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新政:权力下放,资源共享

随着砂拉越州首席部长阿德南于3月31日宣布砂拉越州议会将在4月11日被解散,我认为选举的主题应聚焦于为砂州提倡一项新政,包括向联邦政府争取教育、保健、地方治安和交通权力方面的下放,同时让砂州得以跟联邦政府共享更高(如50%)的税收。

即将上演的2016年砂州选举,落在砂州人民对首相纳吉政权日益反感的情况下所举行,这还不包括传统根深蒂固的反抗巫统情绪。

许多砂州人民都认为联邦政府从该州提取宝贵的资源和税收之后,却穷奢极侈挥霍无度;反观砂州人民却在痛苦、贫困和缓慢的发展中度日如年。因此,砂州人民的感受是不难理解的。

虽然纳吉及其联邦政府非常不得民心,但是它仍对高度集中的权力结构慎加维护,从未反思如何把权力下放,授权各州参与制定地方的公共政策。其实,权力下放到地方可有助于确保国家团结一致,杜绝分离主义。

对于砂州,纳吉的唯一秘诀,就是众所周知的“现金至上” 惯常做法。纳吉于2009年4月担任首相以来到访砂州近50次,无不大肆挥洒联邦公帑予各项工程,而承包商在此间所得到的利益远甚于老百姓。

阿德南形象胜泰益玛目

相比之下,从泰益玛目接过砂州首长职位的阿德南则颇受欢迎。阿德南表现温和,较少裙带关系政治包袱,加上他所发表的言论也甚得选民好感。从本质上讲,阿德南既非“泰益”亦非“纳吉/巫统”的表现作风,让他即时成为砂州的偶像。

起初,阿德南扬言推动权力下放的议程,过程中却不料联邦政府比他想象中来得棘手,于是最近竟然热衷于玩火。他利用(已被再解读为“反西马政党”)砂州的反联邦气焰,最后演变成“反西马”,引起S4S(Sarawak for Sarawakians)高涨情绪。

然而,不管禁止在野党领袖入境砂州或把他们驱逐离境,皆对没有为所谓的砂州自主带来帮助。同样地,阿德南在砂州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并不意味着纳吉的联邦政府会就此洗心革面,致力提升砂州老百姓的生活。

让在野党赢取更多席次

政治上而言,正是为了全体砂拉越人民,我们才要让在野党赢得额外席次。因为,这将迫使阿德南重新思考是否继续在联邦层次向纳吉效忠,支持纳吉“直至世界末日”(阿德南语)。阿德南目前手握砂州25个国会席次,在罢免纳吉的抗争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2011年砂州选举,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分别赢得12和3个席次。倘若在野党能够在选区增加(从71席增至82席)的情况下赢得总共20个席次的话,那么纳吉就支撑不久了。

因此,想要纳吉下台则必须准备针对砂州选举进行更广泛的辩论。例如,纳吉下台是否能为砂州落实一项新政?这项新政是否为砂州人民带来实质改变?权力下放会否被滥用,仅照顾现有政治精英的利益?

这项砂拉越新政应该解决砂州人民永世贫困和权利遭剥夺的问题。鉴于阿德南无法说服纳吉下放更多自主权给砂州,那么他在此番砂州选举除了施展仅有的偶像魅力之外,就再没什么好谈。

我认为,阿德南现在的气势已大不如前。倘若阿德南在一年之前,即在消费税落实及其砂州自主议程经数回合谈判遭纳吉否决前就举行砂州选举的话,那么他无疑将赢得压倒性的胜利。

民间经济不景状况令人担忧。消费税的落实为小市民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冲击。在民都鲁和美里,石油和天然气工业大幅度裁员导致失业率增长。因此,鉴于目前国际原油价格低迷状态,即便纳吉在选举期间为阿德南站台承诺让砂州获得更高的石油税份额,也将于事无补。

平分税收助砂产业转型

如今,我们应该重新构建马来西亚联邦,争取更多权力下放到地方,尤其是沙砂两州。

如果砂州所征得的石油税收有五成进入该州税库的话,那么这项新的财政安排将鼓励中央政府减少对天然生产业(如售地、伐木、石油与天然气等)的依赖,继而转型朝环保和可持续性的方向迈进。

有关新构思将能帮助砂州更专注于优质增长和更好的分配,因为更多企业和人民缴税,对砂州政府来说是件好事;而为了让他们交税,州政府则必须提供协助,让他们登上发挥所长的舞台。

最终,即便砂州得以跟联邦平分该州税收,只要一旦经济情况好转,联邦政府必定向人民征收更多税务。无论如何,跟联邦政权平分税收,是为了让砂州管理和提供教育、卫生、交通和地方治安,让砂州人民的生活和命运拥有更多自主权。

在许多实行联邦制的国家,如澳洲和印度,上述范畴均属州的权限,而马来西亚的体制框架乃借鉴两国的产物。其实在1970年代前,教育一直归砂州政府所管。

真正民主防备独裁专制

或有人质疑,这样的做法会否导致独裁者的形成?我的回答是,即便没有权力下放的情况下,砂州已被独裁者蹂躏了几十年。

权力下放是落实真正民主最佳体现。在我们理想中的新马来西亚,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与集会自由将得到保障;与此同时,司法机关秉持廉洁公正;反贪污机构不受政治干预;而且拥有自由和公平的选举制度,这才算得上是真正民主。而真正民主可有效防备独裁者,更甚于专制政权。

2014年10月,砂州民主行动党在《民都鲁宣言》中已经提出了上述想法,如今是时候进行更为严谨的讨论。不过,为砂州提倡一项新政则刻不容缓,而不能单靠民主行动党促成此事。

因此在砂州选举前,所有要纳吉下台的人们必须思考,如何能够为砂州老百姓带来福祉,包括提升经济和生活质量。所有要纳吉下台的人们,都应该认真关注砂州选举。我相信,只有在民主的情况下把权力下放给砂州,才能达致真正国民团结。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4月2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