谬论。根据最新的《国家银行报告》数据,马来西亚在2015年第二季度的出口总值下降了3.7%,尽管在这整个期间马币都一直在贬值。 另一项主要挑战,在于如何调整量化宽松所造成的“新常态”。2014年杪,当美联储宣布量化宽松政策结束时,石油价格应声暴跌。从2009年到2014年间,整个亚洲因量化宽松政策所导致的资产价格膨胀,将不得不面临艰难的调整。 然而,高企的家庭负债率和严重的房地产炒卖活动,或使马来西亚的调整更为痛苦。令人担忧的是,倘若美联储于9月宣布加息的话,那么马来西亚经济即将面对下一波冲击。 鉴于国家出口方面的局限、各大货币竞相贬值以及美国进口放缓的大环境,马来西亚的出口在短期内不会有太大进展;再加上国内政治危机、美国宣布加息以及石油价格崩溃,估计马币币值情况不容乐观。但是不管怎样,我们仍需为国家找一条出路。 五大建议救经济 由此,我建议以下五种方法,在迫在眉睫的危机中拯救马来西亚: (一)纳吉须辞去首相职位 事情发展到今日,让我们认清一个事实,即: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正是祸源。虽说影响我国经济衰退的还包括其他全球因素,不过,纳吉却是导致人们对马来西亚制度完整性信心尽失的肇因。纳吉已无法挽回其首相威信,因此只要他还在位一天,马来西亚经济就多受戕害一天。 (二)任命一名贤能具备的财政部长 即便执政党的领袖们迄今尚无法罢免纳吉相位,然而为了国家经济前途,有关当局应立即物色一名对宏观经济有深入了解的贤能者,受命出任财政部长。 无论如何,这种首相兼任财政部长的做法应被废止。纳吉的个案,足以显示有关做法的结果会带来多大灾难。新财长人选有二:放眼现有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或是驾驭经济的最佳考虑;若要在体制外找人的话,拿督斯里纳西尔将为不错人选。 (三)暂停征收消费税 由于依赖美国经济作为唯一和最终消费者目的地,全球市场胶着于无法持续的情况。即便出口有成长亦非常有限。我们必须确保足够的国内消费,以迅速遏制恶化的经济经济情况。 随着马币剧跌,进口通胀将导致物品价格提高。为了确保国内消费不会崩溃,其中一项干预就是废除消费税,或至少暂停有关征税一年再作审查。 (四)中止朋党的大型项目 所有大型项目或计划应被中止,并对它进行“外汇影响评估”,许多大型计划如马新高铁和捷运,这些工程都极其昂贵,而且倘若我们考量更多省钱和效率因素的话,这些工程根本可有可无。 过去,国阵政府应对危机的方法,就是注入巨额给朋党来进行大型工程。这些政府所驱动的项目或计划,通常雇佣非技术外劳投入运作,对广泛经济情况没有助益。 (五)暂停输入非技术外劳 马来西亚经济要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性改变,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减少输入非技术外劳,并推动机械化和自动化,让马来西亚的熟练工获取较好的待遇。因此,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建议要引进150万名孟加拉非技术外劳,是十分愚蠢的做法,并且跟国家利益背道而驰。 当出口活动停滞,提高低收入阶层的工资来刺激国内消费,是在危机中求存的一项重要策略。提高低收入群的工资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马来西亚的家庭债务比例极高,而促进国内消费不能增加他们的债务。 我们正航向未知的水域。马来西亚需要有诚信,并在政治和经济方面称职的领袖来为这个国家掌舵,带领人民度过这艰难时期。 (于2015年8月13日晚上8时,在居銮新津津酒楼举办的居銮站“火箭讲堂”所发表的演讲)

Read More拯救马来西亚经济的5大建议

海角七亿丑闻:魏家祥和马华联邦部长不如柔州巫统领袖

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暨首相署部长魏家祥一句“你不在内阁怎么知道没有发言”,显示魏家祥和马华联邦部长,在大是大非的危难时刻,不但表现不如柔佛大臣卡立诺丁,甚至比柔州巫统一众领袖逊色。 这是魏家祥对居銮马华区部主席颜炳寿指马华领袖“装聋作哑”所作出的回应。不过,身在内阁并出席内阁会议的魏家祥,却并未针对首相纳吉的个人户口收取26亿令吉“捐款”发言,反而调转枪口向颜炳寿呛声,指后者没在内阁会议,因此“怎么知道内阁谈了些什么。” 此外,魏家祥也调侃我说的“柔州行动党准备在反贪和要求纳吉下台的议程上与巫统合作”谈话,指两者“过去有仇、今你侬我侬”。 8月10日,我出席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槟城记者会上被记者问道,柔佛州民主行动党是否与柔佛皇室合作推倒纳吉。 关于目前民望很高的柔佛皇室的政治立场,我不作回应。但观察政治的国人都知道,柔佛巫统的确已成为纳吉倒台与否的一颗计时炸弹。 纳吉承认“海角七亿美元在私人户头”的丑闻,已经让他失去担任首相的威望,目前之所以仍然在位,纯粹因为还没有足够的力量要求他下台。 纳吉可能在以下的情况下被迫下台: 第一、巫统最高理事会或者主要领袖要求纳吉体面下台。 第二、国阵46名非巫统的议员联合在野党在国会投不信任动议,支持成立新的政府。国阵在222名议员的国会中,一共有134名,其中马华有7名议员。 第三、巫统和非巫统国阵议员参半各20名,就有接近40名议员倒戈相向,纳吉也可能倒台。行动党、公正党和新希望运动合共约75名议员,至于哈迪领导的伊斯兰党是否会拯救纳吉则不得而知。75名行动党、公正党和新希望运动的议员,加上20名巫统、20名非巫统国阵议员倒阁,总数超过112席次,纳吉就被迫下台。 第四,巫统倒纳吉派系无法促成第一或者第二个情境,先从柔佛逼宫,孤立纳吉,最终导致纳吉和巫统中央倒台。 其他可能出现异动的州属包括吉打、沙巴和登嘉楼。 第五、巫统、马华公会、国阵、柔州巫统都没有勇气迫使纳吉下台,最终也就只好靠人民力量迫使纳吉下台。 眼下国难当前,魏家祥和马华公会联邦部长还好意思呛人“没有在内阁不知道部长有在内阁发言”、“没有出席会议怎样知道谈什么”,实在丢人。相比之下,魏家祥不如柔佛大臣卡立诺丁,而整个马华则不如柔州巫统。至少,卡立诺丁敢在纳吉面前提出批评,要求纳吉解释海角七亿美元“捐款”。 柔州行动党立场清楚,我们准备在反贪腐和迫使纳吉辞职下台的这两件事上与任何单位合作。如果柔州巫统有勇气为了拒绝纳吉的领导而与巫统中央切割,我们按照原则支持。 既然魏家祥和马华联邦部长表现得连柔州巫统都不如,那么还是少说少错,乖乖当官就好。   刘镇东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8月12日(星期三),在居銮所发表的文告)                                                    …

Read More海角七亿丑闻:魏家祥和马华联邦部长不如柔州巫统领袖

玻州巫统应仿效柔州巫统挺身发言的勇气,而柔州巫统则应跟母体断交, 选择退出巫统

马来西亚正陷入空前国家危机,均因首相纳吉一个人所造成。鉴于纳吉担任首相是巫统所决定,因此它有责任和义务撤去他的相位。玻璃市州巫统应该向柔佛州看齐,挺身发言要要纳吉交代其过失。事实上,柔州巫统应该先行一步,与巫统母体切断关系。 国家走到这个局面,面对所未有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全拜首相纳吉的领导失败和贪腐所赐。其中,马币币值跌势不止,汇率已至1美元兑3.93令吉,眼看就快跌破4令吉。 前首相马哈迪医生一针见血地指出:“解决办法很简单,但实行起来却很难。解决的办法就是把罪魁祸首开除。问题是你要怎么做呢?对此,我还没有找到答案。” 目前,马来西亚人的最大共识,就是开除纳吉才能力挽狂澜于既倒。我相信,大部分巫统党员现在也人同此心。 巫统须靠本身撤除纳吉的首相公职。由此,我呼吁玻州和其他州的巫统领导层,效仿柔州巫统的勇气,挺身反对1MDB、26亿令吉“捐款”和消费税等议题。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就是在纳吉面前,公开提出上述值得全民关注的议题。 尽管如此,我也呼吁柔州巫统不应该只停留在口头批判。马来西亚人民要看到实际的行动,以终结纳吉进一步对国家造成损害。柔州巫统可通过与巫统母体切断关系,把纳吉赶下台。 8月10日,在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槟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有媒体询问我关于柔州行动党是否准备跟皇室联手罢免纳吉。对于柔州皇室所扮演的政治角色,我不予置评。 不过,只要柔州巫统愿意拒绝种族政治,并且跟纳吉领导的巫统母体断绝关系的话,那么柔州行动党准备与柔州巫统合作,联手打击贪腐并罢免纳吉的相位。 马来西亚来到今天这个境地,如今是巫统领袖和党员干点正事的时候了,此举不单单为了挽救巫统这个政党,更是为了拯救马来西亚,我们的国家。巫统有责任和义 务撤除纳吉的相位。作为起步,玻州巫统应仿效柔州巫统挺身发言,与此同时,柔州巫统应把斗争省级,跟纳吉所领导的巫统母体断交。 (2015年8月10日,出席在加央举行的玻璃市州行动党委员6周年庆聚餐交流晚宴所发表的演词。)

Read More玻州巫统应仿效柔州巫统挺身发言的勇气,而柔州巫统则应跟母体断交, 选择退出巫统

谁瓜分了大学毕业生的工资?-从再拉事件谈朋党经济

7月初,马来人经济行动理事会(MTEM)上载到网络的“#我是再拉”(#sayaZahra)视频短片,引起民间的共鸣及热烈讨论。这条6分钟视频极富感染力,是一名考获法律文凭的马来女大专生再拉(Zahra),对国家公共政策失败的力透纸背之控诉。片中一段说到“新一代大学毕业生徒有一纸文凭,日子却过得如乞丐”,是再拉提及本身处境的有感而发,令闻者难以释怀。 事实上,再拉的遭遇正是马来西亚普通百姓生活的缩影,当中涵盖了收入、教育、住房、交通和社会保障(遭罹意外或疾病)的各个方面。不过,本文只着重于讨论“如何让再拉获得较好的待遇”。 20年前的吉隆坡,一名法律系毕业生大概月入2,000令吉。当时,这算是相当可观的工资。然而到了今天,好不容易大学毕业的律师,薪酬却只比20年前的2,000令吉稍微多一点。如果把通货膨胀的因素计算在内的话,那么现在年轻律师的收入可比20年前差远了。 对于刚刚完成法律文凭的再拉,以她目前的资历,待遇或许不如法律新丁。因此,再拉立志更上一层楼要成为合格律师。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够让再拉获得较好的待遇?又怎样扭转年轻律师们的困境? 若要让再拉获取更好的待遇,则马来西亚经济必须进行大幅度的改革和重组。或许,有人认为把最低工资规范化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不过,最低工资只能应用于低层工资级别。换句话说,要政府硬性规定其他层面的工资标准是不可能的,只有透过政府的一揽子政策来影响其结果。 我想,惟有确保维持更高报酬、更高技能和更高生产力的良性循环,才是让再拉获得更好待遇的持续性方法。不过,这只有在马来西亚不再依赖非技术(或非熟练)外劳的前提下方能成事。 垃圾收集工 马来西亚经济必须着力改变,先从调整垃圾收集工(俗称倒垃圾)的收入做起。只有当低层工资级别的工资获得改善,其上层的收入才能水涨船高,如此,再拉及其同辈才有望获得合理薪酬。 例如,把垃圾收集工的月薪调整至2,000令吉,那么刚毕业的律师起薪就可能有4,000令吉(大约等值于1995年的2,000令吉月入)。 换句话说,只有当垃圾收集工能赚取2,000令吉月薪,那么其他人的收入才会相继提升;否则所有法律系毕业生都只好倒垃圾去了。 大家或许觉得我在开玩笑,甚至认为,以目前的就业市场,建议给垃圾收集工发2,000令吉工资无异于天荒夜谭。然而,只要我们整顿国家经济,此事绝非不可能或不可行。 在国阵政府治下,垃圾收集和城市清洁这两份利润丰厚的差事,逐成为地方政府和固体废料处理机构犒赏朋党承包商的厚礼。 在通常情况之下,这些拿到合同的朋党承包商,都会把合同转手给实际要做事的分包商来赚取抽成。这种什么事都不做,专靠政治关系谋得合约或执照以从中牟利的“中间人”或“寻租者”(rent-seeker),其实大有人在。 于是,合同的利润就这样被大朋党承包商层层瓜分,最后到了实际要做事的分包商(小朋党)手里,赚头自然少了很多。为了减低成本,这个分包商于是聘雇非技术外劳来马务工,从事危险、肮脏和卑下的3D(Dangerous, Dirty and Demeaning)工作,而所获得的工资仅介于600令吉至900令吉之间。 按马来西亚的情况,一台垃圾车的运作基本得雇上1名本地的低薪司机以及4至5名孟加拉外劳。但是在许多先进国家,只需1名司机负责开垃圾车,其他的收集垃圾工序则完全透过自动化机械装备来完成。在如是讲求自动操作、机械装置、技能和科技的经济体制,驾驶一台全自动垃圾车,领取的是“司机”或“机械操作员”的薪酬。 像这样从头到尾只需一个人操作并完成的垃圾收集工作,我相信每月支付该司机2千令吉工资应不成问题。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把那些靠内线取得合同及引进大量非技术外劳来牟利的朋党承包商剔除。 非技术外劳 可叹的是,上述情况并不局限于垃圾收集工作,马来西亚的其他领域近乎如此,即:不重视技能、未能研发新科技以及对创新不感兴趣。 作为一个经济体,马来西亚许多行业在产业增值方面仍未达标。许多人安逸于依赖非技术外劳,并对这个摆脱困境的捷径深以为然。 话虽如此,我们也不能完全把问题归咎于业界。一直以来,许多行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向来未获得政府或有关方面的经济援助以扩展机械设备和自动化技术,更谈不上什么“科技研发”了。 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当雇主们察觉无法带来高增值,只好聘雇大量非技术外劳投入生产,而这些外劳通常被当作机械般使用。许多雇主感叹说,聘雇外劳是“迫不得已”,因为相较于外劳,本地工人态度懒散,而且家庭经济负担较重。归根究底,国阵政府有意识地大量引进外劳的政策乃问题症结所在。 每一名外劳来马务工,都有朋党从中抽成受惠。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部长里察烈宣称,我国有超过600万名外劳,当中只有250万属于合法者。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则更进一步,欲在未来3年引进150万名孟加拉外劳。 最后连服务性行业如酒店和便利店的岗位,都几乎被外劳抢滩,导致我国社会底层,逐渐流失体面工资的就业机会。如此一来,他们只好从事低收入的工作;有些则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有者甚至沦落作案犯科,造成社会问题的根源。 朋党利益集团 当马来西亚的整个经济并不热衷于追求高职能和价值之际,大学毕业后的再拉及其同辈就陷入尴尬局面。这是因为,雇主所需要的不外是如机械般干活的“称职工人”,并不重视什么学位或文凭。在如此恶性循环情况下,我国教育制度也没有好好培育学生。 结果,许多技能劳动人口被逼舍近求远,离开家国到他乡务工。根据统计,目前至少有150万名具备高素质和高技能的马来西亚人在海外谋生。 一句话,我们必须致力摈除那些专靠引进非技术外劳来赚钱的朋党利益集团、减少国家经济(尤其是服务行业领域)对非技术外劳的依赖。此外,透过资源整合以大规模提升技能与科技,这一点应列为重要议程。 1997年,我刚好20岁。是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马来西亚被打得遍体鳞伤。此后,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就在缺乏重大改革和转型的情况下得过且过迄今。 再拉视频短片,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她对国家和当权者的真心剖白,令我们既感动又激动。我常想,朋党经济已糟蹋了我们这一辈,我们绝不允许它断送再拉这一代人的前程。

Read More谁瓜分了大学毕业生的工资?-从再拉事件谈朋党经济

交通部长廖中莱必须交代,他何以急着宣布被发现留尼旺岛的飞机残骸乃属于马航MH370

7月29日,在印度洋留尼汪岛海岸被发现一片机翼的襟副翼残骸,引起国际关注。马来西亚政府一贯表示欲进行调查,以鉴定有关残骸是否属于失联的马航MH370班机。 然而,为何交通部长廖中莱让首相纳吉草率地宣布有关残骸乃属于马航MH370班机?事实上,马航MH370民航班机神秘失联已经515天,甚至于过去457天,调查此事的国际专家都束手无策。因此,在未经审慎鉴定就鲁莽发言,无怪国际社会将之视为“不负责任”行为。 此外,这些疑似飞机残骸被发现的地点,距离该航班的已知最后飞行位置有3800英里,同时离开搜索区域2300英里之遥。尤其此刻有更多残骸被发现冲上留 尼旺岛,我们更需时间和有力的验证过程来检验,以取得确定性的结果。这种草草了事的结论和态度,更欠罹难者近亲和家人一个公道。 目前,确定残骸是否属于MH370的国际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参与搜查工作的澳洲和法国尚未作出任何确认,反倒是马来西亚率先证实有关残骸属于MH370。 因此,首相纳吉昨日证实有关残骸确实属于MH370的宣布,引发民间质疑,尤其是机上239名乘客的亲友仍生活在痛失挚亲的深渊,并非全部能接受首相的“证实”声明。我十分同情他们的遭遇。 与此同时,关于班机坠毁肇因的许多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我们不能单单依赖国际调查小组去查明真相,马来西亚必须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小组,深入探究致使MH370空难的制度性原因,并就此提出建议。 政府也应该针对此事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或者最起码设立一个由朝野所组成的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并安排航空专家协助其中。 以下几个问题必须刻不容缓地获得解决: 第一,为何马来西亚机场保安当局并未与国际刑警的数据库联线? 第二,为何MH370航班从马来西亚领空飞入越南领空的关键时刻,机上所有通信全然关闭? 由于这项人为的通信失误而引起混乱,使两国皆假定该班机已经飞入对方或仍停留在对方领空,但实际上班机已飞向西边。 我在先前所建议成立的皇家调查委员会或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必须针对这一点提出建议,避免这种情形重演。 第三,为什么空军允许欠缺应答功能的飞机,飞越马来西亚领空? 这项判断错误,显示我们得对《空域监视和拦截》的标准操作程序进行迫切检讨。 第四,为何马来西亚的民航部并未设有一个独立的航空事故调查局?按照国际航空标准,这已成为国际惯例,因为就连小国如新加坡、泰国和蒙古都已设立本身的航空事故调查局。 随着这项决定性发现之后,我敦促国阵政府在国会提出动议以辩论MH370惨剧。当MH17空难发生时,国会召开紧急会议进行辩论;因此,MH370惨剧及其最新结果及发展,也应该带到国会上讨论。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8月8日(星期六),在居銮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交通部长廖中莱必须交代,他何以急着宣布被发现留尼旺岛的飞机残骸乃属于马航MH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