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柔州水供危机,必须具备政治意愿

柔佛州民众多半不解,为何星期一(11月16日)一场豪雨足以导致新山发生大水灾,然而水坝却不见存水,以致民众自8月16日起饱受配水苦恼,而且有关危机似乎不见尽头。

州政府曾解释,这主要是降雨的分布差异所造成。按照有关当局的说法,我们要算倒霉的了,因为柔州部分地区下过大雨,但是却偏偏没有降雨在集水区。

与此同时,集水区森林的完整性问题,一直被人所忽略。大部分的集水区都由森林所覆盖,然而如今森林不见了,变成了油棕园,而且占地至集水区边缘。这些蓄水池坐落在偏僻之地,并不常见。

但是,我最近一次实地考察,却亲眼看到有关侵蚀情况,其严重程度令人震惊。少了森林的庇荫,集水区输往水库的原水,其质和量都大受影响。目前,我们都生活在气候变化不定的世纪,政府最不该允许在集水区展开大肆砍伐活动,把天然树林转化为种植经济作物用途。

11月17日,柔州大臣拿督斯里卡立诺丁为“柔佛水论坛”主持开幕时承认,当局所实行的配水制度还没能结束,而且极可能在12月25日后继续延长。据报导,新加坡环境和水资源部长马善高(Masagos Zulkifli)说,鉴于柔州林桂蓄水池(Linggiu Reservoir)的蓄水量已经下降到43%的历史新低(比较先前的最低53%),该国极可能也要实行配水制度。

马善高说:“倘若林桂蓄水池的蓄水量再不增加的话,我们可能有需要采取更多节约用水措施,包括限制水的使用,如:洗车、水喷泉和浇水等次要活动。”

不久前,我还呼吁卡立诺丁宣布柔州水供危机,并采取短期、中期和长期的严厉措施,以应付迫在眉睫的危机。

卡立诺丁提到柔州需要更多专人来管理水资源。这一点我同意。

不过,倘若不具备解决油棕园侵占到集水区的政治意愿,不具备在宪报公布禁止有关做法和恢复集水区的森林覆盖的话,我们就得长期经历水供危机之苦。

我本来打算在国会下议院提出一项紧急动议,促请能源、绿色科技暨水资源部介入即将爆发的柔州水供危机。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曾向我保证,其部门会认真对待此事。

基于柔州的民生和经济利益,我呼吁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和部长麦西慕,尽速解决即将爆发的水供危机,并从各个角度来审视水安全的问题,包括正视从过去到现在,那些导致我们如今经常面对断水的所谓“政治经济利益”。

(刘镇东于2015年11月20日所发表的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