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动党典当了原则?

 文/旺哈密迪(民主行动党Roketkini与Sekolah Demokrasi发起人)

民主行动党作为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坚守自由、正义,还有团结互助的基本原则。在实践方面,当然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政党或团体,我们也不例外。

我们并不否认,行动党内还有一些人,仍然对党的理念、原则和斗争感到混淆。他们当中,有人质疑行动党已经迷失方向,不惜批评党领袖为了讨好马来人而向“伊斯兰霸权”妥协、害怕“马来人至上”的特权,就连元老级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也难以幸免。

林吉祥志在救国,倡议与各方合作一起拨乱反正,包括前首相马哈迪、国阵领袖等等,避免马来西亚继续陷入诚信、领导和经济上的种种危机,沦为失败国家。无奈,林吉祥的好意被说成迷失自我、忘掉党的斗争、饥于拉拢马来选票。

有者还认为,行动党一直以来的斗争就是捍卫华人的权益,指责林吉祥为了“政治正确”偏向作为马来西亚多数族群的马来人。也有人批评行动党不再坚持“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原则。

“忘记历史的人,注定会重蹈覆辙”,哲学家桑塔亚那的这句话颇有意思。自大与狂妄的人,才会拿“原则”充当借口,把错误推给别人,不愿为了人民和国家的福祉而与他人合作。我们当中,也许还有很多人分不清楚原则与策略的差异。

德国历史的教训

1930年代的德国,曾经出现一个在二战期间夺走上千万条生命的独裁者、政党及意识形态。希特勒与纳粹党不但残杀了600万多名犹太人,还屠杀了其他群体多达数百万人,包括吉普赛人、牧师、残障人士、性少数群体、工会领袖、社会主义者、共产党人和社民党人,只因为希特勒觉得这些人没有生存在世的资格。

其实在1928年德国大选,纳粹党只赢得2.8%的选票,社民党和共产党的得票率则分别有29.8%与10.6%。问题在于社民党与共产党互视为最主要的敌人,两党拒绝互相合作。此外,他们当时根本不把希特勒和纳粹党放在眼里,只是把纳粹党人看成一群妄想执政的种族主义分子。这两个抱有进步价值的政党,坚信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不会受到希特勒渲染的种族性言论摆布。

由于社民党和共产党彼此过于憎恨对方,他们没有意识到德国的经济问题会让希特勒的种族论述凑效。德国人民的生活日益艰苦,希特勒通通归咎国内的犹太人和其他非雅利安人,这套说法开始吸引到德国多数族群的支持。事实上许多犹太人也是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一分子,与所有德国人民一样受到经济不景气的影响。

1930年德国大选,正值德国政治危机发生之时。纳粹党取得惊人的成绩,从2.8%的得票率暴增到18.3%,还吸走了社民党的选票。共产党的得票率则上升到13.1%。倘若社民党与共产党那时愿意合作,他们将有37.6%的选票,掌握更稳定的支持基础。

政治危机尚未结束,德国在1932年举行大选,短短几个月内再有一次重选。社民党与共产党依然水火不容,让不少人民感到失望,改以支持纳粹党,让纳粹党的得票率多达33%。这也证明德国人民已经接受了纳粹党政治宣传的那一套内容,把希特勒推上了权力高峰。掌权后的希特勒与纳粹党,随意逮捕政治异议者,以及不喜欢的族群与群体,将他们无审讯扣留,并且凌虐迫害。

想象一下,如果社民党与共产党早在1930年初联手起来,希特勒和纳粹党今天或许只是被写在历史书里的注脚,二战及后续的事件也很可能不会发生,世界因此就不一样了。

如果我们今天不愿意跟次要敌人合作,抗衡更巨大、更危险的敌人,受苦的会是所有人。国家会被更残酷、更残暴的政权统治,除了有能力移民出国的人士,我们所有人将留下来面对更艰难的生活。

德历史之于大马的意义

如果民主行动党自视过高,拒绝与意识形态不同的政党合作救国,人民将会唾弃行动党。行动党若被视为离地政党,与人民脱节,那拒绝行动党的就不仅仅是马来人,而是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和各族群的中间、务实选民。

大部分的华裔选民在2008和2013年全国大选票投行动党,不是因为他们把行动党看作华基政党,而是因为他们深信马来西亚人民已经做好改朝换代的准备。试问如果华人把行动党视为华基政党,那为何行动党之前都不受华人青睐?1966至2004年之间,行动党获得的支持有起有落。如果行动党是华基政党,那为何华人之前会比较支持马华公会及民政党,甚至是人民进步党?沙巴和砂拉越的华裔选民,为何也支持国阵成员党呢?

团结互助,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核心价值之一。少了团结互助精神,民主行动党将把自己局限在少数族群政治当中,与马华公会争夺马来西亚30%的总选票,也就是全国所有华裔选民的选票。当国阵巫统政府使出肮脏手段,透过选区重划减少那些华裔选民占多数的议席,事情将会变得更糟糕。实现改朝换代,会是最好的反抗方法,行动党唯有和其他政党合作,才能一起带来改变,这就是多党民主。

林吉祥联合各方,共同促成拯救马来西亚运动,若此举被视为背叛党的原则,行动党只能等着被淘汰,沦为边缘政党。届时行动党赢得一些人的喝彩声,却赔上所有马来西亚人的未来。如果行动党党员和领袖真的相信平等权利,就应该摆脱“受害者”与“少数族群”心态。人人皆享有平等的公民身份,没必要回到以种族和宗教分而治之的旧政治。我们追求的平等不应只是在种族之间,还有性别平等、各州平权、机会平等,以及更多。

林吉祥为国家奋斗了50年,多年来饱受批评、侵害、羞辱、诋毁,还两度遭到暴政无审讯扣留,但这些都浇灭不了林吉祥的铿锵意志。希望各位,尤其是年轻一辈,不要随随便便以粗言秽语对待这位值得尊重的领袖。

在国阵巫统的统治下,各种族、各宗教,甚至是各地域之间确实有越来越大的隔阂。行动党一定会继续对抗这样的政治霸权,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并非回到自独立以前就出现的局面,让各族回到自己的圈子分而治之。团结互助,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少了团结互助精神,任何一个政权都能轻易摧毁人民的抗争。纳粹暴政当年对犹太人展开大屠杀,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写过一首诗,警惕人们在大是大非前,切勿自私自利。

“起初他们(纳粹)抓了所有的共产党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接着他们抓了所有的社民党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社民党人。

然后他们抓了所有的工会骨干;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工会骨干。

后来他们抓了所有的犹太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他们来抓我;到那时候,已经没有剩下能出声讲话的人了。”

(原文“Benarkah DAP sudah gadai prinsip?”刊登于民主行动党Roketkini网站。https://www.roketkini.com/2017/02/06/benarkah-dap-sudah-gadai-prinsip/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