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应该罢免后门部长顾问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内阁阵,其容之庞大,部长之众多,堪称我国历来之最。而且,这还未包括被委任为首相顾问或特使的至少8名国会议员或前部长。

这些顾问和特使的薪俸,甚至比部长和副部长来得丰厚。

目前,纳吉内阁共有36名部长和32名副部长,而当中首相署就占了10名部长和两名副部长。相比之下,2013年大选之前,首相署只有5名部长。

国会下议院在辩论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的委员会阶段时,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针对首相顾问和特使的人数和角色,作出了以下的书面答复:

有关人士的受委,乃是根据个别的专业知识基础,肩负特定的责任们凭着在有关领域的经验,协助政府执行各项进行中的计划。

此外,他们也因着先前的职权和经验,跟许多国家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政府是根据他们的各别专业资格来支付薪俸和津贴。

目前,首相总共有8名特使和顾问如下:

  1. 拿督斯里阿都拉辛(首相的宗教顾问);
  2. 拿督斯里再纳阿比丁奥斯曼(北马经济走廊特区特别顾问);
  3. 丹斯里莱斯雅丁(政府社会暨文化事务顾问)
  4. 丹斯里黄家定(首相对中国特使);
  5. 拿督斯里张庆信(首相对东亚特使,包括日本、韩国和台湾);
  6. 拿督斯里三美威鲁(首相对印度和南亚基建特使);
  7. 拿督斯里莎丽扎(妇女创业和专业发展顾问);以及
  8. 拿督斯里沙兹曼(首相顾问)。

根据2016年公务员编制,首相、副首相、部长以及副部长每月薪俸(不包括国会议员津贴和其他津贴)如下:

  • 首相 RM 22,826.65
  • 副首相 RM 18,168.15
  • 部长 RM 14,907.20
  • 副部长 RM 10,847.65

顾问和特使的每月薪俸如下:

  • 驻印度和南亚基建特使(拿督斯里三美威鲁)– RM 27,227.20
  • 北马经济走廊特区特别顾问(拿督斯里再纳阿比丁奥斯曼)– RM 22,500.00
  • 妇女创业和专业发展顾问(巫统妇女组主席拿督斯里莎丽扎)– RM 27,227.20
  • 政府社会暨文化事务顾问(丹斯里莱斯雅丁)– RM 27,227.20
  • 雪州联邦行动联邦理事会顾问(阿莎丽娜并未列出此职,不过我获悉此职是由雪州巫统联委会主席暨丹绒加弄区国会议员诺奥马担任) – RM 27,227.20;以及
  • 首相宗教顾问(拿督斯里阿都拉辛)– RM 14,907.20

据了解,黄家定和张庆信担任特使并无领受俸禄,而没有资料显示沙兹曼的薪俸多少。

尽管如此,每一名顾问或特使被安排4至8名官员和助理,这简直就是正部长的规格。

事实上,任命前政治人物为驻外国使节并非什么新鲜事。然而,这方面的委任应该有所节制,以便更多外交领域人士来担任这些空缺。

最无法接受的,就是我所称作“假大使”,完全不在外交部辖下的所谓“首相特使”。据我所理解,这些特使之功能经常与外交部重叠。因此,当局这种委任国阵政治人物为特使的惯例应该废止。

此外,首相的顾问具部长级别甚至薪俸高过部长,若按政府内阁惯例,这是错误的做法,因此所有具备“后门部长”资格的首相顾问都该被罢免。

(刘镇东于2015年11月25日中午12时,在国会下议院大厅召开新闻发布会所发表的声明。)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

Penang: Malaysia’s High-Tech Powerhouse

Last month, I led a 40-person delegation, which included important Southeast Asian regional economists and senior government and GLICs (government-linked investment corporations) officials, to visit semiconductor firms in Penang and…
Read More

Explaining Malaysia to China: The Five Middles

Getting Malaysians and Chinese to understand each other’s economy is crucial for Malaysia’s future. It is important for Malaysians to understand contemporary China while China’s policy makers and business community…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