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16

2016岁末回顾

  回顾2016(一):贝尔氏面部神经瘫痪 2015年12月,我和民主行动党柔佛州领袖在峇株吧辖开会,排满了2016年首三个月的活动行程。1月7日早晨醒来,左脸完全不能动,瘫痪了。 医生说,是贝尔氏面部神经瘫痪。不能微笑、不能说话。突然之间,一切似乎停止转动。只能回到最原初:吃药、吃饭、一直休息、上物理治疗室和针灸诊所。 我曾担心样子永远不再一样,因为三分之一的患者不会完全痊愈。幸好,最后完全康复。 不幸中的大幸,相较于其他的疾病,这不算太大的麻烦。然而,患病还是患病。终于学会一个人不能一直无止尽地工作、不休息、不运动。这些年,习惯了南上北下奔波,这个警钟很重要。无论一个人的角色多重要、无论事情有多紧迫,失去了健康,一切就静止、停顿。 感恩选民对我的忍耐,感恩家人、朋友、党员、助理对我的关爱。 回顾2016(二):民主行动党50周年党庆 今年3月18日,民主行动党庆祝了建党50周年的盛事。 我在1999年12月加入民主行动党,当时是大选之后,林吉祥与卡巴星两位重要领袖双双失去国席,民主行动党陷入最低潮的时候。 民主行动党能够走到今天,实属不易。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民主行动党已从“万年反对党”蜕变成为两个州政府的执政党之一,同时也是最有可能替代国阵执政联邦的在野联盟一员。 然而,我们不应该只是安于现状。 我们必须与在野联盟的友党携手努力,为全马人民提出一套新政,打造一个属于全民的新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必须更具包容性,才能在下一个世纪继续引领群众。我们必须提出更合适的政策,为社会各阶层提供新的希望与更优质的生活。 在一个人民被种族和宗教区隔的国家,我们必须牢记所有人都是命运的共同体,不仅享有共同的过去,更肩负创建未来的责任。我们必须打破旧有的社会籓篱,正视每一位马来西亚人民生而为人的尊严与需求。 民主行动党,志在成为: 一个兼具理想与理念的政党; 一个与平民百姓同在的政党; 一个年轻新血不断注入的政党。 回顾2016(三):砂州州选 4月16日,我准备到砂州助选,惟在飞抵诗巫机场时被禁止入境,更遭到原机遣返。当时还有超过30位在野党和公民社会领袖被禁足砂州。 国阵政府显然滥用州特权,阻止我们参与助选,所幸整个竞选过程还是跑得非常顺利。国阵把曾经在2011年助选的领袖通通禁足,以为这样可以瘫痪在野党的选举机器,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我们已栽培出更多的新一代领袖全面投入助选工作。 借助新科技的力量,我和其他被遣返的领袖得以透过网路直播,为诗巫、古晋、美里、泗里街等地的民众演讲。 虽然砂州州选5月7日的开票结果并不如我们所愿,但我们还是会抱着越挫越勇的精神,逐一克服接下来的挑战。 回顾2016(四):初访中国 迟至今年,我才第一次到访中国,让很多朋友感到意外。患病期间,应好友胡永泰教授之邀,一起到中国参加系列研讨会。 中国之行难得可贵,开启了我学习当代中国政治、经济和外交。2016下半年,随着南中国海争议、纳吉访中、中国加强对马投资,以及川普时代的来临,中国因素对于马来西亚的影响越来越显著。 回顾2016(五):巴刹中的校园 自小,阅读便是我的嗜好。这二十年来购买的书籍不计其数,遍及政治、社会、经济、人文等各领域。 与其把好书收藏在个人图书馆独享,不如筹办一个公共图书馆与民众分享,社会民主图书馆就在这样的想法下诞生。 今年10月,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为社会民主图书馆主持开幕和推介,并在致词时说:“图书馆经常被比喻为文明的成功指标。” 图书馆的设计师郑达馨,希望借由社会民主图书馆这座“巴刹中的校园”,让所在的社区更具“灵魂”,成为一个富有人文气息和社区凝聚力的生活环境。 我期许社会民主图书馆可以推动半山芭的都市活化,为社区提供一个公共空间之余,也带动社区的知识风气。 欢迎大家到社会民主图书馆参观。 Library for Social Democract 社会民主图书馆 (位于民主行动党全国总部五楼) 5th Floor,Block A Wenworth Building…

Read More2016岁末回顾

Respon ringkas oleh Ahli Parlimen Kluang terhadap Jawapan Parlimen Menteri Dalam Negeri

Dalam lima tahun kebelakangan ini, sejak saya memasuki Parlimen pada tahun 2008, saya telah meminta Kementerian Dalam Negeri untuk menyenaraikan tindakan-tindakan yang telah diambil oleh PDRM terhadap cadangan Laporan Suruhanjaya Diraja Penambahbaikan Perjalanan dan Pengurusan PDRM. Suruhanjaya Diraja tersebut diumumkan oleh mantan Perdana Menteri Tun…

Read MoreRespon ringkas oleh Ahli Parlimen Kluang terhadap Jawapan Parlimen Menteri Dalam Negeri

BR1M Bukan Jawapan Tuntas Untuk Sebuah Polisi Ekonomi Bagi Golongan Berpendapatan Terendah 60% Kebawah

BR1M (Bantuan Rakyat 1 Malaysia) bukan jawapan untuk sebuah polisi ekonomi yang tuntas bagi menyelesaikan isu melingkari golongan berpendapatan terendah 60% kebawah. Naif sekali jika UMNO menyangka rakyat terbanyak tidak menyedari hal ini. UMNO menganggap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telah melakukan satu kesilapan besar apabila…

Read MoreBR1M Bukan Jawapan Tuntas Untuk Sebuah Polisi Ekonomi Bagi Golongan Berpendapatan Terendah 60% Kebawah

一马援助金不如良好的经济政策

对于60%低收入群及整体经济而言,再多的一马援助金都不比全面的经济政策来得重要。巫统的部长们真可笑,竟然以为受惠者不知道状况。 马哈迪狠批一马援助金形同贿赂,引来巫统部长和领袖的强烈反弹。在巫统人的思维里,一马援助金的受惠者对首相纳吉与国阵政府满怀感激,也因此会对马哈迪的批评感到失望。 在消费税实行之前,一马援助金确实为巫统的形象加分,也让巫统在2013年大选赢得不少选票,但是换做今天就是另一回事了。 许多马来西亚小市民现在都抱着以下的想法,看待一马援助金: 第一,一马援助金是公帑,受惠者没必要像前面两三年般感谢纳吉。 第二,在消费税与物价上涨的负担下,一马援助金就如拆东墙补西墙,对于家庭收入没有太大的帮助。 第三,小市民更希望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赚取体面的薪资,尤其是当下的就业环境难以找到体面的工作机会。相较于一马援助金,有尊严的工作才是生活的保障。 2011年7月,民联率先提出了一套全面的经济规划,让纳吉不得不付诸回应,一马援助金因此在草率和粗糙的决定下诞生。我当时是民联政策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我们主张提升马来西亚60%低收入群的经济能力,进而带动整体经济的发展。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美国家的需求放缓使到马来西亚出口业遇挫,转向依赖国内消费让经济增长。然而放长远来看,庞大的家庭债务和利息让国内消费难以维持永续性。 民联2011年拟定的经济政策,旨在落实一个以60%低收入群为主的经济改革,寻求更符合永续性的经济增长策略。 我们建议了三套经济改革的措施,增加60%低收入群的实际收入与可支配收入,将马来西亚的经济带往更高的层次。 第一套措施——收入与生产力 援助金无法取代实际的经济政策,创造具备体面薪资的体面工作。 马来西亚的经济难题在于如何减少仰赖廉价非技术劳工,以及如何推动产业走向机械化与自动化,减少人力需求之余,也让雇员享有更高的待遇。 政府扮演重要的角色,带领我国的产业追求高生产力(透过自动化与提升)、高技术、高薪资的良性循环,避免陷入低生产力、低技术、低薪资的恶性循环。 第二套措施——社会开支 做好房屋、公交及医疗这三个事项,政府责无旁贷。 大多数60%低收入群中的小市民,都把大部分收入和储蓄耗在房屋、交通及医疗。如果他们可以在这方面减少开支,却享有同样甚至更好的生活品质,他们将会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消费在其他事项,除了让自己增值,也提升整体经济。 政府与官联公司不应该扮演卖房的发展商,而是体面社会住宅的提供者。我国最庞大的几个发展商当中,竟然不乏以营利为目标的官联公司。 在交通方面,政府该做的不是卖车,而是建设一个低收费、高效率的全国性公交系统,不仅仅是那种让承包商比民众更受益的巴生谷捷运。买车,以及随后的维修和汽油,都占了家庭开支很大的一部分。如果低收入户可在汽车和交通减少支出,这同样会让他们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消费。 政府也必须搞好医疗服务。我国营利的私立医院,很多都是由官联公司拥有,包括国库控股、森那美及KPJ。政府走双轨制,让公立医院人才流失和素质下降,更多马来西亚小市民被迫花费在私立医院。看到小市民要靠贷款缴付医药费,不禁感到非常心酸,这笔债务也得耗个几年偿还,同时减少了他们的可支配收入。 所谓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许多小市民都不吝花钱在孩子的教育费,包括学校与补习中心。提升公立学校的教育品质,降低对补习中心的需求,是政府可以进一步探讨的可能性。 第三套措施——打破垄断和寡头垄断 在为60%低收入群提高可支配收入的同时,政府的另一个挑战是打破垄断。 举例来说,研究发现相较于其他亚洲国家,马来西亚人民得花更多费用在网络数据及手机通讯,才能享有同等的服务品质。 从米到糖,再到收费大道,我们的日常生活都离不开垄断和寡头垄断的影响。良好的政府必须时时刻刻与人民同在,而非屈服于大财团。打破垄断和寡头垄断,也有正面的经济意义,因为60%低收入群有了更多的可支配收入后,就会消费在本土经济(而不是购买进口手提袋),造福整体经济。 总结  2011年,民联政策委员会研拟了上述提及的经济改革措施,加强60%低收入群的收入和可支配收入,纳吉随后推出一马援助金作为回应。 我必须承认一马援助金和“钱是万能”的概念确实可行,让国阵巫统在2013年大选得以保住政权。不过,随着工作越来越难找、生活开支日渐提高、消费税及其他挑战,一马援助金的政治效果已经无法在纳吉身上奏效。 现在是时候提醒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包括一马援助金的受惠者,与其要求更多的援助金,不如追求一个全面和深谋远虑的经济政策。更准确来说,援助金不比一份具备体面薪资且有尊严的工作来得有保障。我有信心,每一位马来西亚人民都深知这个道理。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2月28日在居銮发表文告。)

Read More一马援助金不如良好的经济政策

促成立皇委会改革长巴业

丧命于2016年12月24日巴莪长巴车祸的14名死者,与先前几场长巴车祸的死者一样,都不应该如此白白送命。 面对生死攸关的课题,尤其是一瞬间足以夺走多条性命的长巴车祸,政府必须慎重其事,万万不能以一般的官僚方式回应。 我国历年来最严重的死亡车祸,是2013年8月21日酿成37人丧命的云顶长巴车祸。交通部随后成立了独立顾问委员会,就云顶长巴车祸进行调查,并向部长提出改革的建议,遏止悲剧再度发生。 我促请交通部长廖中莱向人民交待,自独立顾问委员会的《云顶巴士惨剧报告》在2014年1月28日出炉以来,交通部已做了多少实质的改革? 《云顶巴士惨剧报告》提出的51项建议,理应在两年内逐一落实,但我们还是没有看到长巴业有任何具体的变化。 该报告也对陆路交通局、公共工程局与电脑验车中心等机构做出了一针见血的评估,批评这些机构在道路安全方面抱着一种爱理不理的处事态度。 独立顾问委员会点出的问题,绝非巧合或零星个案,包括: (一)一些政府部门和机构的高层没有把公共安全列为首要事项,在履行职责时,对改善道路安全抱持爱理不理的态度。 (二)没有任何一个执法机构在宪报公告云顶路的限速,以利于执法对付超速的司机。 (三)涉事的长巴早已列入陆路交通局官网的黑名单,但陆路交通局以资料库有异于官网伺服器的技术问题卸责。 (四)陆路交通局和电脑验车中心并没有良好管理文件。陆路交通局无法展示肇祸巴士的文件,声称该文件遭白蚁摧毁;而电脑验车中心只在2010年开始才保存验车记录。 (五)电脑验车中心有关涉事长巴的记录,都是不实的数据,该中心并没有及早发现和改善问题。 (六)公共工程局不认真看待云顶长巴车祸,该局总监在没有给予任何通知下缺席听证会,而且委派的代表无法提供任何实用的资讯。 可惜,这些机构至今都没有显著的改进。 根据报导,巴莪长巴车祸的涉事司机从槟城抵达新山后,只睡了三小时就赶往下一趟行程,最终导致惨剧的发生。事情的真相有待调查,但我们都知道长巴业的低薪问题,让司机不得不驾更多趟车程维持温饱,有些还得借助药物保持清醒。 《云顶巴士惨剧报告》建议把马来西亚道路安全研究院推行的“安全星级评估”用作长巴业的法定安全指标;同时开设一个系统为全国的商用交通工具司机建立档案,储存他们的驾驶记录。 公共交通是我最关切的议题。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马来西亚上百万的小市民搭乘没有安全保障的长巴。若人们对长巴失去信心,选择驾驶自己的私家车,也同样不利于整体社会。 巴莪长巴车祸的伤亡让我感到非常痛心,如果政府再不做出改善,还会有更多的人面对着一样的死亡风险,包括你和我至爱的亲朋戚友。 云顶长巴车祸发生至今已有超过三年,我敦促廖中莱向社会大众说明,其领导的交通部究竟有什么作为,去回应《云顶巴士惨剧报告》的建议。 我也进一步要求政府做正确的事情,成立皇家委员会彻底改革长巴业,从司机的薪资与健康、长巴的安全,还有执法工作等等提出全面改善的方案。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2月27日在居銮发表文告。)

Read More促成立皇委会改革长巴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