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眼高手低的策略布局

我们已经进入2017的下半年,想必眼高手低的首相纳吉对于自己的策略布局,一定感到后悔莫及。纳吉被揭带同罗斯玛、家人及多位幕僚于上周乘搭政府专机飞往巴厘和柏斯度假,这趟旅程极可能就是纳吉与幕僚针对下半年政局进行沙盘推演的秘密会议。

回顾今年初,纳吉显得自信满满,自以为是一艘不会沉没的战舰(如杂志《外交家》以“unsinkable”形容纳吉),也低估在野党之间整合的可能性,误以为马哈迪与安华两位宿敌不可能联手合作对自己和国阵政权产生威胁。

纳吉也以为,只要收编哈迪阿旺领导的伊斯兰党组成一个非正式选举联盟,在全国各地制造三角战,就足以确保巫统和国阵的胜利。

透过扩大出口,还有大量引入中资,纳吉相信自己能把自己搞垮的马来西亚经济救起来。

对他而言,这如意算盘打得天衣无缝,在9月或10月便可解散国会举行大选

铲除党内异己

根据巫统党内的消息,纳吉甚至有意在来届大选换下多位州务大臣、首席部长及内阁资深部长级别的巫统领袖,包括7位州务大臣和首席部长。

2009年霹雳州政变上台的霹雳大臣赞比里,早已谣传将被调到联邦。

2004年在位至今的森美兰大臣莫哈末哈山,可说是非常幸运的生还者,因为谣传他原本在2008年就被点名撤换了。1999年在位至今的彭亨大臣安南耶谷告诉友人,他还不确定自己能否继续上阵。

吉打大臣阿末峇沙本来就不是一个有领导魅力的人物,而登嘉楼大臣阿末拉兹夫则把州内政治搞得一团糟,还有玻璃市大臣阿兹兰曼并不是纳吉的属意人选。

以上几人一直都在被撤换的名单,在巫统党内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较让人意外的,是纳吉狂妄的人事布局当中,竟然还包括撤换沙巴首长慕沙阿曼、柔佛大臣卡立诺丁,以及马六甲首长依德利斯哈伦。

慕沙阿曼和弟弟阿尼法阿曼,一度尝试绕过纳吉,提前举行沙巴州选。两兄弟与纳吉的角力,在2月期间浮出台面,尤其是《星报》独家报导宣称沙巴有可能分开州选,而当时谣传阿尼法将辞去外交部长一职。据我所知,慕沙提前州选的动机是要阻挡联邦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重返沙巴政坛,后者正与慕沙抢夺首长一职,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卡立诺丁在2013年就任柔佛大臣,并不是因为他隶属纳吉的阵营,而是因为得到了柔佛苏丹的祝福。2015年7月,纳吉的一马丑闻正值火热,时任副揆的慕尤丁被开除,而卡立此后一直试图与纳吉切割。《星报》指出,卡立曾与柔佛国阵议员探讨闪选的可能性,内部也支持柔佛州选分开进行。

我的巫统朋友认为,反贪污委员会最近在柔佛和马六甲展开的行动,是纳吉的布局之一,旨在把卡立和依德利斯调到联邦,换上自己的亲信取而代之。

纳吉也企图边缘化副首相阿末扎希、巫统总秘书东姑阿南,还有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

纳吉的表弟,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受委兼任首相署特别事务部长,是纳吉人事布局的最高潮。对于纳吉阵营而言,这项委任是要制衡阿末扎希的势力,并给希山慕丁铺路,为大选后的巫统党选做好准备。

纳吉策略的缺陷

纳吉策略布局中最根本的缺陷,在于纳吉本身就是一个问题,而非一个解决方案。纳吉在选民当中的支持度已经跌入历史新低,也难以回到过去的水平。

时不利兮骓不逝,纳吉的算盘自5月起已经打不响。大马城交易告吹、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投资(FGV)风波,以及美国司法部一马公司诉讼案,无不让纳吉身处劣势。

大马城方面,纳吉在不了解中国政治经济环境的情况下,以为能够引进开价更高的大连万达集团,取代原本的中国中铁。

殊不知万达作为中国私人企业,需要中国政府的批准才能在海外投资,而原本竞标成功的国有企业中国中铁遭到马来西亚政府撤换,等同于打脸中国政府,把对方给惹怒。

由于纳吉诚信破产,政治地位也比想象中来得弱,中国政府目前对纳吉抱着观望态度。相信在来届大选之前,马来西亚与他国难有重大交易拍板成交。

FGV风波不只是会造成菁英之间的分裂,还直接关系到巫统在来届大选的生死存亡。一旦15%马来选票转投在野党,国阵巫统在半岛将失去多达40个议席,并失去联邦政权。

我们必须承认在野党还有许多有待加强的空间,但马哈迪与安华双方正努力异中求同,寻找共存及和解的方案,促成在野党之间的合作。若政治完全重组,希望联盟将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执政联盟。

巫伊合作,除了受到沙巴和砂拉越国阵成员党的极力反对,也导致许多巫统和伊党基层感到不满。吉兰丹的巫统领袖仍然相信自己有望击败伊党成立州政府,因此巫统不应该在州层级与伊党合作。

最新一波的美国司法部一马公司诉讼案,让全国人民的目光再次聚焦在纳吉与罗斯玛身上。2700万美元的粉红钻石,令“大马一号官妻”的奢侈轻易超越了菲律宾独裁者马可仕的夫人伊美黛。

此前,《纽约时报》2015年3月的报导揭发了一马公司的交易丑闻,《华尔街日报》2015年7月的报导爆出了纳吉多达6亿8100万美元(26亿令吉)的“捐款门”,以及2016年7月的第一波美国司法部一马公司诉讼案,都使纳吉的威信扫地。

纳吉进入倒数下台阶段

纳吉之前赖以生存的,是巫统诸侯,尤其是地方区部领袖的支持,还有他所掌控的机构,如总检察署。

然而,纳吉在2017上半年的策略布局,可说是眼高手低,最终让自己陷于后院失火的困境,导致许多在之前为纳吉护航的巫统诸侯都选择离他而去。纳吉这艘不会沉没的战舰,今天如坐针毡,随时面对倒台的下场。

如果纳吉再犯策略错误,那他距离被逼宫的日子并不远矣。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7月4日发表的分析文章,原文“Najib’s strategic overreach backfires”已于6月30日发表。)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

Penang: Malaysia’s High-Tech Powerhouse

Last month, I led a 40-person delegation, which included important Southeast Asian regional economists and senior government and GLICs (government-linked investment corporations) officials, to visit semiconductor firms in Penang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