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6

A New Deal for Sarawak

A New Deal for Sarawak – through devolution of education, health, municipal policing, transport powers, backed by a much higher tax sharing between federal and Sarawak governments (say, 50 percent of income taxes collected in the state) – should be the central campaign theme for…

Read MoreA New Deal for Sarawak

拉沙里,我们都知道去年八月发生了什么事!

巫统通讯主任安努亚慕沙大概为促成《吉兰丹州宣言》洋洋得意,而过去40年都想当首相的东姑拉沙里,如今已到梦醒时分。 1996年,拉沙里解散四六精神党重返巫统。自安华于1998年被撤职开除之后,拉沙里被视为填补副首相职空缺的人选之一。随着国阵于2008年大选失去三分之二国会大多数席次,拉沙里开始着手拉拢在野党领袖和沙砂两州的巫统国会议员以争取支持,一旦出现领导真空的时候上位当首相。 2015年7月28日,丹斯里慕尤丁遭开除,拉沙里频密拉拢数名关键人物,以图取代纳吉相位,直到阿末扎希于2015年8月16日出任副首相。阿末扎希也曾揭露巫统党内有人图谋推翻纳吉,安努亚慕沙应在发言事前跟阿末扎希求证,就不会自打嘴巴。 如今,拉沙里公开支持纳吉,他大致上已打消其担任首相的念头。我们无意揣测他的动机和他所获得的回报。 然而,安努亚慕沙宣称东姑拉沙里并没有涉及争取上位拜相的《法定声明》谋划,并诬指有关文件是民主行动党和马哈迪的杰作,此举只能显示他的愚蠢。 安努亚慕沙的说辞,仿佛拉沙里可以置身事外,无需对有关指控作出否认。 正如民主行动党国会党鞭暨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指出,有关法定文件等同于在国会向纳吉投不信任票的替代表现。它是由拉沙里所发动,不过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并未签署。 民主行动党拥有37名国会议员,我们欢迎针对倒纳吉大联盟的想法,以及着手于以民主、正义和善治的共同原则进行体制改革事宜进行公开讨论。 不过,民主行动党并未发动拥立拉沙里出任首相的运动,也从未签署任何以达致有关目的。 事已至此,拉沙里至少应坦诚承认他早前曾谋划倒纳吉运动,虽然他如今已弃明投暗,站到纳吉那一边。 拉沙里,我们都知道去年八月发生了什么事!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3月30日,在国会所发表的声明。)

Read More拉沙里,我们都知道去年八月发生了什么事!

纳吉保位极力摧毁冠英,国人未来必须提高警惕

最近,国阵的政治化妆师不遗余力制造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暨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滥权谋私的形象。他们散播谎言,指林冠英以低价购得一所房子,以换取批准槟城山 竹园的一块土地给跟原屋主有关的一家公司。尤有进者,甚至企图把此事件跟前雪兰莪州务大臣基尔的私邸相提并论,而两者根本是完全两回事。 国阵的策略通讯主任暨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阿都拉曼达兰很可能是策划过去一个星期连番攻击的黑手,包括他在上周三在国会会议不惜滥用议会特权对林冠英作出毫无根据指控,并指后者“bohong”(撒谎),企图摧毁林冠英的信誉。 为什么国阵领袖和媒体攻击林冠英? 其实这都跟首相纳吉脱离不了干系。鉴于纳吉担心砂拉越州选和最近的《公民宣言》运动将动摇其相位,因此在接下来的短期可能无所不用其极,马来西亚人民在未来数周将生活在危险之中。 在砂拉越州选举方面,料国阵将保住政权,关键在于国阵将得付出何等代价。例如:国阵是否能取得压倒性胜利?抑或,国阵将付出沉重代价赢得选举?倘若在野党议席增加的话,砂州首长阿德南及其砂州国阵将遭沉重打击? 由此,砂州选举对纳吉来说显得尤其重要。预料,砂州首长阿德南将在该州复活节假期之后的一周宣布解散州议会。阿德南意图从在野党,尤其是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手中夺回议席,两党在2011年砂州选举分别赢得12个和3个州议席。 倘若这名72岁的砂州首长能够从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赢得数个议席的话,那么他将能够巩固其在砂州的领导地位,而丑闻缠身的纳吉则可以凭砂州选举成绩宣 称他获得选民支持。但是,如果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赢得额外议席的话,那么就意味着纳吉要大祸临头了。目前,砂州国阵在国会有25名国会议员,若因为纳 吉因素(消费税、经济不景、失业率及其丑闻)而导致砂州国阵在砂州选举丢失议席给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的话,那么阿德南必须针对是否支持纳吉三思而后 行。 除了砂拉越州选举之外,马来西亚各路在野反纳吉势力于3月4日聚集联署《公民宣言》,也是数十年来的头一回。马哈迪、林吉祥、莫哈末沙布、安美嘉、阿兹敏 阿里、希山慕丁莱斯、玛丽亚陈、慕尤丁、慕克里及其他领袖同台签署《公民宣言》,发起运动要纳吉下台,并相应以系列的体制改革跟进。 如今纳吉虽故作坚强,但是马来西亚人民一眼看穿纳吉四面受敌,否则就不会发生148个巫统区部主席公开挺纳吉,以及东姑拉沙里 签署支持纳吉宣言的事情。眼下,纳吉已变成一具“政治僵尸”,成为选举的票房毒药,而且巫统内部对抗也让他应接不暇。 为何林冠英成为主角? 第一,林冠英是受欢迎的槟城首长,有助于提升在野党的形象。因此,国阵的政治化妆师认为只要能打击林冠英的形象,就能打击在野党的形象。 第二,林冠英作为一名全国在野党领袖的形象,成为国阵政治化妆师和网络军团的眼中钉。国阵宣传机关认为只要破坏林冠英的名誉,就能成功阻吓人民尤其马来族群却步,拒绝参加或支持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 第三,在2011年的砂州选举,槟州首席部长是在野党的最强催票力量。在是届砂州选举,对很多选民而言,那是一场首长对首长(林冠英对泰益玛目)之战。迄今,林冠英在砂州人民心目中仍然很受欢迎,所以他对砂州选情有一定重大影响。 综上种种原因,阿都拉曼达兰及其支持者无所不用其极地要摧毁林冠英。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在接下来的日子提高警。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06年3月27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纳吉保位极力摧毁冠英,国人未来必须提高警惕

民主行动党50周年党庆:改变在即,斗争到底

1966年3月18日,当曾敏兴医生和第一代领袖创建民主行动党的时候,林吉祥是唯一的全职党工。当时,我们要赢得选举都看来很渺茫,更遑论想要上台执政。 正如林吉祥所形容般,民主行动党当时寂寂无名、缺钱缺资源,也没有政治浪潮的氛围。相比之下,我们党当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乃是同样在野的民政党(建党于1968年),他们包括家喻户晓的马华前总会长林苍佑医生、学者赛胡先阿拉达斯、赛纳基阿拉达斯、著名在野党国会议员陈志勤医生、工运人士V大卫和杨德才。 然而,民主行动党坚持前行,几经起落直到今时今日。今天是我们党庆祝建党50周年的重大日子,我们更要藉此感谢所有在过去半个世纪来为党贡献和付出的领袖和党员。 在过去50年,民主行动党经历了最具挑战的艰难时期。 1969年全国大选,初试啼声的民主行动党在全国104个国会议席当中赢得了13个国席,并把当时联盟(国阵前身)的一些重量级人物拉下马。然而大选三天后爆发513骚乱事件,接着颁布紧急法令暂时中止国州议会及进行镇压,包括援引内安法令逮捕及扣留了林吉祥达17个月。当国会会议于1971年2月重新召开时,许多政治自由已告终结,而民主行动党的议员则面对政府的拉拢。 上世纪70和80年代,在野党政治运动可谓荆棘满途。民主行动党虽在1978年、1986年和1990年赢得不俗的成绩,然而在1974年和1982年大选却遭严重挫折。 在那些年月,民主行动党的领袖经常面对执政当局的政治迫害,其中包括1987年10月茅草行动大逮捕,当局总共扣留了106人,当中16人是民主行动党的国州议员。1998年林冠英被判监,是我们党另一个艰苦时刻。 往后,民主行动党也经历了最为艰巨的1995年、1999年和2004年全国大选。林吉祥和卡巴星同志甚至在1999年大选落败。 在这50年来,许多人曾对民主行动党是否能继续生存产生怀疑,尤其是在1970年代、1982年大选后、以及从1995年至2008年这漫长的荒野时期。 2008年大选,民主行动党从一个被视为“永远的在野党”,崛起成为数个州政府的执政一员,并成为入主中央的替代联盟的伙伴之一。 民主行动党的一些“基因”(DNAs),让我们党渡过了那些艰辛的年月。 第一,民主行动党是个理想和理念兼备的政党。真正的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党员是受到我们党的理想和理念的感召,而非物质上的利益和回报。民主行动党坚信建党宗旨,即:追求自由、正义与团结互助的原则,并透过务实途径勇敢克服所有挑战。 一直以来,民主行动党致力为缔建一个美好马来西亚,不断提出崭新和包容的策略想法,跟其他许多热衷于诉诸种族和宗教恐吓的政党截然不同。 第二,民主行动党一直是属于老百姓的政党,不断为社会上的小市民发声请命。我们党的许多党员,背景多为小贩、小商和劳动阶级。 民主行动党的斗争获得普通老百姓的共鸣,特别是当我们党要吸引各族群支持之际,我们必须重视及加强这项优势。当种族主义论述大行其道的时候,我们党更加必须向全体马来西亚人民展示,每一名马来西亚人民都值得体面工作、合理工资、宜居房屋、完善交通、更佳保健和社会保安等。 第三,民主行动党的斗争行列一直获得年轻人投身参与。其中,林吉祥和范俊登当选为国会议员时,两人分别为28岁和26岁。林吉祥28岁身陷扣留营时,被推选为民主行动党的秘书长。这些年来,我们党珍惜年轻人,并提供许多让他们发挥的平台。相较于其他着重等级和资历的政党,民主行动党更能接受年轻人和新想法。 数十年来,除了我所列举的“基因”之外,民主行动党还有许多特性让它得以走到今天。今天,我们的国家正航向未知的水域,而我们希望更多马来西亚人民跟民主行动党携手,为全民缔建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 生日快乐,民主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50周年党庆工委会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3月18日(星期五),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Read More民主行动党50周年党庆:改变在即,斗争到底

Ministry of Defence should not be a “black hole” of information to avoid parliamentary scrutiny using the Official Secrets Act (OSA)

Yesterday, my parliamentary question on the expenditures of AV-8 (8×8 armored vehicle) and Second Generation Patrol Vessel (SGPV) projects was turned down because it was classified under the Official Secrets Act (OSA). I am disappointed by the Speaker’s decision to gag this legitimate question. Why…

Read MoreMinistry of Defence should not be a “black hole” of information to avoid parliamentary scrutiny using the Official Secrets Act (O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