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7

巫统会成为在野党吗?

砂拉越的朋友们经常问我,巫统会否东渡接管砂拉越州政府,并像1994年以后的沙巴那样统治砂州。这样的担忧并非凭空而来,尤其是现任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与巫统的关系匪浅。 我会反问大家两个问题,巫统能否熬过来届大选,或巫统会否成为一个新的在野党? 很多人普遍认为,巫统无可匹敌,永远不会被打倒。的确,要让一个掌权超过60年的执政党下台,我们需要一股相当强大的海啸。这并不是不可能,2008与2013年我们已经见证过政治海啸的发生。 首先,自独立到2004年大选,巫统透过联盟/国阵执政,并得到可观的非巫裔选民支持。然而,巫统在2005年开始走向右倾,大打马来人至上的种族牌,导致半岛其他国阵成员党逐渐失去支持,马华公会、国大党及民政党在2008与2013年大选兵败如山倒。 第二,巫统在2013年后没办法扩张基本盘,因此拉拢伊斯兰党成为了一个很好的选择。巫统希望暗中与伊党串通,将社会撕裂成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对立的局面,巫统与伊党的非正式结盟可以因此赢到足够的议席成立联合政府。然而, 巫统与伊斯兰党的合作衍生的问题,是半岛的非巫裔选民,还有沙巴与砂拉越的多数选民不能接受巫统。 第三,首相纳吉个人在2013年大选比巫统对马来人更有号召力,但一马公司丑闻爆发以来,加上糟透的经济政策如消费税、汽油上涨,还有削减医疗和教育等公共开支,纳吉得到的支持已不大如前,甚至沦为巫统的包袱。对纳吉感到不满的巫统领袖与党员,另外成立了土著团结党,让在野党如今可以接触很多之前走访无门的地区。 简单来说,纳吉领导下的巫统,是巫统最为脆弱的时候。 从2013年大选的结果来看,国阵赢得的133席当中,有60席的得票率低于55%,是国阵的边际选区。60席当中,甚至当中有16席的得票率还低于50%。 以柔佛为例,只要有6%的中间选民转向支持在野党,我们就可以拿下国阵至少11个国会议席,包括柔南的巴西古当(国阵得票49.6%)、蒲来(51%)、地不佬(51%)、丹绒比艾(55%)和新山(55.7%);柔北的拉美士(49.5%)、昔加末(50.3%)、礼让(50.7%)、麻坡(51%)、士基央(53.2%)和巴莪。 在吉打,国阵的8个边际选区为日莱(50.2%)、居林-万拉巴鲁(51%)、本同(51.5%)、马莫(51.9%)、华玲(52.5%)、锡(52.6%)、尤仑(52.8%)及巴东得腊(54.6%)。根据地方民调,在野党(尤其是与土著团结党结盟后)甚至有机会拿下浮罗交怡与古邦巴素。吉打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战场,中间选民左右着10个国会议席的去向。 巫统的88席中,有14席在沙巴,1席在纳闽,其余的73席在半岛。半岛73席中,有30席可说是经过巫统“特别设计”,在最坏的情况下也不会败阵的铁堡垒,剩下的43席是我们必须火力全开的战场。 希望联盟与土著团结党必须准备就绪,迎战巫统-伊党-国阵的布局。让巫统输剩30到40个国席,成为新的在野党,并不是不可能。 这是我们在第十四届大选必须努力的目标。 (感谢主办这次全民论坛的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还有感谢民主行动党砂拉越州主席张健仁、州秘书林思健、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以及浮罗区州议员黄庆伟的出席。)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2月26日在砂拉越美里《迎战国选还有希望吗?》全民论坛的演讲稿,2017年2月28日发表于媒体。)

Read More巫统会成为在野党吗?

卡立诺丁典当柔州土地与尊严

柔佛州政府高官涉嫌土地贪污丑闻,我们对于大臣卡立诺丁无力捍卫州行政部门的廉正与声誉,深表遗憾。 反贪污委员会日前已逮捕6人归案调查,其中包括一名行政议员的儿子与麾下高官。 显然,这宗涉及挪用柔州土地的贪污案,已让卡立诺丁陷入领导危机。卡立诺丁也身兼天然税收委员会主席,掌管柔州的土地事务。 事发至今,卡立诺丁依然保持沉默,毫无半点行动。柔佛州民主行动党敦促柔州大臣卡立诺丁,立即采取以下六个措施: (一)调查期间,暂停有关行政议员的所有职务,直到反贪污委员会给予清白。 (二)放弃兼任天然税收委员会主席,并在调查期间把该委员会主席一职交由州秘书暂代。 (三)冻结土地贪污案件中所批准的土地。 (四)州议会成立一个特别遴选委员会,并由在野党议员担任主席,监督这宗土地贪污丑闻的调查过程,并向州议会提呈详尽报告。 (五)重新审查近五年内所批准的土地申请。 (六)强制州行政议员申报财产,防范行政部门贪腐。 行政议员的儿子与特别事务官涉嫌扮演州政府与私人界的“中间人”,协商柔州的土地买卖事宜,这恰恰也是该行政议员负责的事务。 根据报导,反贪污委员会接下来还会逮捕更多涉及土地贪污丑闻的人士,包括州政府的其他官员。 柔州大臣卡立诺丁是州行政议会主席,也是天然税收委员会主席,竟然还能让这样的丑闻发生。身为一州行政首长,卡立诺丁必须有所担当,采取即刻的行动,并且给予社会大众一个说明,保住他“柔佛团队”的名誉。保持缄默不是一个聪明的方法,反而只会引起外界更多的揣测,怀疑此案会有更多的领袖与政府高官涉及其中,包括大臣本身。 此外,挪用州的土地牟取私利,等同于出卖柔州的人民与主权,典当全州的公共利益。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促请柔州政府立即执行上述提及的六大措施,挽回人民对州政府的信心与信任。贪腐文化在联邦和各州的国阵政府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卡立诺丁是否能够向民众展现打击贪污的决心,彰显柔州政府的不一样。 强制州行政议员申报财产,多年前早就已经在希望联盟执政的槟州与雪州实行。 我们必须提醒卡立诺丁,柔州政府与槟州政府的较劲不应该是在政治上,而是应该在政策、治理和廉正上。卡立诺丁如今陷入领导危机,典当了柔州土地与尊严,证明其之前试图打击槟州政府的廉价政治技俩根本不管用。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于2017年2月27日在新山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卡立诺丁典当柔州土地与尊严

Krisis kepimpinan Khaled Nordin mengadaikan tanah dan maruah negeri Johor

Kami berasa amat kesal bahawa kerajaan negeri Johor gagal mengambil sebarang tindakan untuk mempertahankan integriti serta reputasi institusi negeri setelah terbongkarnya skandal tanah melibatkan pegawai-pegawai kanan Menteri Besar Khaled Nordin. Dua hari sudah berlalu berikutan Suruhanjaya Pencegahan Rasuah Malaysia (SPRM) menahan enam orang individu untuk…

Read MoreKrisis kepimpinan Khaled Nordin mengadaikan tanah dan maruah negeri Johor

呈私人法案助交长接管陆路公交会

内阁是否已同意禁止Dego Ride电单车共乘服务,交通部长廖中莱与首相署部长南希苏克里两人说法不一,对媒体和外界各说各话,让廖中来陷入相当尴尬的局面。 廖中莱早前宣称已获得内阁的同意,让交通部以安全为由禁止Dego Ride,惟较后南希苏克里指出,内阁其实还未做出批准或禁止有关服务的决定。她说,首相署需要考量电单车共乘服务是否具备市场需求,尤其是针对B40群体与年轻人,才能进一步拍板定案。 南希苏克里受访时,与她在同个场合的还有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赛哈密。他补充,各界不应该仓促对Dego Ride下判断,好让该委员会进行研究,避免引发太多的争议。 《中国报》更以“交长喊禁‘Dego Ride’被打脸,南希:内阁未拍案”作为标题,报导两位部长的隔空喊话。 这一连串的事件,曝露了交通部的尴尬处境,共乘服务的主管机关究竟是交通部,还是首相署(辖下的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举凡交通事务,包括公共交通和共乘服务等,都理应是交通部的管辖范围,但马来西亚很异常,全世界大概只有我国的交通部长不管公共交通。有关Uber及GrabCar共车服务的政策制定,也归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所管,类似的Dego Ride自然也不例外。 交通部的权力,充其量也只是透过辖下的陆路交通局发放公共交通服务驾照(PSV License),仅是针对驾驶者进行资格考核;Uber、GrabCar及Dego Ride大方向的政策则由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研拟制定,根本无关交通部。 廖中莱实在没必要打肿脸皮充胖子,把交通部拒绝发放公共交通服务驾照给Dego Ride骑士,硬说成交通部禁止Dego Ride,这是不同层面的两回事。 廖中莱上个月接受中文报刊联访时,首度公开抱怨交通部被架空,并扬言争取让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交由交通部管辖。来临3月份的国会会期,廖中莱是时候表现本身的政治意愿了。 我非常乐意协助廖中莱认领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并且已经在2月23日向国会提呈了一项私人法案动议,要求修正《2010年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法令》,把该法令第二条释义(tafsiran) 写到的“Menteri ertinya Perdana Menteri”(部长意指首相)修改成“Menteri ertinya Menteri yang dipertanggungkan dengan tanggungjawab bagi pengangkutan”(部长意指负责交通的部长)。 我的私人法案预料会在提呈的十四个工作日后,正式列入议事日程。不过,在野党议员的私人法案往往不见天日,沉在议事日程的底部无法获得辩论,除非像哈迪的私人法案般,获得国阵政府特地放行。 一个简单的修正案,就能让交通部长接管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廖中莱没理由不予以支持。届时希望廖中莱与几位马华公会的议员能和我配合,让我的私人法案动议顺利闯关。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2月27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呈私人法案助交长接管陆路公交会

终结国阵巫统,需有全民海啸

今天的古来区希望联盟与土著团结党联合大会,可说是希盟三党和团结党首个在国会选区层级召开的共同大会。 从第13届大选的经验来看,在野党不只是需要一个联盟,也必须要有共同的政纲,这是为了确保我们在同样的目标下,一起迎战来临的第14届大选。终结国阵巫统,建立以民为本的新政府,是让我们各党异中求同,联合起来的共同愿景。 团结一致的在野联盟,才能超越种族和宗教,得到各社会阶层的信心与信任。 民联在第13届大选提出了降低油价、车价、豁免偿还高教贷款,以及废除大道收费站的竞选承诺,赢得城市选区中产阶级的支持。但事实上,马来西亚骑电单车的比开车的更多,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多数的人民也定居在半城乡和乡村地区,不太受巴生谷大道收费站密布的问题影响,对民联提出的百日新政自然无感。 因此,希盟与团结党的政治联盟,必须深入体会半城乡和乡村地区选民的生活需求,拟定一套符合全国人民利益的共同政策。 举例来说,随着油价狂飙,许多希盟领袖自掏腰包为电单车骑士提供免费汽油,也让油价课题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可笑的是,巫统与国阵成员党领袖也纷纷有样学样,学在野党提供免费汽油,但是国阵本身就是涨油价的罪魁祸首,这样的举动更显得他们的虚伪。此外,我们也有机会向民众说明,国阵巫统政府没有能力提供完善、有效率的公共交通,导致人民不得不依赖私家交通工具代步,尤其是“皮包铁”的电单车。 马来西亚当下最大的危机,就是一马公司的国际大丑闻,造成国家经济衰弱,人民生活日益艰难。油价连涨,民怨四起,是这个月头两周最热烈的话题。突然之间,竟然冒出了一个猪毛刷课题。 值得注意的是,猪毛刷和油价都是在贸消部的管辖范围,贸消部官员在全国各地突检文具店,大肆充公猪毛刷,其意图路人所知也。 新山上周发生了一宗涉及轿车撞脚踏车的死亡车祸,我和林吉祥慰问了死者们的家属。无论是夜骑死伤的几位少年与孩童,或者是轿车司机,我们认为大家都是社会整体的受害者。 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有人无中生有,诬赖林吉祥与民主行动党不理会该华裔女司机,只顾着关心巫裔死者家属,讨好马来人。前国会议员朱基菲诺丁也试图把这个议题扯入种族因素,撰文质疑该华裔女司机获得不同待遇。这些故意从种族角度出发的言论,都是相当危险的。 许多恶势力都尝试把所有议题通通变成种族课题,让马来西亚人民无法团结在一起,这样就可以阻止全民联手否决国阵的盗贼统治。我们万万不能跌入种族论述的陷阱,跟他们玩起种族政治,制造更多仇恨与对立。 国阵巫统坐拥巨大的财富,掌握庞大的政府公器,控制着媒体的议程设定,我们必须提出一个团结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远大愿景,才能凭靠一波超越种族与宗教的全民大海啸,打败国阵巫统。 2008年组成的民联,经历了风风雨雨,遭遇各种各样的危机。今天,我们成功克服重重挑战,以一个全新的在野大联盟,重新出发。 只要纳吉政权继续被一马公司丑闻缠身,加上目前经济不景,人民生活困苦,城市选区的选民还是不会转投国阵。希盟与团结党要在巴西古当(国阵得票49.6%)、蒲来(51%)、地不佬(51%)及新山(55.7&)国会选区胜出,并非不可能。 第14届大选的战场,就在全马的半城乡边缘选区。在柔佛,国阵的拉美士(49.5%)、昔加末(50.3%)、礼让(50.7%)、麻坡(51%)、士基央(53.2%)、丹绒比艾(55%)和巴莪,皆为国阵有可能败走的边缘选区。 除了党中央的竞选机器以外,州及国会选区级别的党机器也必须各自动起来,并且互相协作与配合。这是我们在第13届大选做不好的部分,务必在第14届大选前改进,并且做好准备。但愿今天的古来区希望联盟与土著团结党联合大会,能成为其他地方的典范,让大家陆陆续续启动竞选模式。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月2月25日在古来区希望联盟与土著团结党联合大会的演讲节录。)

Read More终结国阵巫统,需有全民海啸

Hanya gelombang rakyat pelbagai kaum mampu tumbangkan UMNO-BN

Saya ingin ucapkan tahniah kepada pimpinan kawasan Kulai bagi parti-parti Pakatan Harapan, iaitu Parti KeADILan Rakyat, Parti Amanah Negara dan Parti Tindakan Demokratik, bersama dengan 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 kerana berjaya menganjurkan Konvensyen Bersama peringkat kawasan Parlimen yang pertama di Malaysia. Gabungan politik bersama Semoga…

Read MoreHanya gelombang rakyat pelbagai kaum mampu tumbangkan UMNO-BN

新山脚车意外中,涉及的都是受害人

2月18日凌晨在新山发生的8名少年死亡事件,涉及的人包括桥车司机,都是受害人。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指引我们的精神。任何一起如此严重的伤亡事件,都是社会整体的悲剧。 在处理社会重大的悲剧,社会很容易掉入立即寻找加害人或者应该负责的一方。但这恰恰是我们要避免的。 我们的社会,应该从这起悲剧中,探讨社会更深层的问题,确保这样的悲剧不会一代一代重演。 凌晨时分在公路上竞技脚车,孩子们肯定是错的。但每一个消逝的生命都是社会整体的损失,也是社会成本的消耗。 未成年少年凌晨在大道大玩极限运动,危及其他公路使用者安全,父母肯定要为管教不严负责任。 但是纵观这群少年的家庭经济背景与社会条件,把全盘责任丢到父母身上,长远来看,也只是把问题扫到每一个家庭里去,没有解决这个社会的结构问题,是恶性循环。尤其每个周末在柔州各地都有数百人涉及非法电单车和脚车竞赛, 肯定是个社会现象和问题。 柔佛民主行动党建议柔佛州政府,要超越政治,从教育、心理、经济以及社会空间角度,征询专家和社会,大众, 探讨青少年成长需要。 我们必须探讨城市规划是否真的设立了足够的公共空间,可以让不同年龄层的居民使用,而不是发展商主导所有住宅区的公园建设,搭盖不符合当地居民需求的设施就了事。 更重要的是,从赛摩哆到赛脚车,这个十几二十年来的社会问题没有解决,而且更年轻化,显见教育出了状况。 柔佛大臣卡立在回应这起事件时,指柔佛政府将为死者家属提供法律援助。这样的回应,很自然让人联想到,在案件仍在调查时期,卡立显然认定了责任方是司机。如果是这样,这是令人遗憾的。 民主行动党州议员廖彩彤、邹裕豪和曾茄恩将拜访死者家属慰问,也将联系车祸司机。在这起悲剧中,司机也是受害人,需要精神支持。我们希望社会以更全面的角度去省视这起车祸带出的警惕,未来一起全面防范。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2月19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新山脚车意外中,涉及的都是受害人

“感恩有你”——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元老党员聚餐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元老党员于2017年2月18日在永平“感恩有你”元老党员聚餐,宣告全力支持民主行动党全国领袖应对马来西亚当前的挑战。 我们意识到: ·      纳吉首相治下的马来西亚已经是个全球最大的盗贼国,窃取前所未有的国家财富;而国民在日常生活中面对盗贼政府造成的问题,例如令吉贬值、消费税、低增长、贪腐等; ·      自从伊斯兰党放弃在野党取代巫统-国阵的共同目标、变成纳吉的实质伙伴,在野党面对艰难的政治重组; ·      巫统-伊斯兰党的实质结盟,以操弄种族和宗教牌为主轴,试图转移人民对政策的注意,民主行动党的使命是,要带领各族超越分歧,共建新的马来西亚民族命运共同体; ·      当纳吉、巫统和国阵正在面对可能被全民海啸击垮之际,未来的数周至数个月,将充满荆棘和挑战。 今天下午聚集的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元老党员谨此支持我党领袖带领马来西亚人迎战当前的挑战,为新的马来西亚奋斗。 尽管漫漫长夜,我们坚持、我们迎战、我们最终将胜利。

Read More“感恩有你”——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元老党员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