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5

搬迁军事用地让路商业发展,国防部须公布以地易地亏损

我再次促请首相纳吉和国防部,就类似1MDB收购吉隆坡新街场军事基地的“商业化军事土地”等问题,作出坦白交待。 其中的问题包括:国防部是否计划把位于黄金地段上的军事基地搬迁,并以低过市场价值进行“以地易地”,来把于原来的军事用地商业化?就此,纳吉和国防部长不应再玩猫鼠游戏,必须马上给予明确解释。 我已两度在国会提出这项课题,要求当局交待 “军事用地商业化计划”之细节。然而我于10月27日所得到的最新答复,却只有区区一行字,以否认国防部有意将任何军事基地或土地转作商业用途(见国会答复附件)。 在此之前,即国会于今年6月8日所给予的另一答复中指出,国防部表明该部无意出售军事用地,不过却承认有打算透过“以地易地”的方式,跟数家公司合作把位于槟城、雪兰莪、柔佛、砂拉越、吉隆坡和彭亨州的军事基地重新发展。 虽然政府一直否认出售军事土地,但是我们却看到越来越多的军事基地正在被商业化以让路给新的发展项目,同时把原有的军事基地搬迁到人口较少的地区。 例如,当局已经以16亿令吉(或每平方尺74.20令吉)的超低价,把深具历史意义的吉隆坡新街场军事基地出售给1MDB。相较于吉隆坡其他黄金地段(每平方尺价格介于500令吉至1000令吉),上述交易无疑远远低过市价。此外,1MDB还获得一份21亿令吉的合约,把“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位于新街场军事基地的防卫部队,分别搬迁到8个新的地点。 事实上,1MDB购买前新街场空军基地,是该公司于2013年在新街场收购15项地段,以发展数十亿令吉“马来西亚城市”(Bandar Malaysia)计划的收购行动之一。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估计,中央政府在这笔交易中损失了大约200亿令吉。1MDB不但做成这宗“好得近乎难以置信”的买卖,更为锦上添花的是,有关交易是直接洽商达致成交,无需经过公开招标。 与此同时,TSR资本(TSR Capital)接管槟城标志性的北海空军基地(面积400公顷),也是一项正在进行中的交易,以将其改造成为价值100亿令吉的综合商业发展项目。 在柔佛州,拥有74年历史的马芝迪军营(Kem Majidee)也在去年脱售给Syarikat Selia Pantai Sdn Bhd,后者打算将之开发成“Kota Southkey”,一个利润丰厚的商业及住宅发展项目。鉴于马芝迪军营所处的地理位置,它曾一度被称为“南方防线的最后堡垒”。 政府已经安排了所谓的“以地易地计划”,作为政府与私人界的双赢互利,但是政府出售地段给私人界的所蒙受的亏损,最后却由纳税人来买单。 如今,政府必须向民众说明的最大问题是,为什么当局要搬迁国防部的军事基地和出售土地给私人企业? 鉴于军事基地的信息和行动保密性,政府可曾考虑,如此大量出售作为军事基地用途的土地给私人界之举,是否危及国家安全。由此,它必须受到国会的监督,以确保国家利益不受损害。首先,部长必须揭示这些交易的细节,从而让国会展开辩论。 由此,我敦促国防部公布:到底有多少军事基地将被出售以重新发展?政府在这些私下交易当中承受所少亏损?谁将在这些交易中受益?另外,基于透明度原则,国防部长也必须说明遴选发展商的准绳,因为这些合约都是通过直接洽商而非公开招标来达成。 当局必须针对这些问题立即作出解释。 (于2015年10月30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搬迁军事用地让路商业发展,国防部须公布以地易地亏损

Najib and MINDEF must come clean on commercialisation of military land as exemplified by the 1MDB purchase of Sungai Besi military base

Is our Prime Minister and Defence Minister playing a cat and mouse game about the plan by the Ministry of Defence to commercialise military land by relocating selected military bases located on prime land in exchange for less than market value? I raised this issue…

Read MoreNajib and MINDEF must come clean on commercialisation of military land as exemplified by the 1MDB purchase of Sungai Besi military base

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为纳吉量身定造,为纳吉服务的预算案

上周五(23日)在国会所提呈的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整体上显然是一份“为纳吉量身定造和为纳吉服务”的预算案。 这份财政预算案计有以下三个显著特点: 第一,2016年预算案是自2010年起,国家预算案的总开支首次削减的年度。2015年度预算案的总开支为2,740亿令吉,而2016年度预算案的总开支为2,670亿令吉,减少了70亿令吉。 第二,鉴于石油税收大幅下降,有关削减看来是无可避免的。国阵联邦政府的目标是要从消费税(GST)中收取390亿令吉的收益,其中210亿令吉,乃是扣除了被取代的销售及服务税(SST)之后的新的净收入。换句话说,消费税实施之后,马来西亚老百姓肩膀扛起了210亿令吉新税务的重担。 第三,2016年度预算案总开支因石油税收的减少,至少应该保留基本所需的项目,削减不必要的开支。不过事实并非如此,纳吉的做法却是本末倒置。 例如,纳吉在其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中,大幅削减了教育、福利和社会支出,反观首相署所获得的拨款却有增无减,从2015年预算案的190亿令吉增至2016年的203亿令吉。 在2016年预算案,首相署在总开支中占据了7.6%的拨款。 回顾10年前即2006年的财政预算案,首相署所获得的拨款占预算案总开支的2.67%。然而到了2007年和2008年,首相署的拨款则在预算案总开支中分别占了3.81% 和3.4%。 国阵政府自2008年3月的大选重挫,以及经历了同年9月16日国阵议员跳槽的威胁以后,首相署开始在国家预算案中搜刮更多资源,以作为首相纳吉巩固其巫统党内地位以及反击在野党的筹码。 首相署在2009年、2010年及2011年所获得的拨款,分别占预算案总开支的6.71%、6.37%和6.74%。接下来的2012年、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其获得的拨款则分别占了总开支的5.38%、5.24%、6.23%和6.96%。 一直到2016年财政预算案,首相署的拨款已经超过总开支的7%。 综上所述,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确实为一份“为纳吉量身定造和为纳吉服务”的预算案! 下图为首相署在过去10年在国家预算案总开支所获得拨款的百分比: 年份 首相署拨款 预算案总开支 % 2006 4,259,419,044 159,353,030,366 2.67 2007 6,877,595,791 180,449,752,519 3.81 2008 6,899,384,468 202,640,721,366 3.40 2009 13,949,951,300 207,898,948,000 6.71 2010 12,193,889,800 191,498,805,000 6.37 2011 15,617,150,548 231,835,282,170 6.74 2012 13,720,916,460 254,845,208,475…

Read More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为纳吉量身定造,为纳吉服务的预算案

虽遭中止议员资格半年,林吉祥的斗争并未结束

在过去半个世纪,马来西亚当权者无数次压制林吉祥,但是最终都无法得逞。因此,国阵此番中止林吉祥国会议员资格半年,同样无法压制林吉祥继续为民请命的斗争。 50年前,当民主行动党尚未正式获得注册的时候,林吉祥已开始其政治生涯,直到今天仍然奋斗不懈。一直以来,当权者对他不断压制,因为他们知道马来西亚人民相信林吉祥,人民听信林吉祥更甚于国阵领袖。 话说回来,到底林吉祥在国会做了什么事,以致他遭当局中止议员资格?他只不过在履行其国会议员的职责,表达他的看法并陈述事实。事缘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拿督诺加兹兰晋升部长后,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就禁止公账会召开会议。就此,林吉祥对班迪卡的议长角色作出了批评。 公帐会在调查1MDB丑闻,且已至传召这家诸多问题的公司前任与现任总裁的阶段。然而,听证会却尚未举行。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系列动作,包括罢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和副首相幕尤丁,以及较后的内阁改组 ,皆旨在化解他有可能被控上法庭的危机。 纳吉委任了4名正在调查1MDB课题的公账会成员入阁,企图让有关丑闻不了了之。这4名国阵议员是:拿督诺加兹兰、拿督斯里里查尔玛力肯、拿督玛斯恩美雅蒂以及拿督威弗烈。 即便如此,公账会还有1名署理主席和9名国会议员,仍有足够的法定人数来展开调查。就在这关键时刻,丹斯里班迪卡阻止公账会召开会议及履行其职责。 按理来说,诺加兹兰本应该婉拒入阁的献议,继续领导公账会;而下议院议长班迪卡则无须阻止公账会运作,以支持国会真正扮演制衡的角色。 由此看来,诺加兹兰和班迪卡皆缺乏历史观感。他们应该为我们的国家而改变历史的演进。他们应该跟人民站在同一阵线,而非偏袒丑闻缠身纳吉。他们都错失了一次与历史的约会。 然而林吉祥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从阿都干尼到慕尤丁、潘俭伟、反贪委员会官员、前政治部副总监等众多1MDB丑闻受害者当中,林吉祥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这位资深民主行动党领袖说:“当雪邦区国会议员莫哈末哈尼巴针对公账会主席之委任参与辩论时,我要求哈尼巴解释,他是否同意根据《国会议会条规》,即便在公账会主席缺席的情况下,下议院议长无权阻止该委会继续调查1MDB课题,否则就形同滥用权力。” 下议院议长班迪卡的口头禅不外乎“国会议员可以针对他的决定提出动议来反对”。然而,而有关决定通常也是“最终决定”,因为根据西敏寺议会制度,执政者拥有国会的大多数席次,因此在野党向來难以获得足够的支持以谴责议长的行为。 即便班迪卡要对付林吉祥,那至少也得按照正当程序,通过国会特权委员会召开听证会来定夺。民主行动党法律局主任哥宾星告诉国会,当局如此对付林吉祥,很明显就是藐视国会,因为就算是国会下议院议长,也不能绕过委员会的调查过程。 我也告诉国会,下议院议长应该扭转国会先前的一些可怕先例,即政府凭借其大多数席次,在国会蛮横地通过任何动议或票决,将一名国会议员“草率处决”。 我们不要忘记,在野党国会议员如冯宝君(2000年)、卡巴星(2004年)、哥宾星(2010年)、安华(2010)和N.苏兰德兰(2013年),都是在这种情况下遭中止议员资格。 在更为民主的西敏寺制度国会,倘若议员在国会犯下行为失当,就算给予“中止议员资格”的惩罚也就不过几天,以确保国会会议事务如期进行。在英国国会,“中止议员资格”是用来对付那些涉及财务违规的议员,而并非对付勇敢发言的议员。 然而在马来西亚,这种“中止议员资格”已经沦为对付在野党,要在野党消音的工具。但是林吉祥决不会被吓倒。他也告诉国会,只要能够唤起更多人民对1MDB的关注,他的牺牲是值得的。 林吉祥驰骋政界50年,迄今仍然是当权者所畏惧的人物,同时也是反抗霸权和反建制的终极象征。虽然林吉祥如今被禁止跨进国会大门长达半年,不过他即刻展开新的征程,准备北上南下会见全体马来西亚人民。 民主行动党已经拟定数项大型活动和计划。除了2016年3月18日民主行动党50周年党庆之外,还包括2015年12月1日为林吉祥从政50年周年纪念,以及2016年2月20日林吉祥75岁生日。 让我们谨记18世纪哲学家托马斯佩恩(Thomas Paine)的名言“战斗越艰苦,胜利越光荣”,并以此嘉勉:不管前路有何挑战,我们毅然坚决向前。 (于10月23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虽遭中止议员资格半年,林吉祥的斗争并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