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权的狂人——阿都拉曼达兰

“许多实践家自以为不受任何学理之影响,却往往当了某个已故经济学家之奴隶。狂人执政,自以为得天启示,实则其狂想之来,乃得自若干年以前的某个学人。”—— 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的这段名言,正好解释了首相署部长(负责经济策划组)暨国阵策略宣传主任阿都拉曼达兰近来的言论与举止。

美好的世界经常会被一些狂人疯狂的想法破坏,阿都拉曼达兰正在成为其中一个狂人。

阿都拉曼达兰和国阵旗下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梁德明之流的后座议员,只会一直污蔑在野党“破坏”我国经济。阿都拉曼达兰更口出狂言,要国家安全理事会对付颠覆国家经济者。

根据《东方日报》3月12日的报导,阿都拉曼达兰指出,国家安全理事会除了对付恐怖袭击以外,也应该针对所谓“颠覆国家经济”的行为采取行动,政府正在考虑将“顛覆国家经济”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之一。

他说:“如果有人发表一些言论,比如说公积金局要破产了,或是国家付不起公务员薪金,那我们就要对付这个人。国家安全理事会必须有个机制,可以警告或劝告这样的人,因为这种言论会影响国家安全。”

他也说:“反对党提出这些负面说法,是为了让政府无法吸引投资者,然后他们就可以攻击政府。这种顛覆国家经济的做法除了影响执政党,也会影响大家,因为大家会失去工作机会和商机。”

3月24日,阿都拉曼达兰在峇株吧辖的国阵讲座又再重复了一些对在野党毫无根据的指控。

阿都拉曼达兰可说是比之前任何一位负责经济策划组的部长还更专注于搞政治。利用《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对付那些在经济政策上持不同意见的人士,阿都拉曼达兰疯狂的想法曝露了一个威权政府的心胸狭隘,没有办法就经济课题展开理性的辩论。

身为纳吉内阁的一份子,阿都拉曼达兰自然也是纳吉盗贼统治的一员,这群寡头才是破坏国家经济的罪魁祸首。

马来西亚经济非常好,好到一马公司丑闻恶名全球,盗贼统治侵蚀了我国经济,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被捕和被控,甚至还在掌权。

马来西亚经济非常好,好到巫统领袖与朋党有无限的政府工程和合约。

马来西亚经济非常好,好到政府政策偏袒1%的富裕人口,剥削剩余99%的中产和底下阶层。

无论如何,马来西亚经济一直以来对多数的马来西亚人民都不怎么好。在纳吉执政下,惨遭影响的一群是青年。

3月23日甫出炉的2016年国家银行报告,谈到了马来西亚青年的失业问题。希望阿都拉曼达兰可以认真阅读。

根据该报告的观察:

  • 马来西亚的青年失业率估计已在2015年达到10.7%,超过了全国失业率3.1%的三倍;
  • 青年即便只占了劳动人口的三分之一,却占了失业人口的一半以上。
  • 2015年,未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之失业率有9.8%,但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之失业率却高达15.3%。
  • 虽然劳动人口的受教育程度正在提高,但本地产业还停留在精简成本和依赖廉价劳力的低增值经济活动,以致工作机会依然是那些专注在中低技能的工作。
  • 54%的大学毕业生每月只赚少于2000令吉的收入。大学毕业生的起薪自2007年来停滞不涨。
国家银行报告警告:“青年失业和收入不均这两大问题,将限制社会流动,进而激起社会大众更多的不满。

在马来西亚,这已经是事实,许多高技能专才外流到先进国家,寻找更高待遇的工作。如果我们任由事情恶化下去,年轻人作为经济上受到剥削的失落一代,或许会对经济和社会前景带来负面的影响。”

我国的当权者,尤其像阿都拉曼达兰那些没有清楚经济思维的狂人,彻底典当了下一代的未来。

国家银行报告点出了政府在经济管理上的失败,导致青年失业并产生失落的一代。那国家银行报告对狂人阿都拉曼达兰来说,是不是在“颠覆国家经济”呢?

阿都拉曼达兰是时候与在野党和经济专家好好辩论我国的经济政策,别再祭出《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恐吓批评者。

我随时欢迎阿都拉曼达兰跟我在全国电视观众面前,认真辩论“国阵经济政策是否典当下一代的未来?”。希望他像我一样,勇于接受正面批评,而不是躲在《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背后。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3月29日发表的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