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危险年代

开斋佳节拜访几位巫统的朋友,讨论时下政事,让我更加断定首相纳吉已进入倒数下台的阶段。回顾2017上半年的政治演变,纳吉显得过度自信,自以为是一艘不会沉没的巨船,以致对巫统党内的异己出手太重,最终加深了让自己沉船的裂痕。

6月30日,我写了一篇英文文章分纳吉后院失火的处境,而首相新闻秘书东姑沙里夫丁竟然在7月1日晚上11点发表一篇回应我的文告,炮打民主行动党。由此可见,一些人就是很不喜欢听到真话,我的文告把纳吉给惹怒了。

东姑沙里夫丁的文告,正好反映了我们所处的不寻常年代。纳吉在执政菁英当中逐渐被孤立,除了少数的亲信以外,已没有显赫的巫统诸侯愿意公开捍卫纳吉。在正常的情况下,巫统领袖和内阁部长会争相为他们的党主席暨首相辩护,不需要劳烦到首相办公室。

况且,如果我说的只是“假消息、污蔑,以及彻底的谎言”,东姑沙里夫丁根本就没必要理会,更不需要在晚上11点这种时间发稿护主,让人误以为是非常重要的紧急文告。

事实是残酷的,巫统党内显然已经暗流汹涌,而我的评论正正触及了纳吉的痛处。

根据巫统内部的消息,纳吉在2017年初已开始布局,以便在来届大选换下7位州务大臣和首席部长,及多位内阁资格部长,让效忠自己的班底填补空缺。

纳吉有意撤换的巫统诸侯包括吉打大臣阿末峇沙、霹雳大臣赞比里、森美兰大臣莫哈末哈山、马六甲首长依德利斯哈伦、柔佛大臣卡立诺丁、彭亨大臣安南耶谷,以及沙巴首长慕沙阿曼。

我的巫统朋友认为,反贪污委员会最近在柔佛和马六甲展开的行动,是纳吉的布局之一,旨在把卡立和依德利斯调到联邦,换上自己的亲信取而代之。

纳吉也试图边缘化副首相阿末扎希、巫统总秘书东姑阿南,还有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

纳吉的表弟,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受委首相署特别事务部长,是纳吉人事布局的最高潮。对于纳吉阵营而言,这项委任是要制衡阿末扎希的势力,并给希山慕丁铺路,为大选后的巫统党选做好准备。

东姑沙里夫丁在文告里,借用了美国司法部在一马公司诉讼案给纳吉的“大马官员一号”标签,牵强地把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称作“槟城官员一号”,试图转移视线和掩盖事实。

他也威胁说,如果在林冠英不退位、林吉祥不退休,及陈胜尧不获升党魁的情况下,民主行动党将面临注册被撤销的危机。

东姑沙里夫丁是否知道自己已经间接承认,林冠英被控案是一场政治迫害,原因是要转移民众对纳吉丑闻的视线?

他是否知道自己已经滥用了首相新闻秘书的职权,恫吓一个合法政党?

东姑沙里夫丁也无意间透露,纳吉确实有意再次搬出2013年大选前的技俩,在来届大选之前撤销民主行动党的注册。社团注册局对民主行动党诸多刁难,是极为卑鄙和不民主的政治阴谋,一切是为了要摧毁民主行动党。

从首相新闻秘书的文告里,我们可以看到纳吉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进一步证明了我的说法。纳吉由于2017上半年狂妄自大的策略布局,最终让自己陷入困境,权势一天不如一天。

同时,东姑沙里夫丁的文告也预示了纳吉会尽一切手段保住自己的地位,包括撤销民主行动党的注册。

我们刚进入2017的下半年,一个极度危险的年代也随之在马来西亚降临:处于弱势和被孤立的首相,不择手段只为巩固权力,其政治阴谋没有最险恶,只有更险恶,随时还会押上整个国家的未来。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7月2日在居銮发表的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