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互助,共创未来 – 马来西亚新政的核心价值

在各大危机当前,纳吉和巫统看来难逃失去政权的厄运。不过,巫统政客也许每隔一个星期制造一轮“刘碟广场事件”,企图透过挑动某一族群的中下层青少年跟另一族群冲突,以此来延续其政治生命;而这些“冲突”的对象,同样是赚取微薄收入,在手机店打工的华裔青年。

民主行动党人能否认识到这60%中下层的马来和华裔青少年,皆为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从而清楚了解他们的心声并为他们请命?这应该是我们目前最大的挑战。

更关键的是:我们是否真了解他们?我们是否真的了解谁是马来人?何为马来人?马来人在哪里?

令 人遗憾的是,每当提到马来人,很多人脑海浮现的尽是被歪曲的单一集体。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当我们把警察、执法官员、飚车党等同于马来人的时候,实际上就 是种族主义在作祟;同时,把华裔当作总爱欺骗马来人的有钱人或奸商,也是同出一辙的论述。民主行动党建党半个世纪的今天,如果我们还在这样的论述中轮回, 无疑是一种悲哀。

谈到种族问题,我在以下分享三点看法。

第一,身份是易变而非永恒的认同。

在二战结束前,大多数马来人并不以“马来人”自居。他们首先以来自半岛各州属或印尼的地区自称,正如华裔习惯自我介绍为福建人、客家人或广东人等。

民 主行动党自创党以来,就立志创造一个以马来西亚人优先的国家,我们称之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与此同时,前首相马哈迪医生治国10年后提出了“马来 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的概念,两种想法不期而遇。1991年马哈迪提出“2020年宏愿”直到2005年7月希山慕丁在巫统大会上挥动其马来短剑,此间14 年,马哈迪在国际上树敌颇多,包括美国人、犹太人、英国人、澳洲人和新加坡人,而直接攻击国内族群的种族主义论述则鲜有所闻。

我一直认为,2005年希山慕丁挥动马来短剑和巫统政治右转,堪称马来西亚历史上最愚蠢的政治举动。从这个时候开始,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在马来西亚政治已经寿终正寝,因此我建议大家让他们安息就好,不要让他们再复活。

第二,身份政治犹如防御机制。

一名澳洲人类学家在印尼加里曼丹的一个基督教村落,看到当地基督徒以猪肉献祭而大感惊讶。这名人类学家本身是基督徒,她对此深感困惑。几个月后,她终于发现这是一种防御机制,因为该基督教村落被6个穆斯林村落所包围,而猪肉成为当地基督徒与穆斯林区隔的象征。

回 头看看马来西亚华人,尤其是我的世代,从小就以为舞狮是华人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后来我发现世界上任何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在内,都未曾对 舞狮给予如此重要地位。那为何舞狮会在在马来西亚华裔社会发展出如此超然地位?因为丹斯里嘉沙里沙菲益在1980年代担任内政部长的时候,告诉华人:“老 虎才是国家象征,因此最好把舞狮改为舞老虎。”

接下来的例子,我无意把宗教和教育系统相提并论。然而在身份政治方面,513事件后,伊斯兰宗教在某种程度上受到积极倡导,因为穆斯林和马来人认为要有明确身份认同的心理需求。同样,华人则把孩子送往华文学校,因为他们感到身份认同受到威胁。

时至今日,大多数穆斯林都以各种形式践行其信仰,甚至深耕伊斯兰研究多年。同样的,90%的华人在某种程度上至少都接受过几年的华文教育。人们是否还觉得自己的身份受到威胁?

就 此,我的回答为“是”亦“不是”。如果我们要把“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划清界限的话,那么每个人都会严阵以待,正是所谓的“侮人者人必侮之”。因此,当 巫统挥动马来短剑或土权会作出愚昧举措,每一名非马来人都感觉受到冒犯,而问题就在于,我们如何避免一受挑衅就进入“怒不可遏予以反击”的状态。由此,民 主行动党人必须保持理智清醒,不应该投身他们的游戏而被牵着鼻子走。我们必须引导我们的支持者摆脱种族偏见,避免跌入他们所设下的陷阱。

第三,马来人不在乡下在哪里?

我甚至发觉,就连在野党的马来政治领袖,都经常有意无意地把马来人跟“落伍”、“乡下人”和“情绪化”等负面印象挂钩,有者甚至毫不掩饰把该族群形容为“乡下人”。对于这种心态,我认为他只适合活在自己的世界。

事 实上,大多数马来人都居住在城市和半城镇地区。大多数马来人都使用手机和互联网。大多数马来人都使用WhatsApp 和 Facebook等社交媒体,因此所谓的“乡下马来人”,实际上只占人口很低的百分比。就像来自某个小镇的华人,他们虽是乡村地区的选民,但是多半都居住 在城市或城镇。

只要留意位于首都吉隆坡的民主行动党总部附近的旧式露天菜市场,我们将不难发现,在该地工作的几乎是外劳,而光顾的至少一半以上是马来人。

马 来人就像其族群或种族一样,享有选择合理政治的权利。他们跟其他人一样,都希望活得有尊严。因此,我们必须把每一名马来西亚人视作成熟的公民。最为重要的 是,我们必须看到每一名马来西亚人作为人的需求,包括每个人都渴望拥有体面的工作、宜居的住房、健康的体魄、便利的交通、良好的教育、受到尊重以及活得有 尊严。因此,我们必须按“马来西亚人的需求”来设定我们的议程,不必他人来教路,不管是巫统还是伊斯兰党。

经济危机的严酷现实

倘若一头大象或其他大型动物,自幼被铁链拴住了十年或廿年,一旦解开铁链,这头被松绑的庞然大物却依然浑身不自在,难以自由走动。因为它已被铁链拴住这么多年,反而对其新发现的自由感到无所适从。

这正是马来西亚社会的一个反映。几十年来,我们已经习惯了种族和宗教隔离为常态。我们并不真正了解对方,而我们的所谓相互理解,多半是建立在巫统政权所鼓动和助长的偏见和负面刻板印象。

在种族主义大行其道的情况之下,我们被蒙蔽而无法看清事实,这也是我们共同的课题,包括共同的经济问题、高生活成本、就业与商业机会、教育以及其他相关课题。

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时期,什么事情都可能随时发生,包括国际原油价格跌至每桶15美元或马币汇率跌至1美元兑5令吉。

我预测,2016年最重要的话题不是种族而是饭碗,我们所迎接的,可能是一个比1997年金融危机更要雪上加霜的经济危机。

这是因为在过去的十年来,马来西亚经济一直严重依赖石油和天然气、大宗商品、建筑和房地产,而我们在工资、生产力和技能方面停滞不前甚至下降。

大部分人都举债度日,每个人都背负着房屋贷款、汽车贷款、升学贷款、信用卡债务、分期付款消费、甚至结婚贷款,一些人甚至在离婚之后还得继续还债。

倘若短期内发生大幅度裁员,各领域都将陷入困境:就业危机、债务危机、房地产泡沫化、福利危机以及犯罪率上升接踵而至,势必引起更多社会问题。

新政,凝聚全民而非分裂

眼下,我认为关键在于“民主行动党是否能扮演历史性角色,带领国家摆脱即将发生的危机,以制定一项新政,并创建一个新的马来西亚?”

我给大家举两个例子。

例如,普腾汽车(Proton)如何应对即将发生的危机?最简单的反应不外乎让它关门大吉。至于如何安置工人,我们的答案可能是“交给政府处理”,尽管我们也知道纳吉政府毫无思考能力。

在危机发生的时候,我们得确保每个人都有一份工作。因此,我们可否考虑让普腾生产巴士而非私家车,并让它成为东南亚巴士生产中心?毕竟我们的马路塞满汽车。据统计,我国有2,500万台交通工具,其中一半是摩托车,而另一半则为私家车。

一旦危机发生,人们将没钱偿还汽车和摩托车贷款。这个时候,另一项选择是巴士。这时市场游资枯竭,政府则无须为建设公路伤脑筋,而且此刻即便要建设公路,出资将是极大挑战。

另一个例子,就是我们所惯称的臃肿公务员系统。很多时候,我们说要缩减公务员规模,然而却没有考虑普通公务员的生活。

究竟是谁在浪费更多资源?试想象一名中级女公务员,她可能要支持一个非高收入丈夫和4名孩子的家庭。因此在危机期间把她给裁了,意味着导致6个人同时挨饿。更重要的是,此举将搞垮国内消费。如果这个家庭和其他许多家庭不再消费的话,势必导致滞销,加剧经济崩溃。

我们应该缩减挥霍成性的内阁部长、雇用外国工人的外包合同以及浪费钱的高昂采购。

最近有报道指大学生挨饿度日,引起社会哗然。许多意见领袖责怪大学生与其抱怨不如不去找一份兼职,这种言论听起来犹如不知民间疾苦。

只要环顾四周,我们都不难发现,便利店、快餐连锁店和餐馆工作,几乎都被外劳占据。我不反对任何人找工作,但我们都知道,这些都是剥削人的低工资劳动。而且,我们都知道政府从未认真对待最低工资政策。

我想说的是,即便大学生能找到上述工作,所获的薪资仍然无法满足其半工读生活。一名来自小城镇家庭的年轻人,若其父母是退休人士或被裁退的公务员的话,他或她的求学生涯就只能靠自己了。

自1989年起,我的母亲就在距离今天会场不远的地方兜售彩票。我的父亲则开过巴士和德士。我相信今天在座诸位,很多都出身寒微,父母长辈也可能是小贩、小商和工人阶层。

我们需要一项新政来挽救马来西亚,而这项新政必须是建立在团结全体国人的基础上。尤其国难当前,我们应该凝聚力量而不是加剧分裂。

民主行动党曾经是也许仍然是这些中下社群的属意政党。我们党的斗争历史,值得每一名民主行动党人感到自豪,我们也认识到在马来人、印度人、伊班人及卡达山人 当中,很多都是小贩、小商和工人阶层。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同理心和团结互助的核心价值,以建立一个更大的社会联盟。民主行动党应该代表所有的马来西亚人,超越旧社会的藩篱,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民提供新的希望。

谢谢。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16年1月16日民主行动党全国领袖研讨会演词。由于笔者抱恙,讲稿在旺哈米迪协助下完成,并由后者在大会上代读。中文翻译为张玉麒。)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