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anuary 2016

刘镇东反对TPPA的手写稿(中文翻译)

我已致函国会下议院秘书拿督罗斯米请假,告知未克出席本月26日及27日的国会会议。我也把有关信函的副本,分别呈给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和民主行动党国会党鞭陆兆福同志。 我患上面部神经麻痹症,目前尚未痊愈。 若非有病在身,我会跟其他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同僚,一同在国会投票反对“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协议(TPPA)”,并要求发言陈述反对的理由。 虽然无法投下这关键一票,但民主行动党不乏充分掌握这议题的国会议员参与此次辩论,如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他一直以来都是倡议反对这不公平贸易协议的旗手。 此外,我也刚读了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于本月16日和17日行动党全国领袖大会针对TPPA所提呈的报告,他对此议题的全盘掌握和理解,实在令我钦佩。我想他应该是阅读所有相关文件的少数人之一。 不久前,我在接受针灸治疗的诊所遇到一名女企业家,她表示对TPPA感到极为困惑。而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整个过程完全没有经过真正和坦诚的辩论。 首相纳吉一心想要通过TPPA,好让他能跟中国达成的交易如:1MDB电力和土地交易当中获利之际,同时保持他在美国眼中的地位。 而美国总统奥巴马则希望TPPA得以落实,以协助美国产业扩大出口。 能够带来更多投资? 与此同时,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慕斯达法指“一旦签署TPPA将吸引更高投资”,是不真实的说辞。 第一,马来西亚所面对的挑战并不在于缺少外国直接投资(FDI)。马来西亚的机构拥有巨额资金,得以涉猎在伦敦或澳洲的房地产投机活动。而马来西亚私人界也有足够的资金和资源,问题在于他们对国家经济前景缺乏信心。 第二,马来西亚经济所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升级技能、生产率和工资。试问,一个只倚重非技术外劳的经济体,要怎样吸引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而TPPA将无助于我国终结低工资、低技能、低生产率的恶性循环。 提高国内生产总值? 至于“通过TPPA提高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说法也是不正确的。 只有当我们愿意跟韩国在工业技术方面竞争,而非跟越南或印尼比较廉价劳动力,那么我国才有望在质量上获得增长。 纳吉说,如果我们不签署TPPA,将让越南或其他人从中得益或填补真空。这样的说辞,反映出纳吉根本不懂得经济学。 业界获得什么好处? 毋庸置疑,有些行业可能在TPPA中获得好处,包括纺织业、汽车工业和电子电气工业。 然而,我们的纺织行业在哪里?除了极小部分坐落在柔州巴株巴辖,其余由马来西亚人所经营的纺织业都在越南。换句话说,马来西亚几乎没有任何纺织工业。 看看汽车工业。这个行业在全球已是夕阳产业。随着全球气候变化的严峻挑战,加上巴黎协定的逐步落实,汽车行业不会有太大的发展空间。难道你认为美国消费者将转向普腾,以此作为购车首选? 至于电子电气工业可能会在TPPA中受惠。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国的电子电气工业的竞争对象是跟韩国而非和越南和印尼的话,那么签署TPPA与否根本毫无关系。 有助于提高透明度? 有人认为,TPPA将有助于提高过国内透明度。 我们必须了解TPPA的性质。TPPA是政府之间的谈判,他们都有各自的委托人和说客。TPPA是美国说客/企业的愿望清单,加上涉及的政府之愿望清单。 有句TPPA的行话叫做“撤除不谈”(carve-outs),意即每个签署国政府可以要求一些自己要保护的领域。任何贸易协定,其实都不是为了“自由贸易”。因此,永远不要指望外贸交易带来透明度。 我不会提及马来西亚的成本问题,因为许多人已针对医疗费用、政府遭企业起诉等写了精彩的分析。 最后,我呼吁国会投票反对TPPA。 刘镇东 26/1/2016 (刘镇东因病未克出席针对“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协议(TPPA)”的国会特别会议,这是他吃力完成的手写稿,表达他对TPPA的看法。)      

Read More刘镇东反对TPPA的手写稿(中文翻译)

A new deal for Malaysia

Speech by DAP National Political Education Director, Liew Chin Tong, when tabling the motion in the party’s transformational debate during the DAP National Retreat 2016 on 16th January 2016 at Grand Dorsett Hotel, Subang Jaya, Selangor. (Liew Chin Tong is recovering from Bell’s palsy. This…

Read MoreA new deal for Malaysia

团结互助,共创未来 – 马来西亚新政的核心价值

在各大危机当前,纳吉和巫统看来难逃失去政权的厄运。不过,巫统政客也许每隔一个星期制造一轮“刘碟广场事件”,企图透过挑动某一族群的中下层青少年跟另一族群冲突,以此来延续其政治生命;而这些“冲突”的对象,同样是赚取微薄收入,在手机店打工的华裔青年。 民主行动党人能否认识到这60%中下层的马来和华裔青少年,皆为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从而清楚了解他们的心声并为他们请命?这应该是我们目前最大的挑战。 更关键的是:我们是否真了解他们?我们是否真的了解谁是马来人?何为马来人?马来人在哪里? 令 人遗憾的是,每当提到马来人,很多人脑海浮现的尽是被歪曲的单一集体。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当我们把警察、执法官员、飚车党等同于马来人的时候,实际上就 是种族主义在作祟;同时,把华裔当作总爱欺骗马来人的有钱人或奸商,也是同出一辙的论述。民主行动党建党半个世纪的今天,如果我们还在这样的论述中轮回, 无疑是一种悲哀。 谈到种族问题,我在以下分享三点看法。 第一,身份是易变而非永恒的认同。 在二战结束前,大多数马来人并不以“马来人”自居。他们首先以来自半岛各州属或印尼的地区自称,正如华裔习惯自我介绍为福建人、客家人或广东人等。 民 主行动党自创党以来,就立志创造一个以马来西亚人优先的国家,我们称之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与此同时,前首相马哈迪医生治国10年后提出了“马来 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的概念,两种想法不期而遇。1991年马哈迪提出“2020年宏愿”直到2005年7月希山慕丁在巫统大会上挥动其马来短剑,此间14 年,马哈迪在国际上树敌颇多,包括美国人、犹太人、英国人、澳洲人和新加坡人,而直接攻击国内族群的种族主义论述则鲜有所闻。 我一直认为,2005年希山慕丁挥动马来短剑和巫统政治右转,堪称马来西亚历史上最愚蠢的政治举动。从这个时候开始,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在马来西亚政治已经寿终正寝,因此我建议大家让他们安息就好,不要让他们再复活。 第二,身份政治犹如防御机制。 一名澳洲人类学家在印尼加里曼丹的一个基督教村落,看到当地基督徒以猪肉献祭而大感惊讶。这名人类学家本身是基督徒,她对此深感困惑。几个月后,她终于发现这是一种防御机制,因为该基督教村落被6个穆斯林村落所包围,而猪肉成为当地基督徒与穆斯林区隔的象征。 回 头看看马来西亚华人,尤其是我的世代,从小就以为舞狮是华人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后来我发现世界上任何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在内,都未曾对 舞狮给予如此重要地位。那为何舞狮会在在马来西亚华裔社会发展出如此超然地位?因为丹斯里嘉沙里沙菲益在1980年代担任内政部长的时候,告诉华人:“老 虎才是国家象征,因此最好把舞狮改为舞老虎。” 接下来的例子,我无意把宗教和教育系统相提并论。然而在身份政治方面,513事件后,伊斯兰宗教在某种程度上受到积极倡导,因为穆斯林和马来人认为要有明确身份认同的心理需求。同样,华人则把孩子送往华文学校,因为他们感到身份认同受到威胁。 时至今日,大多数穆斯林都以各种形式践行其信仰,甚至深耕伊斯兰研究多年。同样的,90%的华人在某种程度上至少都接受过几年的华文教育。人们是否还觉得自己的身份受到威胁? 就 此,我的回答为“是”亦“不是”。如果我们要把“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划清界限的话,那么每个人都会严阵以待,正是所谓的“侮人者人必侮之”。因此,当 巫统挥动马来短剑或土权会作出愚昧举措,每一名非马来人都感觉受到冒犯,而问题就在于,我们如何避免一受挑衅就进入“怒不可遏予以反击”的状态。由此,民 主行动党人必须保持理智清醒,不应该投身他们的游戏而被牵着鼻子走。我们必须引导我们的支持者摆脱种族偏见,避免跌入他们所设下的陷阱。 第三,马来人不在乡下在哪里? 我甚至发觉,就连在野党的马来政治领袖,都经常有意无意地把马来人跟“落伍”、“乡下人”和“情绪化”等负面印象挂钩,有者甚至毫不掩饰把该族群形容为“乡下人”。对于这种心态,我认为他只适合活在自己的世界。 事 实上,大多数马来人都居住在城市和半城镇地区。大多数马来人都使用手机和互联网。大多数马来人都使用WhatsApp 和 Facebook等社交媒体,因此所谓的“乡下马来人”,实际上只占人口很低的百分比。就像来自某个小镇的华人,他们虽是乡村地区的选民,但是多半都居住 在城市或城镇。 只要留意位于首都吉隆坡的民主行动党总部附近的旧式露天菜市场,我们将不难发现,在该地工作的几乎是外劳,而光顾的至少一半以上是马来人。 马 来人就像其族群或种族一样,享有选择合理政治的权利。他们跟其他人一样,都希望活得有尊严。因此,我们必须把每一名马来西亚人视作成熟的公民。最为重要的 是,我们必须看到每一名马来西亚人作为人的需求,包括每个人都渴望拥有体面的工作、宜居的住房、健康的体魄、便利的交通、良好的教育、受到尊重以及活得有 尊严。因此,我们必须按“马来西亚人的需求”来设定我们的议程,不必他人来教路,不管是巫统还是伊斯兰党。 经济危机的严酷现实 倘若一头大象或其他大型动物,自幼被铁链拴住了十年或廿年,一旦解开铁链,这头被松绑的庞然大物却依然浑身不自在,难以自由走动。因为它已被铁链拴住这么多年,反而对其新发现的自由感到无所适从。 这正是马来西亚社会的一个反映。几十年来,我们已经习惯了种族和宗教隔离为常态。我们并不真正了解对方,而我们的所谓相互理解,多半是建立在巫统政权所鼓动和助长的偏见和负面刻板印象。 在种族主义大行其道的情况之下,我们被蒙蔽而无法看清事实,这也是我们共同的课题,包括共同的经济问题、高生活成本、就业与商业机会、教育以及其他相关课题。 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时期,什么事情都可能随时发生,包括国际原油价格跌至每桶15美元或马币汇率跌至1美元兑5令吉。…

Read More团结互助,共创未来 – 马来西亚新政的核心价值

林吉祥与各族青年对话@居銮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1月2日到访居銮时,除了为“火箭讲堂”主讲之外,也跟20余名各族青年午餐对话。 林吉祥说,他在1965年投身政治时年仅24岁。他当年就是抱持着要改变这个国家、让大家过更好生活的理想,一路走来迄今已经50年。他希望在场的年轻朋友当中,以后将出现重要的政治领袖和社会领导。 吉祥只讲了十分钟,余下的一个小时,都在聆听年轻朋友的提问和意见。 大多数出席者的发言,皆环绕在经济与就业问题。一名从马六甲嫁到居銮的女工程师透露,她已失业4年。好几名年轻朋友都说今年找工作很困难。 吉祥、镇东、Ramakrisnan、Siladass和泓宾等参与了回应。 民主行动党清楚,马来西亚政治的未来,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功课,就是与90后对话,为90后提供参与改革马来西亚的平台。 我们将以不同的形式与更多的青年朋友对话,聆听大家的想法,让大家成为改革志业的主角。 当然,如果你可以招集十来二十名各族年轻朋友,我们也愿意前去和大家交流,未来政治是把门打开,容纳及聆听更多不同的声音,而不是关起门来一言堂。

Read More林吉祥与各族青年对话@居銮

2016年柔州重点议题:小市民经济、优质与永续水供、公共交通与地方政府改革

2018年来届大选距离现今只剩两年到两年半的时间,而我们清楚知道,所有要在来届大选发生效应的因素,都必须在2016年播种及耕耘。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的友党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以及所有要取代巫统的政治势力,要在来届大选一同赢得柔佛州56个州议席的过半席次(29席),联合成立新的柔佛州政府。2013年大选,当时的在野党联盟(民联)赢得了18个州议席,只差一席就否决国阵在州议会的三分二席次。 距离2018年的来届大选,2013年大选至今已经过完上半场,目前正式进入下半场。 在未来两年至两年半,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要扮演好在野党监督执政党的角色,也要扮演“准政府”的角色,提出一流的政策建议,在民意驱使之下,让国阵政府跟着我们的调子做事,以便利惠人民。 举个例子,本来居銮的独立公园已经被遗忘了,然而鉴于我们和民众一起在2014年把喷水池清洗干净之后,现在市议会就把公园整顿得很好。同样在2014年,我们提出把后街变为市集的想法,这两天的新闻,居銮市议会准备在张秀科路落实。 有人担心,这么做的话,我们的想法和点子是否会让执政党抄袭。但我们从来不担心,因为我们坚信政治要有良性的辩论、竞争和制衡,才能找到让小市民生活过得更好的方案。 最终,这个国家和人民将看到,民主行动党和其他盟友是更适合当政府的政党。 在柔佛州的层次,柔州政府于2016年起在大新山推行免费巴士,并且委托政府关联的巴士公司加强乡镇巴士服务,这是民主行动党在过去两年不断提出创见的结果。 2016年,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将专注四大政策领域,要国阵政府按我们的建议来做出改变。 第一、小市民经济 国阵政府的经济政策,主要集中在发展大新山和依斯干达城的房地产。国阵的经济政策没有考虑柔南的各族小市民的经济需要,更忽略了柔中和柔北的需求。 2016年全国经济每况愈下,民主行动党要关注青年就业机会、半城乡的经济未来、农业社群的需要等。 第二、优质与永续水供 在民主行动党的不断追击之下,柔佛州政府承诺要减少水坝周围的油棕和其他农业活动。新山东北区、哥打丁宜、边加兰在2015年连续四个月的配水,提醒柔佛州政府不能再得过且过。 2016年,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将在水供问题方面尽最大的力量,确保柔佛人民享有优质和永续水供。 第三、公共交通 在公共交通的方面,民主行动党针对改善长堤的通关情况提出了看法:第一、电动徒步走道;第二、频密的马新火车服务;第三、更完善的双边通关程序。 每天,超过20万马来西亚人往返于新山和新加坡两地,这20万劳动大军每天花在长堤塞车、塞人的时间,反映在大新山区的生活品质上。这个城市的幸福指数,某个程度上反映了我们的交通状况。 除此以外,柔佛州各个城镇的公共交通接驳必须更紧密,柔佛州许多城镇过去仰赖火车运输服务,廉宜便捷的火车服务是带动柔佛州发展的重要因素,重新推动柔佛州铁路运输,将是柔佛州未来经济起飞的关键。 第四、地方政府改革 地方政府是小市民生活重要的一部分。民主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和地方领袖将加强对柔佛各地地方政府的监督,也将推动重新思考地方和社区建设。尽管民主行动党是在野党,但我们相信,我们对市政府的监督,将提升政府的表现,也将改善小市民的生活品质。 (刘镇东于2016年1月2日,在居銮新津津酒楼举办“2016年大马政治挑战与契机”火箭讲堂的演讲。)

Read More2016年柔州重点议题:小市民经济、优质与永续水供、公共交通与地方政府改革

1MDB甩卖给中国:马来西亚的战略地位会否受到影响?

最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甩卖资产予中资企业之举,是否符合国家利益?这些交易是否将导致马来西亚妥协其长期以来所秉持的中立战略姿态? 2015年,中国和美国加强在东南亚区域的竞争。对此,马来西亚迄今并未明显表态。其实自1970年代起,马来西亚一直是倡导东南亚保持中立地位的主要国家。 然而,纳吉政府如今却明显地从马来西亚与两国的特殊谈判立场中捞取好处。这边厢,纳吉为美国所倡导,具有争议性的跨太平洋公约(TPP)护航;另一边厢,纳吉最近与中国达致系列交易,置马来西亚的战略地位于险境。 这些与中资企业所达成的交易,通常由中国政府贷款支撑,常见于非洲、寮国和柬埔寨。2010年,缅甸对有关方面所献议的优厚条件不为所动。2015年初,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蝉联失败后,该国也改变了有关做法。 中 国广核集团公司(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Corp)以98亿3千万令吉收购了1MDB旗下埃德拉全球能源有限公司(Edra Global Energy Bhd)的所有能源资产,涵盖了马来西亚至埃及和孟加拉5个国家的13个电力项目。中广核出价高于马来西亚国家能源有限公司(TNB)而竞得这项交易,当 中包括为1MDB承担一笔为数不祥的债务。 这是马来西亚政府第一次打开大门允许外企入主发电这门战略性业务。而有关交易意味着政府必须屈从于外资企业主的游戏股规则。在过去20年来,把发电私营化给外资企业实为世上少有,但不乏先占者就此面对强烈抵制和重新思考。 2015 年12月31日,中国铁路工程集团(马)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Engineering Corporation Sdn Bhd)和柔佛州依斯干达海滨控股(Iskandar Waterfront Holdings)所组成的财团,出价72亿2千万令吉收购了大马城(Bandar Malaysia)的60%股权。 现在已成定局,以中国为首的财团将获得吉隆坡 – 新加坡的高铁项目。 过去,我多次呼吁政府公布马新高铁的可行性研究报告。 我始终认为高铁不一定是衔接隆新两地的最佳方案,并建议把现有的铁路系统扩建,一举两得满足客运与货运的要求。 然而,如今1MDB的甩卖显示政府的偷步:一),在缺乏广泛民众磋商的情况下强推高铁;二)颁授给中国为首的财团。 最终的疑问是,政府把国家的战略业务脱售给中国来拯救1MDB,此举是否妥当?马来西亚是否将妥协长期以来所秉持的立场? (刘镇东于2016年1月2日,在居銮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1MDB甩卖给中国:马来西亚的战略地位会否受到影响?

1MBD firesale to China’s interests: is Malaysia’s strategic position compromised?

Are the recent 1MBD “firesale” of energy deals with China-linked companies in the national interest? Will those sales compromise the long-held neutrality of Malaysia’s strategic posturing? 2015 saw the intensification of United States – China competition in the Southeast Asia region. Malaysia is being courted…

Read More1MBD firesale to China’s interests: is Malaysia’s strategic position compromi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