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财政预算案的修正,应当在国会提呈及辩论

连续过去两年,国阵联邦政府和财政部所提呈的2015和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皆反映出当局无法对石油价格水平作出正确预计。

最重要的是,这揭示了国阵政府在高油价时代结束的时刻显得毫无头绪,招架无力。

当国会针对2015年财政预算案进行辩论的时候,我呼吁国阵政府对国际油价的预计水平进行下调,遗憾的是政府并不把它当回事儿。2014年预算案把原油价格定在每桶110美元的基础,而2015年预算案的预计则为每桶105美元。

不管怎样,政府最终还是被迫于2015年1月承认有关误算,并宣布修正为每桶原油55美元。尽管如此,我对此价位仍嫌过高。2015年,大部分地区的平均油价低于这个水平。

直到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政府以每桶原油48美元的水平作为国家收入基础,而国会上议院也已在上个星期通过此预算案。不过,如今首相署部长阿都瓦希、财政部副部长佐哈里和财政部官员却暗示,当局将于明年1月对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作出修正。

浪费时间!

首先,政府和财政部不应提呈一份根据不切实际石油收入而炮制的预算案,企图掩盖赤字来忽悠国人和评估机构。事实上,国人和评级机构远比政府想象中来得精明。

其次,财政预算案的修正必须先在国会通过。在过去连续两年,首相暨财政部长纳吉原本可以接受行动党的建议,并在接下来的国会期间就对预算案作出修正,而绝不像现在这般,预算案的修正(国会的立法)竟然在国会外完成。

由此,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应在2016年1月的国会会议期间提呈修正,并针对有关修正对马来西亚人民福祉的影响,进行朝野辩论。

看来,政府很可能进一步削减福利项目,来保住首相署拨款的巨大配额。因此,财政部必须就有关修正案对马来西亚百姓的影响进行研究,并向国会作出报告。

然而我想,在辩论2016年度财政预算修正案的时候,最为关键所在,莫过于对“马来西亚在高油价时代领先的经济趋势是否即将结束”进行探讨。

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经历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打击和紧接着2009年美联储推行宽松货币政策之后,国际油价在过去12年大概维持在每桶80美元的水平。

在此期间,马来西亚政府已习惯性依赖石油收入来资助其挥霍开支。其时,国库有30%至40%的进账来自石油税收。

在此背景下,政府不必费心经营辅助实体经济,因此过去数十年来,国家整体上在生产力、技能、技术和工资方面并无太大增长。

于是,正当马来西亚经济为“过早去工业化”的“荷兰病”所害,政府却深陷“丰富资源趋于阻碍而非促进经济发展”的“资源诅咒”。

马来西亚经济过度依赖石油和天然气、大宗商品和房地产。

因此,我认为2016年财政预算修正案的辩论方向,不应局限在以油价多少作为基础,而应该深入讨论马来西亚经济在高油价时代结束后的前景。

(刘镇东于2015年12月23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