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选举后,柔成全国改革前线

这是我自2016年1月7日患上面部神经瘫痪以来,在居銮出席的第一场公开活动。养病期间,感谢居銮市民的关心,感谢我的助理在这期间代表我工作。与此同时,更要感谢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秘书暨柔州反对党领袖颜碧贞在这段时间扛的领导。

过去几个月,马来西亚政治出现巨大变化,尤其是2015年7月28日前副首相慕尤丁被革职,以及2016年3月4日《公民宣言》。我认为,砂拉越州选举之后,柔佛州将是改革前线,成为举国瞩目焦点。

去年,慕尤丁公开对首相纳吉处理1MDB和26亿令吉丑闻表示不满之后,遂被开除副首相职位。

然而,就算不考虑慕尤丁对柔北的影响,也暂不衡量柔佛巫统最新倒大臣卡立诺丁的分裂因素,根据2013年全国大选的选举结果,只要5%选票转向,国阵将在柔州失去7个州议席和7个国会议席。

只要10%选票转向,国阵将在柔佛州进一步失去另外7个州议席和4个国会议席;也就是说,倘若有10%选票转向,国阵将一共失去14个州议席和11个国会议席,而这11个国会议席,尚未包括慕尤丁的巴莪国会议席及其所影响的议席。

柔佛州一共有56个州议席,需赢得29席次才能执政。2013年全国大选,在野党赢得18个州议席;因此如果能够增加14席,就意味着新的、扩大的在野党联盟将执政柔佛州。

柔佛州共有26个国会议席,在野党上届赢得5个国会议席。目前,国阵拥有134个国会议席,而在野党距离执政全国的门槛(112席)尚差24席。由此,柔佛有可能为此贡献11个国会议席,甚至更多(若包括慕尤丁的影响范围),拉近入主布城的距离。

*5%选票转向国阵将失以下州议席*
Gambir 甘蜜
Paloh 巴罗
Mahkota 马哥打
Nusajaya 奴沙再也
Bukit Naning 武吉南宁
Pemanis 柏马尼
Sungai Balang 双溪巴浪

*10%选票转向国阵将失以下州议席*
Senggarang 新加兰
Semerah 圣模那
Serom 实廊
Tenang 丁能
Kempas 甘拔士
Kemelah 可美拉
Pulai Sebatang 浦莱士巴当

*5% 选票转向国阵将失以下国会议席*
Pasir Gudang 巴西古当
Labis 拉美士
Tebrau 地不佬
Segamat 昔加末
Ledang 礼让
Pulai 浦莱
Muar 麻坡

*10% 选票转向国阵将失以下国会议席*
Sekijang 士基央
Tanjong Piai 丹戎比艾
Johor Bahru 新山
Sri Gading 四加亭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将与盟友尽最大的努力,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为马来西亚和柔佛改朝换代做好准备。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6年4月10日,在居銮和平花园万里香茶室“咖啡店论坛”所发表的谈话。)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