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谎言与现实中的柔佛经济

 

当柔佛人民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却不知民间疾苦,总是夸大其政府在经济上的表现。

沉醉在经济假象自欺欺人的卡立,必须要认清现状,并且向人民清楚说明,所谓良好的经济表现究竟是如何评估出来?以什么基准衡量?谁会从经济增长中受益?

唯有让小市民能够从中受惠,那才称得上真正的经济增长。卡立担任大臣的四年里,广大的柔佛人民并没有享受到任何经济果实,也感受不到经济的增长。

如果人民能够共享柔佛的经济繁荣,那就不会有愈来愈多的国人越堤到新加坡工作。2013年至今,每日越堤到邻国的人数已从20万人攀升到30万人。如果人们可以在自己这片土地过得好一些,谁又会愿意每天舟车劳顿往返新加坡当马劳?

柔佛一些小镇的经济,某个程度是靠游子们从新加坡(以及雪隆区)打拼所赚的钱来维持。

然而,政府并没有打算要改善马劳的生活素质。马新两国透过加收过路费互相挑衅,最无辜的还是小市民。民主行动党也曾建议政府设置电动步道,让人们轻松步行越堤,但政府完全无视我们的意见和马劳的需求。

自2013年大选以来,我们可以在柔南依斯干达特区看到越来越多的高楼大厦,还有许多的高级房地产发展项目。试问这些能惠及一般小市民吗?答案绝对是“不能”。

一些由中国发展商负责的高级房地产发展项目,还把原属公共的海难变成了私有地。

问及卡立在任内带来了什么改变,柔南市区的人们会说:“除了专属富人的房地产项目以外,就没有做多少事了。”

市政多年来并没有获得改善,道路与沟渠还是很肮脏,公共交通系统也没有任何提升,交通拥挤的问题依旧没有被解决。从柔南切换到全柔佛州来看,提供人民安全、高品质和永续的水资源,是政府最基本的公共服务之一,但水供问题在卡立的四年任期内都毫无改善。

就业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柔佛2016年的失业率写下了十年新高3.6%,比全国失业率3.4%还糟糕。2007年,柔佛的失业率仅有2%。柔佛去年的青年失业率则高达11.6%,也是高于全国青年失业率10.5%。

起初,边佳兰的油气项目说是要为柔佛人民带来工作机会,但大部分的项目尚在施工中。单就建筑而言,现有的建筑工人主要还是以外劳居多。即使完工后,油气业也已经失去了一定的爆发力,尤其是在2014年国际油价暴跌以后,因此柔佛人民在这些油气项目的工作机会和待遇还是相当有限。

走出依斯干达特区,卡立政府可说是更没有作为。居銮、峇株巴辖、麻坡、昔加末等柔佛二线城镇,即便有着不少发展潜力,但是当地的年轻人还是被迫离乡背井,到吉隆坡、新山或新加坡工作。

卡立和其政府可以继续自我感觉良好,骗说柔佛经济有多么美好,但选民才是最后的决定者。我们相信选民并不会被国阵的花言巧语所蒙骗,因为当下的经济困境直接影响着每一位小市民,是大家的切身感受。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0月13日在拉美士扩展希望讲座会的演讲稿,10月14日发表于媒体。)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