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重组、重整希望

希盟三党(公正党、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于12月13日与土著团结党签署合作协议,政治重组进一步成型。在野力量的整合,也捣毁了纳吉的春秋大梦,遏止他在来届大选因为摧毁了在野党势力而不战而胜。

纳吉自2013年大选以来,就布局透过囚禁安华和收编哈迪派系的伊党,企图让在野联盟失去马来巨头,只留下华裔领袖,削弱在野联盟的族群多元性优势。如此一来,纳吉与国阵便能在没有可行的替代选择下,轻易赢得选举继续执政。

纳吉现在不必再妄想这会发生。

让我们回顾505大选以来的政治演变,将有助于我们了解希盟与土团党携手合作的脉络和意义。

2013年第十三届大选,纳吉竭尽所能为国阵收复失地,最终却只获47%的总得票。纳吉享有执政者优势,并在一党独大的情况下,任意操弄选举制度、控制媒体,以及滥用国家机器公然为国阵助选,为保政权无所不用其极。我们后来也知道,纳吉私下坐拥数十亿现金,供他收买人心换取选票。然而,这么庞大的竞选资源,纳吉都只是惊险过关,选票不过半。

纳吉深知,若政局没有剧变,国阵巫统将在来届大选垮台。

如果纳吉无法赢得选举,巫统不一定会继续支持他。马哈迪与阿都拉分别在2003和2009年卸下首相兼巫统主席职,原因在于巫统把他们视作拖累选举的包袱,纳吉并不想自己落得同样的下场,被巫统中途换帅。

除了阿旦杜亚命案以外,纳吉如今也因为一马公司丑闻恶名全球。纳吉知道自己一旦离开权力中心,这些丑事足以让他在监狱度过晚年。毫无退路的纳吉,将不惜一切以任何手段保住权力。

永久掌权的唯一方法,就是借由打压与收编,摧毁原先的在野联盟——民联。

纳吉在2013年大选不久后,透过印尼副总统尤素夫卡拉当说客,向安华提出“大和解”并拉拢他和公正党加入政府。安华毅然拒绝了该献议,最终的代价是自己身陷囹圄。纳吉505选后最初喊出的口号“全民大和解”,就是试图复制他父亲拉萨收编在野党的事迹。当然,两父子处在完全不同的时代。

在野党从民联到希盟,虽然被打击却仍然延续,很大程度要感谢安华不被收编、无惧牺牲的勇气。

对于不能被收编的行动党,纳吉也不屑一试。纳吉的策略是,把行动党打成妖魔鬼怪,被用于煽动种族情绪。我们也看到林冠英被选择性指控,以及行动党面临撤销注册的风险。

纳吉在与安华的“全民大和解”告吹后,找上了伊党。早在2008年大选,伊党内部已经有一股声音,提倡伊党与巫统在州乃至联邦组成“联合政府”,而非与公正党和行动党结盟。所幸已故聂阿兹坚决反对靠拢巫统,并在2008至2013年之间多次挡下巫伊合作的献议。

自1998年9月安华被革去副首相一职后,伊党内部出现了两个主要派系:一派主张伊党专注深耕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和玻璃市四个马来州属的基本盘;另一派是由已故法兹诺所领导,主张伊党进一步接触城市穆斯林,甚至是非穆斯林。前者认为有必要时,并不避忌与巫统合作;后者志在替代巫统,与其他在野党联手击败国阵。前者是基本教义派;后者强调与现实情境的结合。

我2004年在澳洲国立大学撰写学术论文,就提出保守派与尝试走向中间、主流化的开明派两派之争。伊党当时的主席法兹诺倡导伊党的走向全国,成为一个全民接受的全国性主流政党,投入在野联盟取代巫统、国阵执政联邦,而非安于在丹州和登州当地方政党。

2013年1月,大选跫音将近,哈迪阿旺拒绝推举安华为民联的替代首相人选,反而推举立场摇摆不定的东姑拉沙里。东姑拉沙里则提出大选后在视选举成绩决定是否成为民联首相人选。

2014年1月,公正党透过加影行动让安华出任雪州大臣,遭到哈迪阿旺的反对。同年7、8月,哈迪阿旺也反对旺阿兹莎担任雪州大臣。

2014年3月,纳吉启动收编和分化策略。首相署部长加米尔代表纳吉政府,向哈迪阿旺领导的伊党保守派伸出橄榄枝。加米尔建议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私人议员法案,以便修法让丹州落实伊刑法。355修正法案,已明示了巫伊两党的非正式结盟。

纳吉此举可说是一石三鸟,导致伊党内部的保守派与开明派分裂、激化民联三党之间的矛盾,以及把社会撕裂成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对立。

伊党保守派与开明派的两派经历了1998年至2015年17年的角力,到2015年6月的伊党大会后,捍卫开明和进步价值的开明派宣告退党。伊党大会也决议与行动党断交,民联正式瓦解。

从2013年起的政治演变,我们很多时候看到哈迪阿旺倾向纳吉多于安华,与巫统合作的意愿还高于其他在野党。至今,还有人依然寄望与哈迪阿旺领导的伊党合力打到巫统,他们应该好好认清事实。

退出伊党的多位开明派领袖,无疑是真英雄,在纳吉极力收编马来在野领袖的当儿,他们的立场依旧坚定不移。他们在2015年9月16日创立了诚信党,随后在9月22日与公正党和行动党组成希盟。

纳吉势必让在野联盟的马来巨头倒下,却意想不到巫统后院起火,打乱了纳吉的如意算盘。

自一马公司和26亿令吉丑闻爆发以来,部分巫统领袖开始施压纳吉。为了排除异己,纳吉在2015年7月28日大刀阔斧撤去了慕尤丁的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职,以及沙菲益的部长兼巫统副主席职。慕克里也在2016年2月被撤走吉打州大臣职。

马哈迪在2016年2月29日再度退出巫统,并与林吉祥等多位前政敌在3月4日同台推动《公民宣言》救国运动,如此破天荒的举动震惊不少人。

多个月后,土团党在8月成立,并于9月取得注册。安华与马哈迪9月在法庭的历史性握手,以及旺阿兹莎与茜蒂哈斯玛11月的流泪相拥,是我们这个时代极具意义的一刻,昔日宿敌在大是大非前放下恩怨,寻求大和解共同对抗纳吉暴政。

2016年11月12日,马哈迪与慕尤丁出席希盟首届大会,是政治重组的一大里程碑,尤其是马哈迪在演讲时,表明了土团党加入希盟的意愿。

马哈迪11月19日现身Bersih 5集会演讲,也分别在12月4、10日分别出席行动党与诚信党大会,进一步奠定政治重组的格局。

在野党一路走来几经波折,克服种种考验才成功整合力量,遏止纳吉在来届大选因为收监安华、收编伊党而不战而胜。政治重组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忘记安华、林冠英,还有忍痛告别伊党的诚信党领袖。

政治重组后,在野党再次整合为一个多元族群,且拥有马来巨头领袖的在野大联盟,准备挑战巫伊两党的非正式结盟。

2016年12月13日,这日期之于马来西亚政治非常重要,希盟三党和土团党在这天掀开了政治重组的新一页。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