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雨路,前方会如何?

当我在2013年大选从升旗山选区南下到居銮选区竞选时,许多柔佛选民以为我原籍槟城,但其实我是在首邦再也长大的。

为什么我会到槟城参选呢?2008年初,我被指派到槟城竞选,协助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征战槟城。林冠英1986年最先在马六甲市区当选国会议员,后来为一名被强暴的未成年马来少女伸张正义,于1998年入狱,并在1999年及2004年大选失去参选资格。2008年大选,是林冠英寻求重返国会的重要一战。

2007年11月,大选跫音渐近,民主行动党在那期间被认为有机会胜出的雪州选区,其实并不多。在槟城,我面对大家认为强大的对手,即时任民政党总秘书的谢宽泰。当时很年轻,说打就打,也没有太多顾虑。最终,我们攻下了升旗山国席,民主行动党和友党也赢得槟州政权。2008年大选后,民联一共在五个州属执政。

2008年2月17日,国会解散后的第四天,我步出当时位于八打灵再也的旧民主行动党总部,知道要等到投票日过后才再到巴生谷。出门时,巧遇潘俭伟,他向我介绍杨巧双,并说:“她是你家乡首邦再也州议席的候选人”

当时的民主行动党要找到适合的候选人投入在野党政治,非常困难。要找到德才兼备的候选人在几乎没有胜选机会的选区上阵,更是难上加难。代表民主行动党出战,在那时候被视为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很少人会愿意扛起这样的苦差。

十年前,没有人觉得在野党有可能赢下首邦再也州席;十年后,我们有了杨巧双这位深获人民爱戴的政治和社区领袖。她的自传《Becoming Hannah》,就书写了2008年政治海啸把不可能化为可能的力量。

我想说的是,如果2008年大选是马来西亚政治的分水岭,那2018年大选会是更关键的选战,决定着纳吉的盗贼统治会否再延续多一个十年,或马来西亚会在新政府的治理下重燃新希望。

马来选民当中,有许多对纳吉和巫统不满的声音,但仍然有很多人认为打败巫统还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我想要提醒大家,10年前也就是2007年10月,我们也一样感受到民间对国阵政府怨声四起,但很少人预料到308政治海啸的来临。

一些评论人指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在发白日梦,妄想会有新一波政治海啸,尤其是马来海啸。就像十年前那样,有些评论人不认为在野党会在2018大选有任何机会。

身为热爱马来西亚的公民,我们写历史、创奇迹,在这个历史的关口,以我们的时间和精神,投入为这个国家带来改变,许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0月9日与首邦再也各支部交流的引言。)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