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陆路公共交通(修正)法案》辩论要点(一)

德士业改革必须与合法化电子召车服务并行

马来西亚目前有超过7万余名注册德士司机,以及大约20万名电子召车司机。今天的法案将左右着他们日后的生计和收入。

民主行动党在过去几个月内,征询了多位德士司机和电子召车司机对有关法案的意见,并了解他们各自的处境与担忧。我们希望政府的法案可以更周全,平衡德士业与电子召车服务的双边利益。

我们同意政府合法化电子召车服务,但是万万不能把德士业当作夕阳产业,对德士业的命运置之不理。

德士业改革必须与合法化电子召车服务同步并行。我国的德士业还未全面改革,合法化电子召车服务只会打垮德士业。

现有电子召车服务商的商业模式,高度依赖股票市场的资金维持廉价车费。许多金融界人士认为这样的模式不利于公司的长期生存与经营。倘若电子召车服务商无法存活,我们必须确保传统德士业能够继续服务大众。

德士业必须留在市场与电子召车服务竞争,我们也要把本地电子召车服务商纳入考量,避免两家国际电子召车服务商Uber和Grab的双头垄断(Duopoly)。以中国为例,滴滴出行击败Uber而寡头独霸中国市场,对司机和乘客而言都不是好事。有些电子召车服务商扮演地方龙头,如Grab称霸槟城市场,这对于当地的司机与乘客也相当不利。

电子召车服务正在打入更多小城镇的市场,但这对于小镇、半城乡及乡区始终不是一个能持久的规模经济。德士对于这些地区相对重要。

德士业转型计划的11项措施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有关计划并没有回应到德士业长期以来被忽视的棘手问题,比如大部分的德士执照都掌握在政府朋党的德士公司手里。

德士司机与德士公司之间的合约,都对司机相当苛刻且不对等。虽然南希苏克里向我们保证,在这些旧执照逾期后,德士司机将获颁个人德士执照,但我担心那些持有德士执照的既得利益者会是很大的阻力。某程度而言,自己拥有车辆的德士司机,会更倾向于离开德士业,转投电子召车服务,严重打击德士业。只有最贫穷的德士司机,会继续受制于不平等合约,不得不成为德士公司的“现代奴隶“。

政府必须颁发个人德士执照给司机,以免司机遭到德士公司的剥削。政府必须知道,一旦把德士执照颁发给朋党的德士公司,司机的血汗继续被榨干。

机场德士和豪华德士司机,一般上要给德士公司多两倍至三倍的租车费用。电子召车服务合法化,他们会是受影响最深的一群,政府必须给予更高的关注。

唯有修法让德士执照与分期付款合约脱钩,让德士司机在还贷给德士公司的当儿,能够直接拥有德士执照,才能解决司机遭受剥削的问题。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7月26日在国会下议院辩论《陆路公共交通(修正)法案》的要点。)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