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援助金不如良好的经济政策

对于60%低收入群及整体经济而言,再多的一马援助金都不比全面的经济政策来得重要。巫统的部长们真可笑,竟然以为受惠者不知道状况。

马哈迪狠批一马援助金形同贿赂,引来巫统部长和领袖的强烈反弹。在巫统人的思维里,一马援助金的受惠者对首相纳吉与国阵政府满怀感激,也因此会对马哈迪的批评感到失望。

在消费税实行之前,一马援助金确实为巫统的形象加分,也让巫统在2013年大选赢得不少选票,但是换做今天就是另一回事了。

许多马来西亚小市民现在都抱着以下的想法,看待一马援助金:

第一,一马援助金是公帑,受惠者没必要像前面两三年般感谢纳吉。

第二,在消费税与物价上涨的负担下,一马援助金就如拆东墙补西墙,对于家庭收入没有太大的帮助。

第三,小市民更希望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赚取体面的薪资,尤其是当下的就业环境难以找到体面的工作机会。相较于一马援助金,有尊严的工作才是生活的保障。

2011年7月,民联率先提出了一套全面的经济规划,让纳吉不得不付诸回应,一马援助金因此在草率和粗糙的决定下诞生。我当时是民联政策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我们主张提升马来西亚60%低收入群的经济能力,进而带动整体经济的发展。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美国家的需求放缓使到马来西亚出口业遇挫,转向依赖国内消费让经济增长。然而放长远来看,庞大的家庭债务和利息让国内消费难以维持永续性。

民联2011年拟定的经济政策,旨在落实一个以60%低收入群为主的经济改革,寻求更符合永续性的经济增长策略。

我们建议了三套经济改革的措施,增加60%低收入群的实际收入与可支配收入,将马来西亚的经济带往更高的层次。

第一套措施——收入与生产力

援助金无法取代实际的经济政策,创造具备体面薪资的体面工作。

马来西亚的经济难题在于如何减少仰赖廉价非技术劳工,以及如何推动产业走向机械化与自动化,减少人力需求之余,也让雇员享有更高的待遇。

政府扮演重要的角色,带领我国的产业追求高生产力(透过自动化与提升)、高技术、高薪资的良性循环,避免陷入低生产力、低技术、低薪资的恶性循环。

第二套措施——社会开支

做好房屋、公交及医疗这三个事项,政府责无旁贷。

大多数60%低收入群中的小市民,都把大部分收入和储蓄耗在房屋、交通及医疗。如果他们可以在这方面减少开支,却享有同样甚至更好的生活品质,他们将会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消费在其他事项,除了让自己增值,也提升整体经济。

政府与官联公司不应该扮演卖房的发展商,而是体面社会住宅的提供者。我国最庞大的几个发展商当中,竟然不乏以营利为目标的官联公司。

在交通方面,政府该做的不是卖车,而是建设一个低收费、高效率的全国性公交系统,不仅仅是那种让承包商比民众更受益的巴生谷捷运。买车,以及随后的维修和汽油,都占了家庭开支很大的一部分。如果低收入户可在汽车和交通减少支出,这同样会让他们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消费。

政府也必须搞好医疗服务。我国营利的私立医院,很多都是由官联公司拥有,包括国库控股、森那美及KPJ。政府走双轨制,让公立医院人才流失和素质下降,更多马来西亚小市民被迫花费在私立医院。看到小市民要靠贷款缴付医药费,不禁感到非常心酸,这笔债务也得耗个几年偿还,同时减少了他们的可支配收入。

所谓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许多小市民都不吝花钱在孩子的教育费,包括学校与补习中心。提升公立学校的教育品质,降低对补习中心的需求,是政府可以进一步探讨的可能性。

第三套措施——打破垄断和寡头垄断

在为60%低收入群提高可支配收入的同时,政府的另一个挑战是打破垄断。

举例来说,研究发现相较于其他亚洲国家,马来西亚人民得花更多费用在网络数据及手机通讯,才能享有同等的服务品质。

从米到糖,再到收费大道,我们的日常生活都离不开垄断和寡头垄断的影响。良好的政府必须时时刻刻与人民同在,而非屈服于大财团。打破垄断和寡头垄断,也有正面的经济意义,因为60%低收入群有了更多的可支配收入后,就会消费在本土经济(而不是购买进口手提袋),造福整体经济。

总结 

2011年,民联政策委员会研拟了上述提及的经济改革措施,加强60%低收入群的收入和可支配收入,纳吉随后推出一马援助金作为回应。

我必须承认一马援助金和“钱是万能”的概念确实可行,让国阵巫统在2013年大选得以保住政权。不过,随着工作越来越难找、生活开支日渐提高、消费税及其他挑战,一马援助金的政治效果已经无法在纳吉身上奏效。

现在是时候提醒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包括一马援助金的受惠者,与其要求更多的援助金,不如追求一个全面和深谋远虑的经济政策。更准确来说,援助金不比一份具备体面薪资且有尊严的工作来得有保障。我有信心,每一位马来西亚人民都深知这个道理。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2月28日在居銮发表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