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部分贪婪校长和书商绑架的童年

华小书包太重不仅让我国教育一直停留在「一试定终身」思维,也把学生推入「考试分数是你努力唯一结果」的窠臼。

如此下来,我们课室永远无法提升到学生可以创意思考、彼此交流。课室应该让不同背景与思维模式的学生在课堂内相互表现,这是没有统一标准、划一答案的学习,追求的是一种自我学习表现的态度,而不是在竞争日后出社会时一点代表性都没有的分数高低。

课堂上应该学习的是创意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但可怕的是,目前学生的童年和认知这社会的方式,就只有作业的世界。

校长职公会会长王仕发说,老师会因为没有作业簿而不会教书,请他回想一下他的小学教师是如何教育他的,也请他从回师训上课,看看那一堂师训的课程,讲师是以学生应该有很多作业为前提去培训教师的,如果作业簿比专业培训出来的老师更重要,那课室放作业簿和电脑就好。

更可笑的是,身为校长、教育单位的最前线领导者,竟把教育通令推给家长,让家长/家协成为你的防护线,那是多么无耻的事。校长应该教育家长,陪家长一起成长,让他们了解教育的本质,是让学生如何可以自己思考和自我学习,而不是把没有教育专业的家长和家协抬出来,这不是一个教育工作者、一位知识份子应该做的事。

校长应该是提升国内教育的先峰,去了解和研究各种国内外实验及实践有效的教学方法,然后推荐给教育部,或是在不违反教育法令下,鼓励老师去实践,而不是眼中只有成天穿梭在校园的书商。

直到今天还没听到华小校长批评少写多思考的KSSR 教育方向,那是否意味校长也认同这个在国外行之有年的教育方向呢?还是校长只是在报告上满足校育部对KSSR 的书面报表,自己却在校内推行自己和书商之间的新教育政策?那么多年下来,教育部难道没有察觉到吗?

眼前校长把华小导向作业簿是教育的唯一教学法门,成绩是评定好坏学生的唯一标准,学生成了做作业簿的机器人,日复一日没日夜的做功课,剥夺了小孩和真实社区接触的时间,使他们以为会做作业是学习唯一方法的认知,统一答案也让学生失去创意思考及冒险的可能,请问作业簿上认知的植物是真实的植物吗?

KSSR 是政府花大钱委托专业公司主要以参考欧洲教育制度弄出来的系统,想必也是许多经历过书包太重的那一代,对自己下一代教育方式的期望。

当然,现行KSSR 推行在课程内容上也有必要调整,究竟应该让学生学到愈多知识愈好?还是应该让学生学会主动学习的态度和对创意学习的热忱?

学校不应该想说校方必须在学生就学时期,尽可能硬塞一堆有的没的知识进学生的脑袋,因为我们永远不可能把所有的知识教给学生,而所谓的知识更不是永恒不变的,不如让他们时刻都有想学习,并保有学习和创新的热忱,进而在学习新事务的过程中敢于冒险,而不是不敢想像过去的电话如何演变成今天的手机。更何况,现在国外都是多元入学方式,成绩已经不是进入顶尖学校的唯一标准。

刘镇东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