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7

355法案:巫统与伊党“新朋友”大戏遇挫

国阵最高理事会于3月29日晚上会议后, 悬崖勒马宣布国阵不以政府身份提呈355法案,接下来的问题是: 第一、国阵政府是否在国会允许伊党主席哈迪的私人法案获得辩论?马来西亚国会的议程与程序由执政党牢牢掌控,唯有执政党放行,在野党的议案才有机会排在议事日程的前端,并获得辩论机会。 例如,2016年5月哈迪法案在国会休会前突然获得议长允许辩论,首相署负责国会事务部长阿莎丽娜后来承认是首相和副首相指示。 第二、如果允许哈迪法案辩论,是否会允许投票,如果投票,巫统党员的立场是什么? 如果巫统议员投票支持,国阵其他成员党不支持,也同样是国阵前所未有的分裂。 因此,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的决定,在上述两个问题上还留着尾巴,尚未交待清楚。这是国阵成员党包括马华公会、民政党和国大党需要交待的。 无论如何,国阵最高理事会的决定,拉长历史来看,是纳吉过去三年来与伊党结盟的“新朋友”策略的挫败。 自2014年3月27日,首相署负责伊斯兰事务部长加米尔在国会承诺联邦政府将协助伊党吉兰丹政府落实伊刑法以来,巫统与伊党的合作越来越全面。当时也是加米尔最先邀请哈迪以私人法案形式提呈355法案。 哈迪上个月提出伊党只要执政五州,“其他州属留给巫统”,反映巫统与伊党之间的实质结盟的策略思考方向。 纳吉的盘算是,让“新朋友”伊党执掌一些州属(吉兰丹、登嘉楼),并且让伊党在西海岸扮演搅局的三角战候选人,纳吉和巫统就能继续执政中央。 纳吉的盘算当中,也希望伊刑法/355法案可以导致在野党当中因为这个议题而分裂,即穆斯林议员和非穆斯林议员各投不同方向的选票。 显然的,纳吉高估了本身的政治影响力和操盘能力,355法案变成两面刃,也导致国阵可能的崩溃。 经此一役,纳吉的“新朋友”策略受挫,被迫在“新朋友”与“旧爱”之间抉择。伊党内部也可能会因为哈迪的“新朋友”策略失败而出现二次分裂。 巫统和国阵当然会继续玩弄宗教与族群议题,因为巫统与国阵无法在经济和小市民的就业、生活作出实质的改善。 小市民真正关心的是经济、就业、教育、贪腐等实质议题,希望联盟必须尽最大的力量,把政治的焦点带回小市民的生活福祉,不让巫统和国阵操弄族群和宗教议题。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3月30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355法案:巫统与伊党“新朋友”大戏遇挫

掌权的狂人——阿都拉曼达兰

“许多实践家自以为不受任何学理之影响,却往往当了某个已故经济学家之奴隶。狂人执政,自以为得天启示,实则其狂想之来,乃得自若干年以前的某个学人。”—— 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的这段名言,正好解释了首相署部长(负责经济策划组)暨国阵策略宣传主任阿都拉曼达兰近来的言论与举止。 美好的世界经常会被一些狂人疯狂的想法破坏,阿都拉曼达兰正在成为其中一个狂人。 阿都拉曼达兰和国阵旗下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梁德明之流的后座议员,只会一直污蔑在野党“破坏”我国经济。阿都拉曼达兰更口出狂言,要国家安全理事会对付颠覆国家经济者。 根据《东方日报》3月12日的报导,阿都拉曼达兰指出,国家安全理事会除了对付恐怖袭击以外,也应该针对所谓“颠覆国家经济”的行为采取行动,政府正在考虑将“顛覆国家经济”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之一。 他说:“如果有人发表一些言论,比如说公积金局要破产了,或是国家付不起公务员薪金,那我们就要对付这个人。国家安全理事会必须有个机制,可以警告或劝告这样的人,因为这种言论会影响国家安全。” 他也说:“反对党提出这些负面说法,是为了让政府无法吸引投资者,然后他们就可以攻击政府。这种顛覆国家经济的做法除了影响执政党,也会影响大家,因为大家会失去工作机会和商机。” 3月24日,阿都拉曼达兰在峇株吧辖的国阵讲座又再重复了一些对在野党毫无根据的指控。 阿都拉曼达兰可说是比之前任何一位负责经济策划组的部长还更专注于搞政治。利用《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对付那些在经济政策上持不同意见的人士,阿都拉曼达兰疯狂的想法曝露了一个威权政府的心胸狭隘,没有办法就经济课题展开理性的辩论。 身为纳吉内阁的一份子,阿都拉曼达兰自然也是纳吉盗贼统治的一员,这群寡头才是破坏国家经济的罪魁祸首。 马来西亚经济非常好,好到一马公司丑闻恶名全球,盗贼统治侵蚀了我国经济,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被捕和被控,甚至还在掌权。 马来西亚经济非常好,好到巫统领袖与朋党有无限的政府工程和合约。 马来西亚经济非常好,好到政府政策偏袒1%的富裕人口,剥削剩余99%的中产和底下阶层。 无论如何,马来西亚经济一直以来对多数的马来西亚人民都不怎么好。在纳吉执政下,惨遭影响的一群是青年。 3月23日甫出炉的2016年国家银行报告,谈到了马来西亚青年的失业问题。希望阿都拉曼达兰可以认真阅读。 根据该报告的观察: 马来西亚的青年失业率估计已在2015年达到10.7%,超过了全国失业率3.1%的三倍; 青年即便只占了劳动人口的三分之一,却占了失业人口的一半以上。 2015年,未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之失业率有9.8%,但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之失业率却高达15.3%。 虽然劳动人口的受教育程度正在提高,但本地产业还停留在精简成本和依赖廉价劳力的低增值经济活动,以致工作机会依然是那些专注在中低技能的工作。 54%的大学毕业生每月只赚少于2000令吉的收入。大学毕业生的起薪自2007年来停滞不涨。 国家银行报告警告:“青年失业和收入不均这两大问题,将限制社会流动,进而激起社会大众更多的不满。 在马来西亚,这已经是事实,许多高技能专才外流到先进国家,寻找更高待遇的工作。如果我们任由事情恶化下去,年轻人作为经济上受到剥削的失落一代,或许会对经济和社会前景带来负面的影响。” 我国的当权者,尤其像阿都拉曼达兰那些没有清楚经济思维的狂人,彻底典当了下一代的未来。 国家银行报告点出了政府在经济管理上的失败,导致青年失业并产生失落的一代。那国家银行报告对狂人阿都拉曼达兰来说,是不是在“颠覆国家经济”呢? 阿都拉曼达兰是时候与在野党和经济专家好好辩论我国的经济政策,别再祭出《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恐吓批评者。 我随时欢迎阿都拉曼达兰跟我在全国电视观众面前,认真辩论“国阵经济政策是否典当下一代的未来?”。希望他像我一样,勇于接受正面批评,而不是躲在《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背后。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3月29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掌权的狂人——阿都拉曼达兰

厘清战线对抗纳吉盗贼统治

凭借不公平的选区划分、大砸金钱、滥用国家机器助选,还有在东马制造三角战,首相纳吉领导的国阵在2013年大选只以47%的得票率执政。 纳吉本身很清楚,国阵没有办法再取得人民的信任,马来西亚人民已经不会再接受国阵。因此,他必须设法让国阵不战而胜, 国阵在第十三届大选胜出的133席中,有60席的得票率只介于40.6%(玛士加汀)与55.8%(新山)之间,还有30席的得票率是在56%(三脚石)与60.9%(巴力士隆)之间。 国阵以低于50%得票率赢下的选区,就有多达16席了。 我必须承认在野党的议席也不全然属于安全区。在野党有38席的得票率只在47.4%(亚罗士打)与55.8%(巴西马)之间,当中有5席是以低于50%的得票率胜选。另有18席的得票率是介于56%到60%之间。 无论如何,只要10%的选民转投在野党,国阵就会失去133席中的93席。这样的反风并不是不可能,我们已经在2008年大选见识过了。 当然,如果我们有10%的选民转投国阵,在野党也会失去89席中的56席。 许多民调都显示,人民对纳吉与国阵政府感到不满,因此纳吉深知只能想尽办法让自己再度不战而胜。 2013大选以后,纳吉采取的手段包括了: 把安华送进大牢; 借由伊斯兰刑事法课题收编伊斯兰党,组成非正式联盟; 污蔑在野联盟是由行动党/华人所主导和控制。 然而,让纳吉始料不及的是: 即使安华身陷囹圄,在野联盟还是幸存了下来; 不少伊党领袖在2015年另组国家诚信党继续斗争,伊党内部仍有许多人并不认同领导层靠拢巫统; 巫统分裂,土著团结党成立,并加入了希望联盟。 纳吉多方面试图瓦解在野联盟,但希望联盟成功排除万难,继续生存和壮大。 当下的挑战,在于厘清现有的政局,划下一条清楚的战线。我们志在以一个干净与公平的新政府,取代纳吉的盗贼统治,站在我们对立面的是支持纳吉盗贼统治的一方,包括伊党现任领导层。 希望联盟的共同议程必须呼应到马来西亚小市民关心的议题,包括生活成本、贪腐,以及下一代更好的未来,借此我们才能继续向前进。我们万万不能掉入巫统操弄族群与宗教课题撕裂社会的陷阱, 我们必须准备改变,才能落实改变。我们不能成为另一个国阵,靠族群与宗教政治操控人民。因此,我们必须大举突破种族主义与仇恨政治。 我们一定要清楚知道,希望联盟必须实现全民的共同希望,马来西亚人民想要一个有保障的未来经济环境,包括就业保障和经济机会,还有彻底告别族群与宗教政治带来的混淆与愤怒,以期社会的稳定。 倘若希望联盟(如今也包括团结党在内)能够跟马来西亚小市民产生共鸣,代表了当下马来西亚的时代精神,我们就能激起一股巨大的反风,在来届大选撼倒国阵政权。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3月25日在拉美士丁能车站希望联盟讲座会的演讲稿,2017年3月27日发表于媒体。)

Read More厘清战线对抗纳吉盗贼统治

PAKATAN HARAPAN KLUANG GESA USAHA NAIK TARAF JALAN FT50 MELIBATKAN LALUAN AYER HITAM – KLUANG DISEGERAKAN

Umumnya, rakyat Kluang sedia maklum akan kes-kes kemalangan nyawa yang kerap berlaku di Jalan FT50 Batu Pahat – Kluang. Pada masa yang sama, Ahli Parlimen Kluang Liew Chin Tong telah mengangkat isu keselamatan jalan ini sejak sidang dewan rakyat di Parlimen pada akhir tahun yang…

Read MorePAKATAN HARAPAN KLUANG GESA USAHA NAIK TARAF JALAN FT50 MELIBATKAN LALUAN AYER HITAM – KLUANG DISEGERAKAN

欢迎政府检讨死刑,吁立法前暂缓行刑

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日前在国会宣布,政府已同意废除贩毒强制死刑的建议。这是我当选以来一直在推动的议题,我和古拉、哥宾星及卡斯杜丽几位同志在过去六年来,都有极力游说政府修法废除死刑。 阿莎丽娜指出,总检察长阿班迪已向内阁汇报,内阁也已同意检讨《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39B条文,以便修法赋予法官酌情权,对贩毒犯判处死刑以外的刑罚。在现行法律下,贩毒案罪成者的刑罚是唯一死刑。 我欢迎阿莎丽娜的这项宣布,废除死刑是我们长期的一个斗争,政府终于往正确的方向前进。 2011年,我协助当年负责司法事务的时任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举办了一场国会圆桌会议,朝野议员就废除强制死刑进行了讨论。会议议决,促请政府:(一)暂停执行死刑,以便对死刑做更周全的检讨;(二)终止强制死刑,并把酌情权回归到法官。 此后,废除强制死刑的议题陷入了停滞状态,掌管司法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也换了两人。如今阿莎丽娜的宣布,可说是踏出了重要一步,我希望在她任内可以尽快看到具体的修法。 不过,阿莎丽娜并未考虑在研拟修法期间暂缓执行死刑。我们特此要求政府暂缓执行死刑,先对死刑做出更透彻的检讨。 我们已多次强调,唯一死刑无法有效遏止犯罪,因此必须好好检讨。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3月26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欢迎政府检讨死刑,吁立法前暂缓行刑

议长不应屈服于行政压力而限制媒体采访权

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3月21日以安全为由,下令禁止媒体在国会走廊采访,更形容媒体把国会走廊搞得像野餐区。 3月23日,首相新闻秘书与副首相新闻秘书分别“奉劝”媒体接受议长禁令。他们解释,该禁令是为了避免部长和国会议员在慌乱之下,无法正确回答记者的问题,或遭到错误引述。 《当今大马》引述首相新闻秘书东姑沙里弗丁向记者表示:“我们不准因为媒体突袭采访,导致部长或国会议员在回应时提供含有错误资讯的答案。” 首相办公室试图以各种歪理合理化这项问题重重的禁令。 第一,国会走廊在传统上,是记者等候和采访议员的地方。这是议员,包括正副部长,把自己在议事厅内提及的议题对外说明的管道之一。这样的“突袭采访”一般只会进行1到2分钟,不同于耗时15分钟到半小时的正式记者会。 第二,针对记者祭出“安全”的字眼,根本是一个站不住脚的借口。议长没必要费心保护正副部长,因为严格和拘束性的现行法令,已让媒体无时无刻都在政府的监控中。 第三,我对首相新闻秘书“奉劝”记者的做法感到不以为然。此举是在告诉记者,在采访正副部长时,有什么是应该做、可以做,或一定要做的。 媒体已经被种种法令钳制,采访权相当有限,难道现在采访国会新闻也要听从首相办公室的“奉劝”吗? 由于正副首相新闻秘书介入此事,我怀疑议长是受到了首相的压力。希望班迪卡能代表立法权,站起来反抗行政权不合理的干预,这是班迪卡展现其国会领导权的时刻,拒绝屈服于行政压力。 我建议班迪卡召开跨党派的国会内务委员会,讨论这项对媒体的禁令,并且举行公听会,也邀请记者参与其中,一起为恢复国会的传统而努力,提供媒体一个良好的采访环境。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3月25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议长不应屈服于行政压力而限制媒体采访权

如果我国经济良好,官联公司何必投资海外?

每每谈到马来西亚经济的实际状况,国阵政府肯定会非常不高兴。我们对经济前景的忧虑,常被首相纳吉说成在野党在到处危言耸听;国阵后座议员在这两天的国会辩论里,频频歌颂我国经济的美好,沉醉在“国王的新衣“里。 虽然国阵议员抛出了不少经济指数与预测,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提及我国经济正存在着严重的结构性问题。 国阵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梁德明昨天(3月7日)在辩论最高元首施政御词时,就重复了纳吉的那一套说词,诬赖在野党散播负面印象,“破坏“我国经济。 我打插梁德明的发言,并问了他一道问题:如果马来西亚经济如他说的那般好,为何我国的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纷纷选择在海外投资,而不是把资金留在国内投资呢?结果当然如我所料,他并不敢回答我的提问。 我在此举出一些例子,证明我的说法。根据报导,雇员公积金局执行长沙里尔在不久前指出,雇员公积金局正在放眼全球的投资机会,以便平衡我国股票市场的低回酬。 沙里尔表示,雇员公积金局在2009年仅有6%的海外投资,但在三、四年后倍增至20%至24%,如今已高达29%,几近30%海外投资的限定额度。雇员公积金局更考虑扩大海外投资的最高额度。虽然海外投资只占了29%,但足以为雇员公积金局贡献39%的总投资收入(《星报》2017年2月21日的报导)。 此外,国库控股公司在2015年7月也公布,其投资组合当中有44%是海外资产。在这之前的十年,国库控股公司几乎没有什么海外投资。这也证明了我并非口说无凭。 事实上,纳吉早在2015年9月就已经承认我国是一个资金出口国,说明马来西亚对外的直接投资额,大于外国对马来西亚的直接投资额。这是纳吉近几年来,唯一一次承认马来西亚经济在面对巨大挑战。他当时呼吁官联公司与官联投资公司,把投资在海外的利润调回来马来西亚投资。 我们必须告诉人民关于马来西亚经济的真相。我们谁也不能责怪雇员公积金局、国库控股公司和其他官联投资公司、官联公司把大量资金投资在海外,他们在国内投资回酬低的情况下才不得已这么做,以期确保满足关键绩效指标,尤其是派息率。 现在该如何做呢?我认为,我们首先要接受当下马来西亚经济成长缓慢的事实,承认我们正在面临重大的挑战。 为什么这会发生?缓慢的经济成长,是因为纳吉政府在经济上领导不力,难以获得各界的信心。加上纳吉政府也没有贯彻任何形式的改革。 劝请梁德明与其他国阵后座议员,别再浪费时间欺骗人民,狂说经济在好转。马来西亚人民都知道令吉持续在贬值,物价一直在上涨,家庭开支也越来越庞大。国阵政府必须关注人民所需,正视我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而不是怪罪他人对经济悲观。 国阵是时候以更诚恳、更坦率的态度,回应经济方面的问题。马来西亚经济确实面对着严重的结构性问题,我们切勿把事实扫在地毯下。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3月8日在国会大厦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如果我国经济良好,官联公司何必投资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