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5

首相应该罢免后门部长顾问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内阁阵,其容之庞大,部长之众多,堪称我国历来之最。而且,这还未包括被委任为首相顾问或特使的至少8名国会议员或前部长。 这些顾问和特使的薪俸,甚至比部长和副部长来得丰厚。 目前,纳吉内阁共有36名部长和32名副部长,而当中首相署就占了10名部长和两名副部长。相比之下,2013年大选之前,首相署只有5名部长。 国会下议院在辩论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的委员会阶段时,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针对首相顾问和特使的人数和角色,作出了以下的书面答复: 有关人士的受委,乃是根据个别的专业知识基础,肩负特定的责任。他们凭着在有关领域的经验,协助政府执行各项进行中的计划。 此外,他们也因着先前的职权和经验,跟许多国家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政府是根据他们的各别专业资格来支付薪俸和津贴。 目前,首相总共有8名特使和顾问如下: 拿督斯里阿都拉辛(首相的宗教顾问); 拿督斯里再纳阿比丁奥斯曼(北马经济走廊特区特别顾问); 丹斯里莱斯雅丁(政府社会暨文化事务顾问); 丹斯里黄家定(首相对中国特使); 拿督斯里张庆信(首相对东亚特使,包括日本、韩国和台湾); 拿督斯里三美威鲁(首相对印度和南亚基建特使); 拿督斯里莎丽扎(妇女创业和专业发展顾问);以及 拿督斯里沙兹曼(首相顾问)。 根据2016年公务员编制,首相、副首相、部长以及副部长每月薪俸(不包括国会议员津贴和其他津贴)如下: 首相 RM 22,826.65 副首相 RM 18,168.15 部长 RM 14,907.20 副部长 RM 10,847.65 顾问和特使的每月薪俸如下: 驻印度和南亚基建特使(拿督斯里三美威鲁)– RM 27,227.20; 北马经济走廊特区特别顾问(拿督斯里再纳阿比丁奥斯曼)– RM 22,500.00; 妇女创业和专业发展顾问(巫统妇女组主席拿督斯里莎丽扎)– RM 27,227.20; 政府社会暨文化事务顾问(丹斯里莱斯雅丁)– RM 27,227.20; 雪州联邦行动联邦理事会顾问(阿莎丽娜并未列出此职,不过我获悉此职是由雪州巫统联委会主席暨丹绒加弄区国会议员诺奥马担任) – RM…

Read More首相应该罢免后门部长顾问

Penasihat-penasihat kepada Perdana Menteri adalah “menteri pintu belakang” yang tidak diperlukan

Kenyataan akhbar Liew Chin Tong, Pengarah Pendidikan Politik Kebangsaan DAP dan Ahli Parlimen Kluang, pada 25hb November 2015 di Lobi Parlimen Jemaah Menteri Dato’ Seri Najib Razak sudah dipenuhi dengan ramai pak menteri, salah satu jemaah yang paling besar dalam sejarah Malaysia. Tidak cukup lagi,…

Read MorePenasihat-penasihat kepada Perdana Menteri adalah “menteri pintu belakang” yang tidak diperlukan

避免柔州水供危机,必须具备政治意愿

柔佛州民众多半不解,为何星期一(11月16日)一场豪雨足以导致新山发生大水灾,然而水坝却不见存水,以致民众自8月16日起饱受配水苦恼,而且有关危机似乎不见尽头。 州政府曾解释,这主要是降雨的分布差异所造成。按照有关当局的说法,我们要算倒霉的了,因为柔州部分地区下过大雨,但是却偏偏没有降雨在集水区。 与此同时,集水区森林的完整性问题,一直被人所忽略。大部分的集水区都由森林所覆盖,然而如今森林不见了,变成了油棕园,而且占地至集水区边缘。这些蓄水池坐落在偏僻之地,并不常见。 但是,我最近一次实地考察,却亲眼看到有关侵蚀情况,其严重程度令人震惊。少了森林的庇荫,集水区输往水库的原水,其质和量都大受影响。目前,我们都生活在气候变化不定的世纪,政府最不该允许在集水区展开大肆砍伐活动,把天然树林转化为种植经济作物用途。 11月17日,柔州大臣拿督斯里卡立诺丁为“柔佛水论坛”主持开幕时承认,当局所实行的配水制度还没能结束,而且极可能在12月25日后继续延长。据报导,新加坡环境和水资源部长马善高(Masagos Zulkifli)说,鉴于柔州林桂蓄水池(Linggiu Reservoir)的蓄水量已经下降到43%的历史新低(比较先前的最低53%),该国极可能也要实行配水制度。 马善高说:“倘若林桂蓄水池的蓄水量再不增加的话,我们可能有需要采取更多节约用水措施,包括限制水的使用,如:洗车、水喷泉和浇水等次要活动。” 不久前,我还呼吁卡立诺丁宣布柔州水供危机,并采取短期、中期和长期的严厉措施,以应付迫在眉睫的危机。 卡立诺丁提到柔州需要更多专人来管理水资源。这一点我同意。 不过,倘若不具备解决油棕园侵占到集水区的政治意愿,不具备在宪报公布禁止有关做法和恢复集水区的森林覆盖的话,我们就得长期经历水供危机之苦。 我本来打算在国会下议院提出一项紧急动议,促请能源、绿色科技暨水资源部介入即将爆发的柔州水供危机。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曾向我保证,其部门会认真对待此事。 基于柔州的民生和经济利益,我呼吁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和部长麦西慕,尽速解决即将爆发的水供危机,并从各个角度来审视水安全的问题,包括正视从过去到现在,那些导致我们如今经常面对断水的所谓“政治经济利益”。 (刘镇东于2015年11月20日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避免柔州水供危机,必须具备政治意愿

增加国会开会天数,大厅留予媒体办公

昨日(17日)我在国会会议提出建议,要求国会下议院增加开会天数以避免开会至深夜,并在国会大厅腾出更多空间以安顿出席采访的新闻媒体。 换句话说,当局限制新闻从业员人数进入国会采访之举,非常不利于议会民主精神。事实上,国会应给予媒体各项采访新闻的便利,好让民众更了解庄严国会内开会情形。 由此,我在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的答复时段中提出想法,建议在国会议员休息厅隔壁建设临时办事处供部门职员办公,从而用整个国会大厅来安置传媒。 马来西亚国会跟世界上其他国会不一样,我们的国会并无一个委员会制度,以监督各部门表现,并且对各部门预算进行细致审查。 因此,国会会议成为国会议员审查政府的唯一平台,然而其开会天数却大副减少,令人担忧。 例如在2008年,国会下议院总共开会79天;; 2009年开会72天; 2010年开会83天;2011年开会63天,2012年开会70天;2013年开会51天;2014年开会57天;以及2015年开会61天。 反观英国国会下议院2013-2014季度总共开会162天,而澳洲国会则一般每年开会150天。除了上述的会议,这些国会还拥有非常健全的委员会辩论与审议,而马来西亚国会却尚未采纳这样的做法。 政府对国会缩短开会天数的说法是:国会大厦正在装修当中,目前的临时会议厅只好上议院和下议院共同使用。 有鉴于此,我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提出建议,即:政府不妨考虑在吉隆坡一带的文化建筑,例如国家皇宫旧址,用作上议院开会的地点,那么国会上、下议院都能够延长会议天数,可谓一举两得。 我也认为,国会下议院应在2016年至少开会80天。 (刘镇东于2015年11月18日,在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所发表的声明。)

Read More增加国会开会天数,大厅留予媒体办公

促柔议会朝野联手,化解柔南水供危机

鉴于柔佛州拉央河水坝(Enpangan Sungai Layang)和冷巴河水坝(Enpangan Sungai Lebam)的蓄水量令人感到担忧,民主行动党呼吁柔佛州大臣拿督斯里卡立诺丁,促成柔州议会朝野共同联手,以化解即将爆发的水供危机。 为了捍卫柔州用水户的权益,我建议卡立诺丁成立一个由柔州朝野州议员所组成的水供危机特别委员会,除了解决迫在眉睫的水供危机,同时对现有的水供政策进行反思,从而确保柔州在长远的未来数十年,一劳永逸摆脱断水危机。 柔州政府已耗资4千万令吉,每天从巴班河(Sungai Papan)和地南河(Sungai Tiram),把总计3千万公升(MLD, million litres per day)的原水,分别引导到冷巴河水坝和拉央河水坝。 然而,这样做显然还不足够。 昨天(15日),我和国家诚信党柔州主席暨巴力安尼区州议员阿米诺胡达(Aminolhuda Hassan)、柔州议会副反对党领袖陈正春、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士都浪区州议员曾茄恩、柔州行动党州委马齐(Mazir Ibrahim)和赛奥玛(Sheikh Omar Ali)以及受影响民众,一同前往拜会柔佛水务控股有限公司(SAJ Holdings)。 我们向有关当局反映了自8月16日施行配水措施后,居民所面对的种种困境。柔佛水务控股的一名资深官员,也向我们汇报了拉央河水坝和冷巴河的情形,而有关情况确实令人感到担忧。 第一,水坝的水位远低于临界水平: 位于巴西古当的拉央河水坝,其功能是为58用户提供用水,它今天的水位只有29米(临界水平为23.5米); 位于哥打丁宜,给5万3千用户提供用水的冷巴河水坝,目前水位只达8米(临界水平为27米)。 第二,人造雨虽然带来了雨量,可是雨水却未降落在水坝的集水区,可谓徒劳无功。 第三,原本指望11月和12月雨季可让水坝收集到足够蓄水,以应付翌年1月至3月的旱季。不过按如今情况看来,现实跟想象还有相当距离。 由此看来,倘若水坝集水区在未来6个星期无法收集到足够的雨量的话,那么柔南地区将在2016年首个季度发生严重的水供危机。 在过去一个月,我意识到柔州政府对于水资源管理的观点有所改变,柔州大臣卡立诺丁就雨水收集、检查油棕园对水坝集水区所造成的负面影响、确保房屋发展计划不会导致水供危机、以及气候变化对水资源的影响等,进行了研究和探讨。 最后,卡立诺丁终于得出“柔州将爆发水供危机”的结论。我对卡立诺丁的发现深表认同,并认为我们必须对水资源及其相关政策进行反思。 由此,我促请卡立诺丁接受行动党的献议,以公众利益为大前提,成立一个由柔州朝野州议员所组成的水供危机特别委员会,为柔州避免爆发水供危机而集思广益。 (刘镇东于2015年11月16日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促柔议会朝野联手,化解柔南水供危机

Slashed university funding has more to do with JPM’s increased funding than “graduates’ marketability” KPI

Speech by DAP National Political Education Director and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Kluang Liew Chin Tong at Forum Kedai Kopi in Tauran, Sabah, on 12 November 2015 during the “Pantang Undur: Solidarity with Lim Kit Siang campaign” Prime Minister Najib Razak was reported as saying…

Read MoreSlashed university funding has more to do with JPM’s increased funding than “graduates’ marketability” K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