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2017年新春献词——《突围》

从2016年12月30日起至今的一个月,我趁阳历新年和农历新年走访柔佛各城镇的大街小巷,至少与万人见面、握手、嘘寒问暖,也与其中一些朋友做比较深入的交流和讨论。最常被问到的是:什么时候大选?真的可以打败纳吉吗?经济那么坏,该怎么办?

深刻地感受到,大部分华裔小市民都很希望看到改朝换代,很多人说“等得很辛苦、快点大选吧、纳吉‘不能用’了!”。但大家也很不确定在野党是否可以突围。

如何突围,是大家关心的。

我们处在前所未有的乱世。要突围,在思维上就得大破大立,尤其因为纳吉和他的政权盟友,将会用尽一切的方法,分化在野的力量,我们更不得不寻找新的认知框架。

趁农历新年佳节,我提出三道问题,让大家团圆团聚聊起政治时,可以参考。

第一,纳吉的盜国政权是当下的主要矛盾

马来西亚过去数十年看过很多腐败的例子(有好些发生在马哈迪任内),因此,很多人认为,纳吉也只不过是另一个巫统的贪腐个案,已经见怪不怪。纳吉的宣传搞手也在试图塑造一个“人人都贪腐,纳吉不是特例”的说辞。

这个认知框架是危险的。因为搞不清楚当下的主要矛盾,认为纳吉也只不过是另一个贪腐的例子,接下来的逻辑会是“换人做了也是一样”,再下去的逻辑,就是纳吉希望看到的:“纳吉是熟悉的魔鬼,留着吧”。马华公会的网上枪手,在5千万令吉华小拨款解决不了之后的最近数周,知道华裔选民厌恶马华但不一定对换政府有信心,而呼吁大家投废票。

这样的认知框架,也是为什么过去数日,很多朋友包括支持者,对于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建议与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合作救国、解决马来西亚的全球盜贼国(global kleptocracy)问题,负面反应更多于正面。

我们当然知道哈迪、廖中莱和马袖强都是纳吉的盟友,肯定不会要与在野党合作解决一马公司和其他纳吉涉及的丑闻。但整个讨论,显示在很多朋友潜意识的认知框架里,纳吉不是最大的问题、不是主要矛盾。

这是所有希望马来西亚向善、向上改变的朋友的功课:如何让全民看到,纳吉的盜国行为,以及对马来西亚残存的制度体系的破坏,是当下的主要矛盾。

来届大选,所有反对纳吉的势力,必须集结。接下来的战役,就是纳吉政权对垒所有要结束纳吉政权的改革力量。

只有清楚当下的主要矛盾,才能有清楚的策略,才能让无数的小市民看到希望和方向。

第二,我们与敦马哈迪和他的新党土著团结党的合作,只是为了选举的权宜之计,还是推动改革的长期合作?

很多论者因为敦马任内恶行和团结党半数党员从巫统而来,而认为只能与团结党有限度合作,是权宜、逼不得已的选举联盟。

我认为,我们要确保希望联盟和团结党的支持者,在大选中都把票投给对方,而且不只是因为选举的权宜需要,而是因为大家最后对马来西亚的未来有共识、有共同的愿景,并且乐见希望联盟与团结党共同执政。

我们的对手是全球盗贼国榜首,有着一党制国家的所有便利,希望联盟和团结党不只要打败纳吉和巫统,而且要赢得够多的议席,才有稳定的新政府。

只有在马来海啸与非马来选民强力支持下,希望联盟与团结党获得国会222席当中130席次以上,马来西亚在来届大选后才会有长治久安的稳定政府。

当然,马哈迪和团结党领袖对于马哈迪时代的不当施政,在未来不久的将来,必须有所表示,包括表达歉意,未来的路才有长期的互信。

更重要的是,希望联盟与团结党需要在个别的支持者群中建立互信,也要在各族之间和跨南中国海与沙巴、砂拉越人民建立互信,让马来海啸最后成为马来西亚人共同的海啸。

第三,中国因素

最近数日,马华公会的主要领袖不断点名攻击我,说我反对中国投资。我反对的是马华公会成立一带一路中心和马华对华事务委员会。我认为马华公会不应该担任中国投资的代理人。我也提出,马来西亚对任何外资,包括中资,都需要有所选择,而不是照单全收。

马华公会领袖当然希望可以利用中国牌,也称行动党反中,希望可以获得华裔选民的支持。

纳吉是马来西亚的主要矛盾。当中资拯救一马公司和纳吉的其他金融危机,就不是我们所要的中资。马华公会当然希望华裔选民接受“所有中资都是对马来西亚华人好”的说法。

就如汤杯马来西亚队对上中国队,马来西亚华裔很自然的支持马来西亚队。我有信心,中资的议题也一样。

希望联盟与团结党接下来的挑战是,无论在中资和其他议题,如何提出让全民认同和拥护的“马来西亚队”愿景。

我们要解决的,是当下的主要矛盾——纳吉的盜国政权,我们要准备的是,如何提出马来西亚的新愿景,进而选出一个长治久安的稳定新政府。这是我们在2017年共同的挑战。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月27日发表的新春献词。)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