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6

卡立诺丁沦为贩卖恐惧的大臣

柔州大臣卡立诺丁昨天在州议会为州财政预算案总结时,借机污蔑民主行动党无视巫印裔的政治诉求,只为华裔争取权益。卡立诺丁的言论,可说是把巫统当下的焦虑赤裸裸地曝露了出来,就连平时相对谨慎的卡立诺丁也沦落到打种族牌的地步,不惜一切攻击行动党。 卡立诺丁所说的,完全是毫无根据的恶意指控。柔州议会反对党领袖颜碧贞与其他行动党州议员在议会驳斥了卡立诺丁,也已为此召开记者会向新闻媒体和社会大众说明。 究竟卡立诺丁的意图何在? 卡立诺丁把行动党描绘成一文不值,故“不应该存在于柔佛”的妖魔鬼怪,过程中也想释出一个信息:任何与行动党合作的政党都不值得选民支持。 透过卡立诺丁针对行动党的不实指控和种族言论,可见他正在尝试各种方法,阻止柔州在野大联盟成形,尤其是希望联盟三党与土著团结党的整合和政治重组。 上星期,卡立诺丁在为柔州巫统元老常年大会开幕时,才这样告诉过巫统党员: “来临的大选会是我们最艰难的一战,关乎巫统的生死存亡,因此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党,况且我们现在也正面对接二连三的挑战。” “今天的巫统遭受批评和嘲笑,攻击我们的已不再是传统政敌,而是那些曾经与我们同在、曾是我们一份子、曾经领导我们,且知道我们如何行动、运作、思考的人。” 卡立诺丁说的没错,柔州巫统在来届大选确实面临着丢失政权的危机。可悲的是,卡立诺丁领导的柔州巫统在州政策方面,已没有能力向柔州人民提出具体和崭新的内容。无异于其他地方的巫统领袖,卡立诺丁现在只想依靠贩卖恐惧保住政权,借由妖魔化行动党来促使选民不要支持在野党。 如此低级且极其幼稚的技俩,怎么样也抵挡不了人民一心求变,替换巫统的强烈反风。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1月29日在居銮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卡立诺丁沦为贩卖恐惧的大臣

Politik ‘Ugut’: Lekeh Sangatkah Rakyat di Mata Khaled untuk Digertak-gertak?

Menteri Besar, Khaled Nordin dalam ucapan penggulungan Sidang DUN Johor semalam akhirnya memperlihatkan wajah beliau yang tidak lebih hanya mampu berterusan mengambil jalur perkauman sempit untuk berhadapan parti lawan. Dengan lantang Ketua Perhubungan UMNO Johor ini membuat serangan menerusi tuduhan kononnya DAP hanya berjuang untuk…

Read MorePolitik ‘Ugut’: Lekeh Sangatkah Rakyat di Mata Khaled untuk Digertak-gertak?

昔加末2工厂臭气熏天;诚邀哈敏会勘,感受人民所受

位于巫罗加什的橡胶厂,以及利民达/居本巴鲁的油棕厂,因防污不当导致空气污染,使到工厂周围一带臭气熏天。我日前(11月14日)把此事带到国会特别议事厅,要求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关注当地居民的健康,正视并遏止工厂空污的问题。 我谨此诚邀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兼同样来自柔佛州的礼让区国会议员哈敏沙慕里,与我一起前往这两个昔加末县内的工厂实地勘察。 建利粒状胶厂私人有限公司(Kian Lee SMR Factory Sdn Bhd)设于巫罗加什的橡胶厂,四周皆为住宅区,工厂距离最近的住家也只有70公尺。出自工厂的臭气令人难闻,也影响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与健康。我已多次在国会提及这个问题,无奈迟至今天都还没解决。 哈敏在国会特别议事厅回应时也证实,该部接获不少民众投诉这家橡胶厂的空污问题,目前已加紧监督。环境局(JAS)已指示该厂额外安装空污监控系统,并且确保储藏室处于封闭避免臭味外泄。 Milik Mestika私人有限公司位于利民达/居本巴鲁的油棕厂,也同样带来扰民的空污问题。 因该厂设在住宅区附近,自2014建厂以来,就已频频受到当地居民的投诉,担心健康受到空污影响。 利民达区州议员陈正春告知,该厂在未获东甲县议会和柔佛州环境局的批准下兴建,厂主甚至在2015年3月被援引《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物法令》非法建厂的条文控上地方法庭。然而,厂主已向天然资源与环境部上诉。 居民和厂方于2016年8月21日进行了一场对话会,麻坡环境局的官员在会中指出,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已经有条件批准了该厂的上诉。 对此,哈敏在国会特别议事厅说明,该部辖下的环境局已发函表示“不阻止”(tiada halangan)该厂兴建,条件是该厂必须备有污染监控措施,如安装防污科技。 环境局辩称,该厂有至少500公尺的缓冲区,符合相关指南的标准,加上污染监控科技也见效,因此准予该厂继续营运。若该厂有违原先的条件与承诺,环境局将撤销该厂的执照。 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副部长能随我一起到工厂勘察,也到工厂附近一带的住宅区聆听民意。哈敏必须知道,直接面对空污危害、承担健康风险和压力的,一直都是当地的居民,唯有亲身感受人民所受,天然资源与卫生部各造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1月16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昔加末2工厂臭气熏天;诚邀哈敏会勘,感受人民所受

Jemputan kepada Timbalan Menteri Sumber Asli dan Alam Sekitar agar Turun Padang ke Kilang-Kilang Penyebab Pencemaran Udara

Saya telah membangkitkan isu pencemaran udara oleh kilang getah di Buloh Kasap dan kilang sawit di Jementah/Kebun Bahru dalam persidangan kamar khas Parlimen pada 14hb November 2016. Kementerian Sumber Asli dan Alam Sekitar (NRE) diminta mengambil tindakan yang tegas demi kepentingan penduduk. Dengan ini saya…

Read MoreJemputan kepada Timbalan Menteri Sumber Asli dan Alam Sekitar agar Turun Padang ke Kilang-Kilang Penyebab Pencemaran Udara

Peruntukan Melampau di Jabatan Perdana Menteri

Jabatan Perdana Menteri (JPM) akan menerima sejumlah RM15.94 bilion peruntukan dari bajet 2017 dimana perbelanjaan pengurusan dan pembangunan masing-masing RM4.92 bilion dan RM11.01 bilion. Saya sifatkan jumlah ini adalah terlampau besar lebih-lebih lagi apabila peruntukan untuk kementerian-kementerian lain seperti kesihatan, pendidikan, kebajikan dan kepolisian dipotong.…

Read MorePeruntukan Melampau di Jabatan Perdana Menteri

制止首相署的不必要开销

首相署将于2017年获分配约159亿4179万7300令吉的预算,其中49亿2246万9000令吉为行政开销,110亿1932万8300令吉则是发展开销。与此同时,政府其他部门的预算不增反减,尤其是在卫生、教育、福利及治安相关方面的预算更被大幅削减。相较起来,首相署这笔预算实在没必要那么庞大。 昨天,我收到了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的国会书面答复,回应我对首相署巨额预算的质疑。她指出,逾110亿的发展开销将被拨到首相署辖下31个涉及第十一大马计划(第二滚动计划)的单位,首相署经济策划组(EPU)也已核准此事。 据阿莎丽娜所述,首相署下辖共有92个单位,包括57个署局、10个联邦法定机构、13间公司、5个走廊发展机构、5个基金会,以及2个国际组织。 不过,这92个单位并不足以合理化首相署的巨大开销,原因在于首相署本来就不应该管辖太多单位,其中有好些单位还吞噬了内阁其他部门的权力。最显著的例子就是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陆路公交事务理应是交通部所管辖的范围,而非首相署。 再者,首相署也编列了不少巧立名目、用途不明的预算,可任由首相酌情使用和对外分配,我称之为纳吉独创的“收买基金”。我将在另一篇文章深谈这个问题,但无疑这笔“收买基金”就是让首相笼络人心的工具。 虽说首相署2017年的159亿预算已较低于2016年的200亿预算,但它仍有更低的空间。 回看2008年,首相署预算只占了总预算的3.4%,这个百分比来到2017年已是6.1%。 2017财政预算案编列的发展开销只有480亿令吉,占总发展开销的18%,这绝对不利于国家未来的发展,诸如道路、医院、港口的提升工作将被推迟。然而在这么有限的发展开销当中,首相署竟可坐享23%的总发展开销,相较于2008年的8.1%已是判若云泥。 由此可见,首相署近年逐步从别的部门夺取了不少可贵资源,也大大削减了本应优先的公共开支,典当了许多马来西亚小市民的权益。 早在本次国会开议前,我已提出了一个动议,沉没在今日议程的第27项: 27. PR-1343-U77348 刘镇东【居銮】提议:“本院同意减少首相署的预算,将之重新分配予教育、公共交通、卫生,以及社会福利的相关事务。首相署的预算在2008年得以限制在69亿令吉,其中34亿令吉为行政开销,35亿为发展开销。然而在2016年,首相署的预算已大大超出2008年的金额,行政开销和发展开销分别高达59亿与140亿令吉,首相署的预算总共是200亿。”【财政部】 我不认为政府会放行,让这个动议有机会在国会殿堂被辩论,但我坚信制止首相署的庞大开销是何其重要,这将有助于把预算转用在公共利益,让人民享有更好的医疗、交通、治安和教育。

Read More制止首相署的不必要开销

我国工业范式转移的契机

川普意外当选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除了让全球感到震惊之余,也为马来西亚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有一个范式的转移(paradigm shift),以面对世界经济的新格局。 首先,我们透过川普的竞选主张,了解到美国新政府将以美国人的工作饭碗优先,为美国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这意味着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A)已随着川普的当选宣告胎死腹中。马来西亚目前仅仅靠着出口导向工业化发展的经济策略,我们不得不找一个新范式,以便超越现在的困局。当前的关键在于,我们有必要为国家的经济框架做一个长远的思考。 自1970年以来,马来西亚一直依赖着出口导向工业化经济,但这套模式在今时今日已经行不通了,我们不能再靠廉价非技术移工生产的低端产品搞出口拼经济。 跨太平洋伙伴协议告吹后,国阵议员第一时间的本能反应就是把出口目标转向中国,事实上这也行不通。中国还得花上几年时间取代美国成为最终出口地,因为中国目前依旧是出口美国的主要国家之一。 再者,随着欧洲的经济增长,以及中国的经济放缓,美国将减少从亚洲进口,全球贸易预料会在2017年倒退。短期而言,马来西亚也需要一个清晰的应对策略。 我促请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带领国家自省,思考一个超越上述出口导向工业化困局的新经济模式。 贸工部的任务,不只是贸易,而是还有工业。重塑一个为中产阶级提供更高收入,并以技能与技术为基础的新一代马来西亚工业,贸工部责无旁贷。 与其把焦点放在下一个贸易 ,贸工部和联邦政府不如重新检讨马来西亚的工业,把它带往更高的层次。 范式转移,我国已经延误许久了。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11月14日,在国会参与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辩论(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发言。)

Read More我国工业范式转移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