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7

马来西亚的“黑天鹅”:选前数月的挑战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日前在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发表题为《马来西亚政治将出现更多“黑天鹅”》(Expect More Black Swans to Appear in Malaysian Politics)的演讲,内容全文已刊登于该院的《Perspective》( 刘镇东该场演讲的内容节录如下: “马来西亚政治自2008年政治海啸以来就不曾有枯燥乏味的一刻。我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黑天鹅’事件。若要赢得来届大选,我建议希望联盟认真看待以下挑战: 希盟必须提出一些具备启发性和远瞻性的愿景,而非单靠人民对首相纳吉的愤怒充当唯一的策略。经济及人民的福祉,应该作为第一优先; 土著团结党加入希盟,成为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的新盟友,前政敌之间必须完成历史性大和解。不容易,但对政治重组很重要。相较于纳吉,马哈迪与安华是形象正面的领袖,且在马来选民当中有各自的支持者; 希盟必须呈现一套共同纲领。如果马哈迪与团结党走上族群政治路线,势必会流失非马来选民的支持,进一步导致希盟全败。在野联盟必须跳脱巫统种族政治的游戏规则,尤其是巫统一直妖魔化行动党为反马来人的政党,对以马来人为主的在野党也会有冲击。希盟对此必须提出新的论述,以更远大的愿景连结各个群体; 真正的在野联盟,必须与伊斯兰党所谓的‘第三势力’划清界线,因为正如副首相阿末扎希所言,伊党现在已经是巫统的‘新朋友’了。唯有壁垒分明,选民才能更清楚地在‘支持纳吉’和‘反对纳吉’两个阵营之间做出抉择; 希盟必须准备面对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包括纳吉提早下台,让国阵得以削弱在野联盟存在的理由,也抚平民怨。 许多评论人认为纳吉仍然屹立不倒,但他们可能选择忽视了一个现象,那就是马来选民之前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对政府感到不安与不满。 我并非指换政府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纳吉与巫统必须押下很大的赌注,他们将会用尽一切手段来保住政权。我认为,纳吉与巫统是脆弱的,特别是在面对一系列的‘黑天鹅’事件。 纳西姆塔雷伯的名著《黑天鹅效应》指出,当下的世界是由许多非必然的事件形成。他说,大部分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都曾经被我们看成不可能的事。天鹅在我们既定认知中是白色的,这会阻止我们意识到原来这世上还有黑天鹅的存在。 我的观点在于,马来群众当中对纳吉的不满情绪是无法修复的。无论是透过报章或电视新闻,我们在主流媒体看到的都不是事实的全部。扮演马来人‘保护者’的机构,如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和人民信托局(MARA),近来被揭发各种贪污腐败的丑闻,无疑引发了更大的民怨。 凭借不公平的选区划分、大砸金钱、滥用国家机器助选,还有在东马制造三角战,首相纳吉领导的国阵在2013年大选只以47%的得票率执政。 即便滥用权力和公然无视法律进行助选,国阵在第十三届大选胜出的133席中,有60席的得票率只介于40.6%(玛士加汀)与55.8%(新山)之间,还有33席的得票率是在56%(三脚石)与60.9%(巴力士隆)之间。 我必须承认在野党的议席也不全然属于安全区。在野党有38席的得票率只在47.4%(亚罗士打)与55.8%(巴西马)之间,当中有5席是以低于50%的得票率胜选。另有18席的得票率是介于56%到60%之间。 无论如何,只要10%的选民转投在野党,国阵就会失去133席中的93席。这样的反风并不是不可能,我们已经在2008年大选见识过了。 当然,如果我们有10%的选民转投国阵,在野党也会失去89席中的56席。 眼前的事实是:巫统在2013大选赢得的88席中,有14席在沙巴,1席在联邦直辖区纳闽。其余在半岛的73席中,有30席可说是经过巫统“特别设计”的堡垒区。剩下的40席就是我们必须设法攻下的选区了。 巫统/国阵大部分的边际选区聚集在: 吉打北部; 吉打南部/霹雳北部/槟城威省; 霹雳南部/雪兰莪北部 加叻大道一带 马六甲/柔佛北部 柔佛南部 这些选区并不完全是乡区,而是属于半城乡区,大部分都有一个小镇,周遭围绕着许多村落,小镇与村落之间只距离半小时的车程。 通常这些选区以马来选民占多数,但也有为数不少的非马来选民。事实上,根据统计局的数据,65%的马来人居住在城市,而我国有超过7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 半岛西海岸的半城乡选区,将是决定大选结果的重要战场。 纳吉之前透过这些肮脏手段,企图分裂在野联盟: 把安华送进大牢,除去巩固在野联盟的核心人物与首相人选; 借由伊斯兰刑事法课题收编伊斯兰党,组成非正式联盟; 污蔑在野联盟是由行动党/华人所主导和控制。 然而,让纳吉始料不及的是: 即使安华身陷囹圄,在野联盟还是幸存了下来; 不少伊党领袖在2015年另组国家诚信党继续斗争,伊党内部仍有许多人并不认同领导层靠拢巫统; 巫统2016年分裂,土著团结党成立,并加入了希望联盟。 整体来说,即使没有纳吉,巫统的实力也已经不如2013年大选了,原因在于:…

Read More马来西亚的“黑天鹅”:选前数月的挑战

为什么355法案是个伪命题?

在这个处处都是骗局的国度里,355法案骗很大,把国会殿堂变成像money game,有很多人信以为真,有些人怀疑但又解释不清楚问题在哪里,但就如没有实质生产的money game不可能赚钱一样,355法案/伊刑法是个伪命题。 哈迪提呈、哥打巴鲁议员达基尤丁附议以后,议长“为了掌权时不要当bloody fool(大笨蛋)”,就把议员当大笨蛋,动用权力不允许辩论,立即休会。随即看到很多骗很大的言论: – 副教育部长张盛闻上议员说,马华议员在议会反对,行动党议员没有说话; –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也说,马华议员很少,却有两人打岔发言; – 某华文报晚报的标题,《哈迪提呈法案,全体马华议员反对到底》; – 还有标题说“行动党、公正党无法阻止哈迪提呈法案”诸如此类。 另一方面,马来文报纸和电视重复播放林吉祥大声要求马华、民政、国大党领袖解释他们的“国阵共识”,如果有共识,就不会辩论。马来文媒体为什么要一再渲染林吉祥的画面?因为要突显“民主行动党和林吉祥压迫伊斯兰、破坏伊斯兰”。 骗很大(一):哈迪的“私人法案”? 4月6日,国会清空所有议程,让伊党主席哈迪提呈355修正法案“私人法案”。 在哈迪以前,马来西亚国会不曾允许议员的私人法案进入殿堂,最多只是记在会议议事日程表,但国会会议通常都在“政府议案”结束后立即休会。 本次国会,林吉祥关于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和我关于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列入交通部的私人法案,连进入议事日程表都被议长班迪卡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拒绝。议长说,议员提呈法案是必须准备马来文和英文两个版本,我们只是交上马来文版本。我当国会议员9年,尽管国会文件最终都有国文和英文版本,但议员提呈都只提马来文。 4月5日国会早上10点开会,到4月6日早上5点05分结束,开会20个小时。我在早上4点30分旅游部《旅游税法案》政策辩论结束后离开。政府在4月5日列了12个法案,最终在4月6日凌晨决定收回5个法案,为哈迪的法案清空4月6日的议事日程。 议长在国会抖出政府书面要求议长在4月5日完成所有政府法案,腾出4月6日的函件。 简单来说,哈迪的法案,是国阵政府护持的大戏,国阵每一个成员党都有责任。 骗很大(二):行动党没有说话? 马来媒体突出林吉祥、哥宾星和其他多名在野党领袖,在4月6日中午12点至12点30分之间,多次提出哈迪不应该提出法案,显示行动党“阻止伊斯兰的发展”。 马华公会的说法则是,他们有两位议员打岔哥打巴鲁议员达基尤丁的辩论,行动党反而没有在那个时候发言。 这是天大的笑话,骗很大。希望联盟三党一共安排了9名辩论演讲者,其中民主行动党的辩论人是哥宾星、劳勿区国会议员阿利夫和林冠英。可是,议长班迪卡突然宣布不允许辩论。 在国会的议案,从来没有不开放辩论的。议长的做法是不符合议会常规。 而且,这里还有一个骗很大,尤其拿来骗马来选民的,也让哈迪、达基尤丁等有舞台表演。事实上,所有没有辩论和没有投票的议案,在会期结束后就失效,7月再上来辩论的是新的议案,与之前的无关。 骗很大(三):355法案一直都只是个幌子 355法案是2014年3月起,巫统与伊党保守派实质结盟的幌子。 巫统在2013年大选后知道,如果在野党民联还是一个整体,再一次迎战大选,巫统落败的可能很大。纳吉在2013年6月尝试通过印尼现任副总统尤索夫卡拉牵线,想要收编安华和公正党。安华拒绝了,也就埋下后来坐牢的伏线。纳吉知道没有可能收编民主行动党,只有把行动党不断妖魔化为华人极端主义政党。 比较有可能合作的对象,是哈迪底下的伊党保守派。其实,早在2008年的308大选,巫统就希望与伊党在雪州和霹雳州组成联合政府,只是聂阿兹和伊党开明派严厉反对而作罢。 2014年前起,巫统与伊党保守派就开启伊刑法/355这场大戏。 这场大戏有几个重点: 第一,伊党保守派必须要用伊刑法/355来为与巫统合作背书,否则党内反弹会很大。事实上,伊党党内最终在2015年分裂,因为开明派领袖不能接受伊党与巫统合作。 也因此,尽管每一次在国会动议后没有投票,议案等于作废重来,国会还是耗时间从2016年5月、2016年11月和2017年4月三次国会会议,提供平台给哈迪演戏,因为不演的话,哈迪的派系不一定能得到党员和选民的认同。 巫统需要伊党在西海岸打三角战分裂希望联盟的选票,但如果伊党不获马来选民的信任,则伊党对于巫统的选举策略就不再有价值。 第二、在这个巫统与新朋友伊党的合作当中,马华公会、民政党和一些媒体人一再提出“行动党养大伊党”的说法。我从三年前2014年就说了,当巫统与伊党结盟时,马华公会和民政党就是伊党的盟友。 其实伊党2013年大选只赢了21个国会议席,在伊党分裂时失去7个议席,剩下14个席位。 三年前当我说伊党保守派和开明派会分裂,以及提出巫统与伊党成为新朋友的说法时,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的格局,我在三年前就预测了。 第三,355法案为什么一直只是幌子?为什么不要进入投票程序?355法案最初的设计是要分裂在野党,要迫使在野党的穆斯林议员和非穆斯林议员因为各自的族群压力,而根据族群需要投票。 巫统/伊党议员和马来媒体不断指公正党、诚信党和行动党的穆斯林议员不支持355就是叛教;马华公会、民政党和他们相关的团体、媒体不断提出“行动党养大伊党”的说法,并且在华文圈把行动党描绘成支持伊刑法/355的代表。 但是,巫统面对一个问题,真的进入投票程序,国阵会先分裂。 这三年来的伊刑法争议当中,玻璃市宗教司阿斯利等人提出“伊刑法不是当务之急,国家治理才是当务之急”的说法,渐渐获得穆斯林中间选民认同。加上哈迪与伊党在纳吉丑闻缠身之际为纳吉开脱,令伊党的正当性大为削弱。如果4月6日有投票,希望联盟有一致的立场,反而国阵成员党会分裂,这也就是哈迪只能演大戏,355不能进入投票程序的真正原因。 伊刑法议题,最后将是一场又一场的大戏。马来西亚要走出玩弄族群和宗教符号的政治,希望联盟的历史使命是,在未来数个月提出小市民对这个国家真正的需要、愿望和憧憬,让全民看到新的想象和可能,而不再陷入骗很大的大戏。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4月7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为什么355法案是个伪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