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9月9日

人生七十古来稀,能够认识90余岁的人并深入交谈,实属难得。然而,更难得的是老人记忆力惊人,叙述战后大时代的人与事仿佛历历在目,近70年前的往事,说起来还头头是道。那些跌宕起伏的情节,足让听者震慑。

今年90余岁的Leon Comber就是这样一号人物。 他的生命与战后马来亚的命运重叠。

记得我们先前的两次谈话,Leon曾透露他是在日治时代结束之际来到马来亚,却没想到他抵马的经历竟如此富有戏剧性。

70年前,即:1945年9月9日,战时的英属印度军队服役的英军少校Leon Comber与数万名英军和英属印度军团,在雪兰莪摩力(Morib)仿诺曼底式登陆。

此次由Ouvrie Roberts将军指挥、以Operation Zipper(拉链行动)为称号的登陆行动已经谋划多时,当军舰靠近马来亚时,日本天皇已经下诏投降,但占领军不确定在地日本军是否准备投降。

登陆摩力不久后,Leon被派往吉兰丹接受日军的投降。他乘搭一台旧飞机飞往哥打峇鲁。当时,其实机师也没有飞行地图,只是沿着东海岸海岸线飞往吉兰丹。接近目的地时,也无法确定降落点,在上空盘旋良久,最终才找到日军的跑道。

机师不想逗留在哥打峇鲁,说是晚上在吉隆坡佳人有约,于是留下Leon独自面对日军。

Leon目送飞机起飞。可能飞机已陈旧不堪,起飞没多久就立即爆炸,机师和其他机组人员全部罹难。

二战刚结束的时期,还是充满着戏剧性、混乱和不确定。生死一线间。

他在战后加入马来亚警队,曾任吉隆坡市区警区主任,后来在新山短暂担任柔佛警察政治部高官。他曾一度与已故著名作家韩素音结婚,韩素音也因此来到新山,在新山行医及在新加坡讲课。那是另一段传奇故事,有机会再分享。

Leon离婚和离开马来亚警队以后,到了香港从事出版事业,从1960年代至1980年代,很多关于亚洲的学术书籍,都出自他的出版社。

Leon目前是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 (ISEAS)的高级访问学者,每天还在认真地进行研究和书写。他有20余本著作,就是没有一本把这些大时代的故事娓娓道来。我希望他透过文字把它写出来,让后辈感受战争与和平的激烈心绪。

Chin Tong & Leon Comber

(刘镇东于2015年9月8日在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拜访Leon Comber)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