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巫统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希望联盟在7月14日敲定领导架构,促成安华与马哈迪的大和解,重新点燃改朝换代的希望,支持度大增。

首相纳吉和巫统中央领袖明显慌了,开始语无伦次闹出各种笑话,特别是副首相阿末扎希更在日前“爆料”,指马哈迪有印裔血统。约两周前,纳吉才宣布政府将探讨把印裔穆斯林纳为土著,结果阿末扎希以此等低级的种族言论污辱前巫统主席。

这样的情况如何影响柔佛的政局?

柔佛、吉打及沙巴是在野党来届大选的前线州,希望联盟有机会在这三州各赢下额外10席,实现联邦层级的政党轮替。

国阵在第十三届大选以微差多数票赢得的边际选区包括拉美士、昔加末、麻坡、礼让、士基央(柔北)、巴西古当、地不老、蒲莱和新山(柔南)。希望联盟也有望守住巴莪。

如果反风吹得够大,更多中间选票转投希望联盟,那么国阵也会败走亚依淡、新邦令金和丹绒比艾。

国阵可能会失去柔佛州政权,进而失去联邦政权,就连柔州大臣卡立诺丁也在上周六的柔佛国阵大会承认了这样的可能性。

《当今大马》(英文版)报导指出,“虽然柔佛是国阵的传统堡垒和巫统的发源地,卡立提醒国阵不能再安于以前的日子,以为对手没有执政经验就能让国阵继续掌权。”

卡立说,“这样的思维必须改变。相信我,我们将要面对一场硬战。这不只是一场普通的选战。”

在同一个周末,马华署理总会长暨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自信满满地表示,国阵几乎不可能会在柔佛被打败。他还指控柔佛民主行动党为了骗取选票而夸大柔佛和布城变天的可能性。

魏家祥应该先去和卡立乔好剧本再来说话。这突显了马华的可悲,至今都还不能够接受政党轮替有可能会发生的事实。

不幸的是,卡立在慌张起来的时候,采用了纳吉过时的种族政治剧本。卡立不愿正视马来选民对政府施政的不满,只想着把民主行动党标签为华人主导的势力,企图恐吓马来选民。

卡立慌了,就连柔佛民族这一个不分族群、不分宗教团结所有柔佛人的精神也给忘了。卡立走上纳吉的种族路线,真的很可悲。

纳吉原本的三大策略是:(一)收监安华,除去全马人民能够接受的核心马来领袖和首相人选;(二)收编伊斯兰党成为国阵的非正式盟友;(三)污蔑在野联盟是行动党/华人所主导。

不过,安华与马哈迪在7月14日完成了大和解,捣毁了纳吉的计划。纳吉的剧本已经过时和用不着了。

现在的逻辑非常简单:如果巫统在来届大选败阵,取而代之的将会是希望联盟的马来领袖。

柔佛作为希望联盟的前线州,有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与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阿育等重量级马来领袖领军柔佛的改朝换代,卡立贩卖恐惧的策略不会凑效。柔佛人已深入贯彻跨族群的柔佛民族概念。

为了打入努沙再也和布城筹组新政府的使命,希望联盟将会是柔佛民族团结精神的火炬手,绝对不会苟同卡立那种制造族群对立的旧政治。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