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亿令吉丑闻:急召纳吉录供勿等年杪

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接受电子媒体《马来西亚内幕》(The Malaysian Insider)专访时指出,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MACC)可最迟在年杪传召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以针对后者个人银行帐户26亿令吉捐款事宜录取口供。

阿班迪在专访中透露,鉴于民众对此案非常关注,因此他已指示反贪污委员会最迟在今年年底,完成针对一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子公司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SRC International Sdn Bhd )以及26亿令吉捐款事宜的调查工作。

第一,1MDB、SRC国际和26亿令吉丑闻,已成为举国政治焦点,并在过去几个月来对我国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因此,总检察长必须将它视为当务之急,不应再延宕。

举凡任何刑事调查,首要之务就是盘问涉案的各造。例如在调查一宗谋杀案件时,警方将锁定在关键证人或嫌犯;同样在涉及刑事失信的情况下,反贪委员会将根据情报或密报,传召相关人士来接受侦讯。

然而,这起神秘26亿令吉过账到首相纳吉的个人户头的1MDB案件,经历数个月发展到今天,已经闹得满世界无人不晓,偏偏当局尚未就此展开审问。眼下,我国币值和国际形象每况愈下,为何还要等到年底才来传召纳吉?

我们看到其他的国家,包括:瑞士、香港、新加坡、美国(通过其联邦调查局FBI)和英国(通过该国欺诈重案侦查署Serious Fraud Office),都已经着手调查1MDB账户,以鉴定是否涉及不道德举措。

不过,马来西亚的调查方面却一拖再拖,仍不见当局传召关键人物来问话。倘若总检察长认真顾及民众关注的话,那么就应该马上对纳吉展开调查。

再说,反贪污委员会的调查工作早该在7月之前完成。当时,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仍然在位,他曾指示成立专案小组展开调查,并声称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在阿都干尼遭革职之前,《砂拉越报告》网站发布了一份控状草案,显示这名总检察长准备就1MDB案,援引“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17(a)条文提控首相纳吉。

较后,阿都干尼却因“健康问题”而被令提早两个月退休,而总检察长署也否认有关提控草案的存在。随着阿班迪走马上任之后,再没听说总检察长署要对此案展开侦讯,更遑论要提控纳吉了。

据称阿都干尼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来提控纳吉,如果阿班迪也知道内情的话,那为何不传召纳吉问话?这是最起码该做的事情。

8月5日,专案小组才刚成立一个月,反贪污委员会却发表声明说,有关专案小组已在总检察长阿班迪的指示下解散。

根据反贪委员会的说法,总检察长阿班迪认为没有必要就此成立专案小组,并指示4个主要机构各别独立运作。出乎意料的是,在同一个星期,有关专案小组当中6名来自反贪委员会的成员,被武吉安曼传召问话。自此,这个专案小组仿佛就没有动静,也不再召开会议。

一直到统治者会议发声,敦促调查1MDB和严惩违法者的时候,总检察长阿班迪才对这个专案小组地位来个急转弯。

10月8日,总检察长署表明有关专案小组“并未被解散”。此外,首相署部长南希苏克里也在10月22日致给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的书面答复中,也同样否认有关专案小组“已解散”的说法。

问题来了:如果专案小组一直存在的话,那为何反贪委员会公布该小组已被解散的时候,阿班迪和总检察长署却保持缄默?

究竟这个专案小组是否还运作?它几时公布最新调查结果?

(在吉隆坡行动党全国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所发表的声明。)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