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6

引进150万孟国外劳,凯里辩护论点肤浅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青年和体育部长凯里是巫统能够理解复杂政策事宜的少数领袖之一,并对他在该党岌岌可危的地位抱以同情。 然而我的想法却被证明是错误的。在引进150万孟加拉外劳的课题上,没想到连凯里也这般糊涂。 凯里为副首相阿末扎希引进150万孟加拉外劳的政策辩护说,这是因为本地青年不愿从事肮脏、危险及吃力的3D工作。 “副首相所指的是,孟加拉外劳仅限于种植业、建筑业和服务业领域,而那些都是本地青年所不愿从事的行业。” 凯里还争辩:“提高建筑工人薪资以吸引本地人就业,那房价也会相对提高。”他在推特上发文指出:“在发达国家,建筑工人获得高工资,所以本地人愿意从事这个行业。鉴于高工资,房价也很高。” 凯里也称,若贸贸然提高工资而未提高生产力的话,将造成通货膨胀。 对此,我只能说这样的想法很肤浅。 我承认把最低工资提高来吸引本地人的做法并非万灵丹。 然而我们所面临的政策挑战,是如何同时具备更高的技能、较高的生产力和更高的工资。 在建筑业方面,马来西亚建筑工业发展局(CIDB)是于1994年立法成立的机构,其目的就是要推广使用工业化建筑系统(IBS)。 例如:使用预制混凝土盖的房子,就不必动用工人砌砖。按此法,整个工程的一半作业将在工厂完成,然后再把这“半成品”运输到工地。这所需要的是具备更高技术的工人,不仅仅是一般的非熟练外劳。 如果所有的房屋都经由工业化方式生产,那么对非技术外劳的需求会将大幅度下降。这不但大大提高了生产力,对外劳的整体需求也将减低,如此一来,高技能、高产力和高薪酬的良性循环指日可待。 顺便给凯里补充一点资讯,即:吉隆坡的Pekeliling组屋(现已被拆)和槟城打枪埔组屋,就是采用1960年代的工业化系统建成。 然而,为何马来西亚建筑工业发展局以失败告终?因为当时非技术外劳充斥整个劳动市场。为何如此?因为每一名非技术外劳来到马来西亚务工,朋党将从中赚取巨额利润。 同样,政府在种植业和农业所扮演的角色,并非为它们引进大量非技术外劳,而是提升研究和技能发展,协助行业实现自动化,并减少对劳动力的依赖。 对于阿末扎希才智,我们都见识过;可没想到凯里竟然也去到那样的水平,确实令人大跌眼镜。 为了国家的前途,我们需要更有睿智的政策辩论。因此我希望能凯里能够提供更好的论点。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2月16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

Read More引进150万孟国外劳,凯里辩护论点肤浅

中国巡逻舰闯大马海域,希山慕丁答复令人费解

过去数日,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在古晋和居銮被媒体询及中国海岸巡逻舰出现在马来西亚海域事宜,而他就此所给予的怪异和令人费解的回应,如果发生在更成熟的民主国家,足以使他丢官下台。 据报道,中国的海岸巡逻舰闯入了距离美里海岸84海里的巴丁宜阿里暗沙(Gugusan Beting Patinggi Ali)海域。 去年11月,首相署部长丹斯里沙希淡卡欣说,马来西亚每星期就有关该巡逻舰发送外交照会。 希山慕丁的答复如下: (一)他已经被告知,有关船只已起锚离开马来西亚水域; (二)他将安排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拜会砂拉越首长丹斯里阿德南,作为外交努力的一部分。 首先,身为国防部长的希山慕丁必须向马来西亚人民解释,到底马来西亚水域或专属经济区(EEZ),即联合国公约海洋法所规定国家对该水域勘探和利用海洋资源的特殊权利是否已受到侵犯?这样的情况发生了多少次?发生了多长时间? 有关行径是否属于“无害通过”(innocent passages)?还是蓄意的执法或巡逻行动? 倘若有关行为属于“无害通过”,而中国公开表明坚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并尊重马来西亚在有关争议地区之主权要求的话,那么有关事件将透过外交及友好方式获得解决。 然而,倘若中国海警是开展执法行动,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马来西亚的主权的话,那么马来西亚则必须采取具体而坚定步骤,确保中国船只离开马来西亚海域,并为其犯境行为作出正式道歉。 在国际上,中国南海已经日益成为高度争议的区域。针对未经批准的犯境举措,马来西亚政府必须展现其处理和应对能力。 其次,希山慕丁的上述答复最为离奇和令人费解的部分,莫过于他试图促成中国驻马大使与砂州首席部长会面以解决这个问题。 众所皆知,马来西亚主权的防御乃属联邦事务,为何希山慕丁却要充当砂州首长阿德南的信使? 我向来推崇中央权力下放地方的做法,并认为教育、治安、医疗保健和交通应该下放给州政府,但即便实行分权最彻底的国家,依然阐明国防和外交政策乃属于联邦政府的权限。 如今,希山慕丁必须为他在过去几天的言论交待,而首相纳吉和内阁也有必要,针对是否认同希山慕丁的极不负责任答复作出表态。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2月15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中国巡逻舰闯大马海域,希山慕丁答复令人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